回家的方式(三)

        精神返鄉的旅程是如此迂迴,又是如此細微。決心讓文字回到歷史現場,那是整個流亡時期最大的轉變。確知自己不可能在最短的時間裡回到台灣,那是相當絕望的等待,好像整個人被拋擲在不見天日的井底,看不見光,也看不見任何救贖,只能日日夜夜舔舐著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