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嚨史諾登 孤身走險的爆料者

  • 時間:2013-06-18 11:26
  • 新聞引據:中央社、聯合晚報、中國時報、中央社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美國中情局前雇員史諾登(Edward Snowden)在大爆情報機構監控內幕、引發軒然大波之後,目前藏身香港,他的未來去向引發美國、香港、中國大陸之間的外交角力,甚至連厄瓜多、冰島、以及全球關切民權的人士也都摻了一腳,過程複雜敏感又充滿危機,猶如電影情節一般驚心動魄。
◎史諾登揭密驚爆美國醜聞
史諾登揭露美國政府秘密進行網路與電話監控計畫,引發全世界關注。史諾登表示,基於捍衛人民基本自由的良心,也是對美國總統歐巴馬的期望幻滅,他不滿美國政府在未告知人民的情況下,任意監控通聯紀錄,範圍擴及全球,因此決定讓所謂的「稜鏡」(PRISM)計畫曝光。對此,白宮表示,洩露敏感機密傷害國家安全;美國前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更痛批史諾登是叛國賊;而美國司法部則已對他展開刑事調查。
史諾登說,他所以先逃到香港,再揭露機密監控計畫,是因為他不認為自己在美國可以獲得公平審判。對於華府有些人暗示,史諾登會選擇在香港爆料,是因為他與美國的對頭中國大陸勾結,擔任中方間諜。對此史諾登予以否認,認為這是意料中的抹黑說法。史諾登說,選擇香港,是因為當地政府可能抵擋得住美國的外交施壓,他必須到一個文化和法律架構容許他活動,不會立即遭到逮捕的國家。他所能說的就是,美國政府沒有辦法藉著監禁或謀殺他來掩蓋此事,真相將會顯現,擋也擋不住。
◎史諾登為中港美帶來難題
美國前國防部長中國事務顧問翁以登(Eden Y Woon)說,史諾登藏身香港已經為中國大陸、香港和美國的三角關係帶來難題。他認為對香港來說,透過司法程序處理或許是最好的選擇,因為這可以彰顯香港高透明度和公正的司法制度。
香港27個公民團體17日上街遊行,要求港府保護史諾登,並迫使特首梁振英表態會依法處理。南華早報的民調也顯示,近半數港人反對將史諾登交給美國,只有一成七的人贊成將他交出。
中國大陸官媒環球時報也發表「引渡史諾登會讓香港內地都失分」的社評,認為史諾登相信香港的民主與自由,選擇在此揭露美國政府的醜行,史諾登的行為符合世界公眾的利益,包括符合港、中利益,若香港將他引渡回美,是對他信任的辜負,也是對世界輿論圍繞對香港各種期許的辜負,香港的形象將因此嚴重受損,中國大陸也會丟了面子。
史諾登曾告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希望冰島能給他政治庇護。但冰島表示尚未接獲正式申請,而且史諾登必須到冰島親自提出申請。後來俄羅斯政府指出,如果史諾登要求政治庇護,俄方會考慮。此外,已給予維基解密(WikiLeaks)創辦人亞桑傑(Julian Assange)政治庇護的厄瓜多政府17日也表示,願意考慮庇護史諾登。據傳史諾登已向香港民權組織求助,包括要求協助安排專長於人權的律師,以準備美方提出引渡請求後打司法戰,這使得史諾登的未來去向多了不少變數。
◎史諾登事件猶如電影情節
史諾登事件猶如小蝦米鬥倒大鯨魚的情節。年輕斯文的情報雇員揭發國家機器的監聽內幕,在神隱國外後持續透過媒體發聲,引發他到底是英雄還是叛徒的爭議,過程令人聯想起好萊塢電影「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State)、以及「桃色風雲搖擺狗」(Wag the Dog)的情節,難怪好萊塢已有片商在動腦筋,想把史諾登的故事搬上大螢幕。
然而,再多美麗的想像和豐富的描述,也無法掩飾這是一場國家安全對抗資訊自由的新戰役,是涉及國際監聽的重大醜聞,也是繼亞桑傑之後另一個聞名國際卻毀譽參半的爆料者,它從來就不會是一場輕鬆休閒的電影。就如同史諾登在接受香港南華早報專訪時說的,他希望由香港的法庭和民眾決定他的命運。對於自己,他說:「我既不是叛國賊,也不是英雄,我只是一個美國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