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來台:兩岸關係的寧靜革命(四)民主自由

  • 時間:2013-06-24 10:4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台灣的民主自由已經成為華人世界的驕傲,許多大陸民眾都十分渴望來台一遊,親身體驗當年國父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建立的三民主義理想,是如何在台灣實現。但是這對已經率先在這兩年來台求學的大陸菁英學子來說,他們對台灣自由民主的某些體驗與觀察,其實恐怕會讓許多人感到驚心!
◎台灣電視新聞 不敵大陸社群網
台灣的民主自由很重要的基礎,是建立在新聞自由上。但是當臺灣一直以新聞自由自詡,並經常嘲諷中國大陸對新聞的管控及媒體的箝制,同時相信台灣的新聞自由可以成為大陸的借鏡時,這兩年先後來到台灣求學、終於可以不用翻牆的大陸菁英學子,卻對台灣的電視新聞感到很傻眼,甚至不會從台灣的新聞媒體來了解大陸家鄉的新聞。
潛心佛學的台大哲學所博士生包蕾,本來就不太關心社會時事,對她來說,不管是在大陸還是台灣,新聞都只是外出用餐時間,在餐廳裡被迫收看的肥皂劇。同時,對她來說,兩岸的電視新聞同樣讓她感到不真實也不可信。包蕾:『(原音)就偶爾聽兩句,好像覺得可信性比較差吧,失真度比較高吧,所以就……』
台大哲學所碩士生溫子琳,對台灣的新聞媒體也只停留在餐館看電視新聞的印象。溫子琳表示,她很少看到台灣的電視播放大陸方面的新聞,因此如果想了解大陸發生的消息,她還是會回頭看大陸的社交網站。溫子琳說:『(原音)我覺得我基本上在飯店裡面吃飯的話,好像沒有看過大陸的消息。因為我平常看的新聞的話,它其實不是台灣這邊的媒體,還是直接去看回平常會看的那些,那種社交網路上面它會有那些新聞一條條播出來,就基本上看那些。我覺得反正來源也不會是台灣。』
即使就讀交大傳播所的碩士生邱海棠也說,比較不會從台灣媒體去了解大陸的消息。『(原音)比較不會,因為我們每天都還是會看到就是家鄉的新聞,從我們原本喜歡看的媒體,就大陸的媒體。』不過,邱海棠也表示,他們也蠻喜歡觀察台灣媒體的報導,看看台灣人都在關心些什麼?結果發現台灣新聞雖然自由,但卻缺乏深度。
另外,政大外交所碩士生湯思斯主要是透過網路來看台灣的新聞,電視新聞只有在吃飯的時候看一下。因為她認為,台灣的電視新聞在報導大陸消息時,以負面偏多,而且新聞重覆率太高,沒有價值的新聞也全天在播。湯思斯說:『(原音)我覺得負面有些偏多,然後還有一個就是太重覆吧!我可能一天看的新聞都是一模一樣的!因為很多就我覺得沒有甚麼新聞價值的事都一直在播,而且是全天在播。』
湯思斯指出,由於她在大陸就會關注CNN及BBC的報導,也曾經在CNN實習過。因此她認為,這些國際主流媒體雖然也會報導一些大陸的負面新聞,但不會完全都是,反而讓她覺得比較客觀。
台大國發所博士班陸生張可則是在和陸生同學聊天的時候,發現他們多半對台灣媒體小題大作的情況大開眼界。張可說:『(原音)就是說因為台灣的媒體實在太多了!然後我們會說,其實非常有個小的事情,哪怕說可能有一個貓被困在房頂上,也會發現有SNG的連線,這對大陸學生來說,也是蠻大開眼界的!』
