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轉詐騙王國惡名 台灣形象自己救

  • 時間:2018-04-08 11:12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2016年9月,兩岸跨境詐騙集團在印尼落網,11名台灣詐騙嫌犯被遣送回台。
(圖:中央社)
克羅埃西亞警方今年1月在首都薩格勒布(Zagreb)荷槍實彈攻堅一處公寓,鏡頭看來像似好萊塢動作電影。不過這不是在拍戲,台灣詐騙集團遠征巴爾幹半島,克國警方逮捕61名台嫌,同一天在斯洛維尼亞和波蘭還有36名台人被捕,台灣詐騙集團再度成為外國的新聞頭條。
台灣電信詐騙犯罪蹤跡近年來由東南亞轉向非洲,從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到肯亞,如今連較少聽聞的東歐和加勒比海地區也淪陷。
台灣詐騙海外輸出「繞著地球跑」,詐騙王國名稱不脛而走,重創台灣形象,近乎國恥的惡名何時能洗刷?
詐騙集團深入全球角落,犯罪型態與時俱進,如變形蟲般演化。兩岸不法份子已由過去台方主導,逐漸轉變為中國大陸幹部當家。現在東南亞不法份子也加入,在曼谷,詐騙集團聘用泰國人,詐騙對象轉為泰人,形式更趨國際化。
刑事局駐印尼的聯絡官李堅志觀察,近年查獲的嫌犯比例上,過去台灣嫌犯占四分之三,中國大陸嫌犯占四分之一,現在則是中國嫌犯占四分之三,台嫌占四分之一。這與台商在中國大陸的情況類似,「中國大陸人士犯罪手法精進,漸漸不需要仰賴台灣幹部。」李堅志說。
法務部長邱太三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出,台灣電信詐欺的高峰在2007年,因為國人防詐意識抬頭,約2010年詐騙集團將觸角伸向對岸,鎖定中國大陸民眾行騙。後來中國大陸也開始積極掃蕩,集團成員又把這套機制移到其他國家,成為複雜難解的跨國犯罪問題。
詐騙集團除了全球四處行騙,還利用台灣職場低薪與謀職不易,在網上招攬涉世未深的青年,擔任風險最高的一線車手任務,有些台嫌第一本護照就是為了出國詐騙而辦。
中央社記者在曼谷專訪34歲的阿東(化名),他在台灣沒什麼工作經驗,決定去埃及和泰國為詐騙集團工作,今年農曆年前夕在曼谷被捕。因為受害者是泰國人,全案屬泰國司法管轄,阿東可能得在異國蹲10年以上的苦牢。
阿東的故事讓人喟嘆,他的人生精華滯留在泰國黑牢。前外交部長程建人指出,這幾年台灣人涉及海外詐騙案例越來越多,反映國內經濟、教育的問題,不少人想不勞而獲,因而受到引誘。這類案例不僅讓民眾感到不光彩,也影響台灣的國際形象。
兩岸曾共同處理跨境詐騙案,不過北京近年強力介入,把大批台嫌遣送中國大陸審判,讓情勢更為複雜。
早在2010年,菲律賓就曾上演兩岸搶台嫌的戲碼。2016年的肯亞案,還數度把被判無罪和未經審判的台嫌送至廣州和北京,嫌犯在中共官媒上「被認罪」,引起台灣輿論大譁。
肯亞案直探國家主權的核心。搶人戰失利,引發民眾抨擊政府無能,但也有人認為,不需要動用國家資源搶救詐騙犯,甚至主張台嫌應在中國大陸接受重懲。
不過,由數據來看,台灣並沒有在所謂的搶人戰中敗陣。法務部資料指出,自2016年4月至今年3月21日,台灣從第三國帶回484名台嫌,中國大陸則帶走268名台嫌,如加計2014年的28人,對岸迄今共帶走296名台嫌;對岸帶走的人數遠低於台灣。
台灣在兩岸搶人戰中勝出,主要是因為民主法治受世界各國信任,加上台警偵辦電信詐騙經驗豐富,各國多願與台灣攜手辦案;但為避免造成第三國的困擾,台灣多半低調處理,以免對方遭中國大陸施壓,明明成績斐然卻無法張揚,甚至遭國人責怪,台灣官方實在是有「說不出的苦」。
不少民眾也批評,台灣司法縱放嫌犯,詐騙犯乾脆送到對岸「關一關」,但事涉我國司法主權,外交法務單位當然不會鬆手。曾處理肯亞案的駐印尼代表陳忠說,他明白國人對詐騙嫌犯深惡痛絕,但是基於維護國家、政府的司法主權及司法管轄權,「非要這樣做不可」。
有關司法輕判的爭議,法務部長邱太三也頻頻喊冤,他表示,跨國犯罪涉及海外證據取得困難,以及對岸搶走台嫌導至無法取得被害人筆錄、卷證不完整等問題,造成台灣法院「判不下去」,這是因為台灣司法審判遠比對岸嚴謹;事實上,從2014年起經三次修法後,台灣的詐騙案刑度並不算輕,曾有詐騙犯被重判18年。
台灣詐騙集團流竄全球10多年,至今仍在天涯海角使用網路電話、簡訊與電郵犯案,規模日益擴大,受害者早已不限於兩岸民眾,更有台灣年輕人以遊學為名出國「短期詐騙」,成為跨國治安議題。設法擴大國際參與及兩岸合作,仍是終結詐騙的必要手段。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