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賽普勒斯 歐債疑慮捲土重來

  • 時間:2013-03-20 09:18
  • 新聞引據:中央社、法新社、中國時報、中央社、法新社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賽普勒斯政府為了取得歐盟的紓困,要對國內銀行存款戶課徵高存款稅,以交換紓困,一度引發賽普勒斯內部的擠兌潮,也引發國際擔心歐債危機捲土重來。這項法案雖然未在國會通過,但歐盟是否能解決賽普勒斯的問題,重振市場的信心,受到密切的關注。
◎紓困條件苛 存款大眾受害
歐盟財長16日稍早同意對賽普勒斯紓困100億歐元,但有附帶條件,賽普勒斯必須對銀行存戶課徵稅率最高達9.9%的存款稅。這項消息令賽普勒斯人民又怒又驚,紛紛搶提現金,大多數提款機在幾小時內被提領精光。
紓困賽普勒斯的消息也立刻在國際上引發連鎖效應,市場再度關切歐債危機重現,導致18日的全球股市全面收黑,油價下跌,黃金等避險工具價格上揚。這種情形的確和歐債危機高峰期的景象如出一轍。
雖然法案沒有在19日獲得國會通過,但歐債危機隨時可能再度引爆的擔憂,已經揮之不去。
◎解決危機 歐盟邏輯未變
當初歐債危機爆發之際,歐盟針對希臘、西班牙、愛爾蘭等國的紓困方式是,將債務壓力轉駕債權人,以減記和換債等模式紓解債務壓力;接著提供紓困款項,協助這些國家償債;在此種情形下,人民並沒有直接面對債務,而且減少了債務的壓力。
但有附帶條件,希臘等國必須實施嚴格的撙節措施、裁減公務人員等。這早已引發廣大民怨。
現在,歐盟以同樣的邏輯來思考賽普勒斯,只是情況大為不同。
賽普勒斯瀕臨破產的原因,主要就是因為持有過多的希臘公債,而賽普勒斯銀行業的主要財源,都來自存款戶,並非債券持有人,因此只好以存款戶來支應紓困,存款大眾因而成為最直接的受害人。
◎歐盟小看賽國問題
歐盟可能認為,賽普勒斯是個只有希臘十分之一的小國,即使爆發危機也不致造成如希臘或西班牙所引爆的連鎖反應。
再者,賽普勒斯與俄羅斯關係深厚。近幾年來賽普勒斯大力發展金融業,吸引俄羅斯黑幫和富豪把資金存入該國銀行。根據統計,賽普勒斯銀行業擁有存款680億歐元,高達全國GDP的8倍,其中40%都來自外國,主要就是俄羅斯黑幫。
因此,歐盟主張對賽普勒斯銀行存戶課徵存款稅,自然也有防患未然的意味。
賽普勒斯課徵存款稅的計畫,打破歐洲不對銀行存款動手的禁忌,但是歐元區官員認為,這是挽救賽普勒斯金融業的唯一辦法。
◎歐債未爆彈 蠢蠢欲動
賽普勒斯的紓困問題不但顯示,歐元區債務問題依然具有廣泛的連動性,同時也牽動市場的信心。向存款人徵稅可能導致擠兌、資金外逃,或相關國家蒙受損失,如果不實施又將出現債務違約。現在法案未獲國會通過,賽普勒斯顯然將面臨兩難的困境,最終可能迫使賽普勒斯脫離歐元區。
先前希臘情況惡化時,讓歐盟執委會做好希臘可能脫離歐元的準備,但是歐盟依然極力挽回國際對歐元的信心。如今賽普勒斯的情況可能再度對歐元區的努力構成重擊。
賽普勒斯的問題如何解決,還有待觀察;其他接受紓困的歐元區國家,情況也似乎未能令人放心。
飽受爭議的撙節與成長如何平衡的問題,早已鬧得不可開交。歐洲失業率的持續攀高,以及經濟的持續衰退,已經形成引爆社會動亂的潛在因素。
義大利最近的選舉,反撙節的小黨居然贏得驚人的25%選票,成為關鍵的少數黨,對撙節派形成警告;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今年稍後也將面臨選票的考驗。
因此,敏感的投資人從賽普勒斯問題中再次驚覺,歐債問題原來還在持續,許多未爆彈可能在未來引爆成更大的問題。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