政大傳播學院博士生孫禕妮也回憶,她在福建華僑大學的畢業論文,就是關於兩岸新聞交流的題目。而之所以想做這個題目,則和從小就非常喜歡看台灣的新聞節目有關。沒想到來台灣之後,反而發現台灣的新聞跟自己想像中的有一段差距。孫禕妮說:『(原音)從小就非常喜歡看台灣的新聞節目,跟我爸爸常常坐在電視前面。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們很愛看「2100全民開講」,哈哈!然後其實來台灣之前,看台灣的新聞,平時在家跟我爸討論的時候,其實印象是覺得說,台灣的新聞做得很好。但是現在慢慢地,時間待久了話,觀察新聞,自己就會發現,其實可能跟想像中是有所差距。』
◎台灣新聞自由開放 仍是陸生學習榜樣
儘管如此,孫禕妮也認為,她在政大傳播學院學到的一些東西,將來如果能夠運用到大陸的新聞傳播界的話,對大陸的新聞傳播界來說,應該會有更好的發展。她也希望未來中國大陸新聞自由的發展,能夠比現在更好。孫禕妮說:『(原音)當然是希望在我們生活的中國大陸,未來的新聞自由的發展,能夠比現在更好;有更多的人可以通過媒體的渠道,進行發聲;然後有更多的新聞的事實,能夠讓更多的人知道。當然我想,這不光光是在大陸,這是在所有的地方,新聞媒體的工作者,他們一個努力的方向。』
張可也指出,在台灣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立場的媒體,對同一事件不同的解讀,其實也可以培養陸生從多元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張可說:『(原音)在台灣的話,你可以看到就是說,它其實可能會有偏向各種不同立場的媒體,然後有的時候會依據自己所在的那個position去發聲;然後你又會看到說,在社會採訪的部分,可能同樣一個新聞,可能也會有不同的去解讀。我想這對陸生來說,一方面也可以算是增廣見聞,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也會慢慢去培育他們就如何去從多元的方式去思考問題。』
在傳播研究所任教的交大人文社會學院院長郭良文也指出,台灣新聞自由的環境對陸生的刺激很大,他指導的陸生經常會反省大陸控制新聞媒體的做法。郭良文說:『(原音)當然台灣就是思想開放啊!自由啊!因為大陸沒有新聞自由嘛!然後來了台灣,哇!新聞太自由了!兩個差異很大。那當然我想比較有自由的那個新聞環境,對他們的刺激是很大的。有一些學生會去反省大陸的那種政治控制新聞或媒體的這種做法,有時候他們的期中報告都會討論這個問題。』
◎網路自由無敵 臉書聯繫兩岸學子心
事實上,兩岸除了新聞自由不同,網路自由也大不相同。政大碩士生湯思斯就表示,台灣網路的確沒有限制,像在大陸沒法上臉書,來台灣之後,就發現臉書不錯。湯思斯:『(原音)那個是啦,因為就是隨便甚麼網都可以,就不會限制,主要是因為我們那邊沒有辦法上facebook,結果過來之後覺得facebook不錯。』
政大傳播學院副院長陳百齡也發現,每個來台灣的陸生,包括交換生,很快就建立了他們的臉書;回去之後,還不時會翻牆過來和大家聯繫。陳百齡說:『(原音)我發現說每個來台灣的陸生,很快地就建立他們的facebook。那因為我們現在還沒有畢業的學生,但是我看到很多交換的陸生,回去了以後,就不時的翻牆,用facebook。因為有時候,我在台灣的時候,我就會把他們加成朋友嘛,然後偶爾這個人已經回去了一陣子啦,怎麼突然又看見他又在上面,然後就會送他一個message,說:你又翻牆啦!對,因為顯然他在這個地方用facebook,那是他在台灣的一部份的記憶或者是台灣的東西,然後他回去還是會keep住。』
◎見證台灣民主 陸生:民主自由……總是好的!
