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亭贏得第四任期 眼前五項經濟挑戰

  • 時間:2018-03-19 16:4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昭彥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圖:俄羅斯總統推特)
甫贏得第四任期的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預期接下來終於要兌現自己多次許下的承諾,要振興俄國岌岌可危的經濟。儘管目前俄國局勢已從2015至2016年的衰退中取得穩定,但預期經濟成長1-2%,仍低於克宮設定的目標。
以下是法新社整理出的俄國五大經濟挑戰:
●缺乏人力
蒲亭在選戰中曾數度提及家庭政策這項關鍵問題。
目前擁有1億4,690萬人口的俄國,自1991年以來已減少超過500萬居民,這是蘇聯解體後發生嚴重人口危機的後果。
進入後蘇聯(post-Soviet)時期後,俄國出生率下滑。現在後蘇聯時期出生的第一批人正在步入勞動市場,俄國可能就要面臨優質勞動力短缺,繼而使經濟成長受限的問題。同時,這個規模較小的新世代也正來到育兒年齡。
前財政部長古德林(Alexei Kudrin)最近就表示,「未來10至15年我們的年輕人會愈來愈少,所以,具備人際與科技新技術的年輕專家,包括電腦程式人才,將堪比黃金。」
●退休年齡
俄國退休年齡為女性55歲、男性60歲,名列全球最低退休年紀之林。
儘管現在政府給的年金非常少,隨著人口下滑,年金體制仍舊會給聯邦預算帶來愈來愈多負擔。蒲亭先前曾數度表示有必要改革,但到目前為止,卻一直說改革的時間還沒到。
在俄國,退休者經常難以靠微薄的年金過活。但要修改蘇聯時期遺留下來的低退休年齡福利,像古德林之類的自由派提倡的一樣,逐步提高退休年齡至63歲,仍可能不受歡迎。
最近幾年退休者又受物價上漲受害特別深,為此克宮16日便宣布,將著手擬訂策略來讓年金增加速度快過通膨。
●吸引投資
蒲亭經常在經濟會議中向外國投資人示好,並承諾會改善飽受官僚體制、有時還會被不正當訴訟傷害的商業環境。
根據顧問公司「宏觀諮詢」(Macro Advisory)創辦人韋佛(Chris Weafer)的說法,「俄國必須吸引更多外國投資,必須創造有利競爭環境(例如弱盧布、低企業稅與提供投資動力)並減少官僚主義。」
韋佛說:「外資的必要性,也是克宮為何還沒對美國最近提升制裁採取報復的原因。俄國不希望再讓外國投資人更難前往俄國。」
克里姆林宮16日還表示,政府已指示總理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與央行總裁納比烏林娜(Elvira Nabiullina)在7月15日之前草擬「行動計畫」,好顯著提高投資佔俄國經濟的比重。俄國至今仍仰賴能源。
根據俄羅斯聯邦統計局(Rosstat),儘管去年對俄投資增加4.4%,但這波成長的主因為大型一次性計畫,包括興建連結克里米亞半島的橋樑,以及世足賽(World Cup)工程等等。
●經濟多樣化
2000至2008年蒲亭前兩個總統任期採取的經濟模型,因為能源價格高昂,推升俄國經濟成長,但現在這種模型已走到盡頭。擁有豐富能源的俄國,經濟卻也得看能源價格波動的臉色,從2015-2016年危機可見一斑。
根據阿爾法銀行(Alfa Bank),俄國「經濟結構上依然仰賴原物料部門,明顯對經濟前景有負面影響」。
為了擺脫這種依賴,「宏觀諮詢」創辦人韋佛則建議透過「讓投資與消費變得更可負擔、金錢更好取得」,以提升對創業家與小型企業的投資。韋佛也說,俄國應該鼓勵投資「機器人、智慧科技與人工智慧(AI)」等部門。
●增加生產力
韋佛另表示,「現在的(俄國)經濟非常沒效率,部分原因在於這是蘇聯體制的遺緒,另一部分則是因為2000至2013年石油財富輕鬆讓經濟成長。」「這個體制存在大量沒效率的問題,如果加以處理,就可能帶動強勁成長。」
他舉石油業為例。儘管2014年8月,俄國石油業因為被西方依烏克蘭問題實施制裁,又面臨國際油價下跌,但日產量仍增加74萬桶。韋佛說:「產業被迫變得更有效率、更創新。」
為使大型企業現代化,俄國政府已啟動數項民營化計畫,不過近幾年因國家資本主義勝出,政府在經濟中的比重又有所增加。

相關留言

蒲亭連任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