(2012總統大選部分實況)
陸生來台最寶貴的經驗,除了新聞自由和網路自由之外,就是親身體會台灣的民主發展。
尤其首批來台的陸生,正好親身見證台灣2012年的總統大選。在張可所做的調查當中就發現,大部分的陸生對這個部分更多的是好奇,因此會去看一些造勢的活動,或一些領導人的拜票。包括張可自己也曾在途經台北車站一個造勢場合,被同學拉去體驗。而對這個初體驗,張可的感覺是很震撼、也很驚訝。
張可說:『(原音)就是說對於第一次觀看的話,其實還蠻震撼的,就是說會有很多的人去支持這麼一個東西。然後大家會就是說、大家問說:好不好?然後會說:好!然後就大家都會回應這個部分。但是其實我一開始會覺得說,那麼多人,會不會有些混亂?但是其實我們會發現就是說,當一個造勢晚會結束以後,就大家會很自覺的、非常有秩序地就離開了,然後基本上廣場上也相對來說還蠻乾淨,然後就是說非常有秩序。這讓我覺得還蠻驚訝的!』
同樣經歷台灣2012總統大選的湯思斯,也對台灣選舉的造勢活動感到很新奇,認為水平很高。湯思斯說:『(原音)我覺得還蠻奇妙的!因為我有去看過他們的那個電視辯論啦,然後還有像那些造勢活動啊這一類,我是覺得還蠻特別的體驗,很新奇!對!看那些造勢動員的時候,覺得這邊的就是像這方面的水平算比較高吧!我覺得。因為都是一直在喊口號,我自己是覺得很無聊,但是大家都還是很有興致。然後因為人數真的很多,然後現場氛圍就會炒得很熱啊!然後感覺就是大家都是真心要、就非常支持。但是我後來有聽說,比如說有次有去領便當這一類的,有聽說過;但是就是看那個樣子的時候,就覺得大家好像還是很真心。就覺得這些造勢動員的水平還比較厲害!』
此外,湯思斯也注意到最近有學生在抗議學校要漲學費的事,雖然她沒有去抗議,但是發現同學抗議的行動很有創意,就是把自己裹成一支香蕉,暗示被學校剝皮,讓她覺得很有意思。
南京大學畢業的台大哲學所博士生包蕾,對台灣社會發展的脈動並不留心,唯一讓她有感的一次,是在台大校慶時,有學生為一個社區居民拆遷的問題絕食抗議。包蕾說:『(原音)好像之前台大校慶,有些人坐在那邊絕食抗議吧!對,對!一個社區的問題。因為我以前在南大的時候,校慶一般是辦些講座嘛!然後頭一次看到因為學校校慶,然後搞個絕食這些事情,對!』
(民間反核遊行部分實況)
政大傳播學院博士班陸生孫禕妮平常忙於課業,但她也留心到日前台灣民間發起的反核四運動,孫禕妮說: 『(原音)我覺得反核的事情,給我留下一些印象吧,算是。我沒有去,我沒有時間去。看到一些新聞,覺得說,台灣的民主已經到了一個很成熟的地步了!一個這樣的遊行,居然可以進行得這麼樣的平和。沒有發生一般來說,我們想像中,遊行可能會造成的一些負面的影響。所以我覺得我很佩服台灣的朋友!』
陳百齡副院長也指出,他發現台灣日前舉行的反核四大遊行,雖然正式學籍的陸生沒有去,但好幾個大陸交換生都去了,為的就是去體驗那種情境。陳百齡說:『(原音)前一陣子不是有核四的那個大遊行嗎?我後來發現說好幾個陸生都去了,交換的陸生,然後我就說,奇怪了,就是說核四好像是一個非常local的議題嘛,你們怎麼都去了?他說很有趣啊,他說在大陸很少有示威嘛,示威遊行,所以去體會一下,去體驗一下當時的那種情境,然後他特別講說,在這邊看到台灣的人民可以罵自己的總統是一件很過癮的事。所以對他們來講的話,其實我覺得真正的東西其實是在體會,而不是在言論上面。』
而面對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親歷台灣總統大選的湯思斯深有所感。她表示,雖然立法院經常為了爭執,降低議事的效率,但總體來說,民主自由總是好的!湯思斯說:『(原音)我覺得就是像比如說立法院,我覺得它們可能真的有時候為了爭執而爭執,反而就會有那個就效率會比較低啦,就是會有這些層面的問題。但是總體來說的話,民主自由總是好的吧!』
孔子說:「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不管是思齊還是自省,都是一種個人內在的革命,也是一種內在的新生。但是當這種思齊以及自省,逐漸蓄積成一個群體、甚至一個社會的思齊及自省,它必然會潮湧為一個群體、乃至一個社會的革命力量,帶來一個社會、甚至一個國家的新生。這樣的例子,古今中外,不勝枚舉。陸生來台,帶給兩岸的所見所聞所思,不管是民主還是自由,終將匯聚成彼此的鞭策力量,讓兩岸關係掀起一場寧靜革命,也為兩岸的未來,尋找到新生的方向。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