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來台:兩岸關係的寧靜革命(五)鐘聲響起

  • 時間:2013-06-24 10:4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當台灣的校園鐘聲響起,可以預見將有越來越多的陸生來到台灣,和台灣的同學一起上課、下課,打成一片;而在傳唱不絕、餘音裊裊的校園鐘聲裡,我們不僅聽到了陸生來台為兩岸敲響的警鐘,也聽到了兩岸關係寧靜革命的鐘聲已經響起,如何因應,將成為兩岸未來能否敲出和平鐘響的關鍵時刻!
◎陸生乘風破浪 各校院所山雨欲來
為了迎向歷史浪尖,487名大陸菁英學子管它幾限幾不,毅然乘風破浪來台「拓荒」。但是台灣原本寧靜的大學校園裡,各院所卻為了招收陸生的問題,弄得山雨欲來風滿樓!
『(原音)因為陸生來台,他們有三限六不嘛,所以又不能給他們獎學金,那如果要給,一定要向外界去募款。所以有些院系所會擔心說,它們一旦有招收陸生的話,會有一些募款的壓力。』
『(原音)但是這個是目前台清交的一個競爭,那清華大學率先說,它們每個陸生都有獎學金;所以各系所要招的時候,它就有點這樣的為難啦,就是說,它是很想招,但是你如果沒有端一點銀子出來的話呢,那你招收優秀學生的力道,確實會少一點。』
『(原音)它們建築系更挑,有一年報名四個,它們只錄取一個,學校都快昏倒了!說給你名額它還不要!它說我們成大沒有收到最好的學校就不要。』
『(原音) 現在就是有點像是這個僧與粥之間的分配啦,有的是僧多粥少,有的時候是僧少粥多,但是一次只能吃一次,一次吃不飽以後,就餓著吧!』
儘管政府開放陸生來台,但由於「三限六不」的政策,並非每所學校、每個院所都能或者願意開缺;即使開缺,也未必都能招到或是招滿 。揭開榜單,第一年博士生只有23名,第二年略增為27名;碩士生第一年是174位,第二年增為265位。
面對一翻兩瞪眼的成績,台、政、清、交、成,依然是最亮眼的五所名校,兩年來研究所招收陸生總人數依次是台大128名、政大46名、清大41、交大32、成大31。總計首批來台的487名大陸研究生當中,有278名、超過一半的人數,集中在這五校。
即使研究所陸生人數遙遙領先群英、佔了總數四分之一強的台大,博士班陸生也只有13位,碩士班陸生則有115位。其中,文學院唯一的博士班陸生在台大哲學系,系主任苑舉正表示:『(原音)那當初大家弄不清楚,剛開始辦不久嘛!就是說有的系呀,不曉得出了甚麼樣的狀況就是,分到名額以後啊,嫌麻煩啦!又擔心這、擔心那的啦!又覺得說,制度不一樣啦!想法不同啦!那來幹嘛的呢?有沒有做工作的啊?那我們系呢,態度就一開始比較開放,就是我們碩士也要、博士也要;人家不要的,我們更要。』
而擁有1名博士班陸生、30名碩士班陸生的成大,唯一的博士班陸生則落在規劃與設計學院建築系,同時規劃與設計學院也是成大陸生人數最多的學院,一共7名。院長林峰田指出,成大規劃與設計學院主要跟北京清大、哈爾濱工業大學、東南大學、天津大學等大陸所謂的「老八校」打交道,也就是最早在民國初年興辦的八所歷史悠久的名校往來,而這些學校的建築學院也就是大陸最好的建築學院。因此,對他們來說,這樣已經夠了。林峰田說:『(原音)我們會去跟大陸的一些大學,就設計學院互相拜訪、辦聯合的工作坊,促進彼此的瞭解。這樣已經夠了,這樣他們的學生都過來了!』
此外,研究所招收陸生總人數目前名列第三的清大,雖然以理工見長,但全校唯一的博士班陸生卻是就讀人文社會學院的歷史系;同時人文社會學院的碩士班陸生人數,也超過理學院、生命科學院、及原子科學院。不過,清大人文社會學院院長蔡英俊認為,人文學科在指導研究生方面,老師要花費比較多的時間,所以每位老師最多只能收一、兩名學生,無法大量招收陸生。蔡英俊說:『(原音)那這個時間來講,指導老師要花的時間可能就比較多啦!所以也不可能太多的學生進來,因為以老師的負擔來講,他絕對不可能在他自己的研究教學、然後指導學生,他自己本身的分內之外,他大概最多只能收一、兩個,每個老師如果最多大概只能這樣子。所以普遍來講,大概短期內不會是一個很大量的狀態啦!』
從台大、成大到清大,即使招收陸生人數名列前茅的學校,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每個院所考量招收陸生的情況都不盡相同。政大陸生人數最多的商學院、院長唐揆更以經濟效益來看這個問題,唐揆說:『(原音)一般來講,你投資一件事情下去以後,你希望有一個好的結果;但是如果說這個數字,沒有大到一個程度的時候,你會需要花多大的代價,去招生、去做宣傳?其實這是一個議題。就是說,如果有2、30個的話,那其實我是覺得說我們或許會放更大的努力,去招這些學生。我覺得這個一個經濟效益,我們需要考慮啊!當然我不是說不做,但是問題就是說,你要做下去的時候,你總是希望你的回報是稍微大一點!』
政大陸生人數僅次於商學院的社會科學院、院長莊奕琦也對現行招收陸生的方式容易造成缺額感到不滿,莊奕琦說『「(原音)現在的一個情況是因為,陸生要統籌招生。所以造成我們呢會有一些困擾,就是說因為他會報好幾個系嘛!然後他再去做選擇嘛!所以未必我們錄取了未必他會來,所以會造成這名額的浪費。那現在這樣的政策,反而造成我們一方面就是:人數給的我們少;但是給的少的情況下,又不能滿。為什麼?因為有時候他就不來了,他申請好幾個系,他又不來了,那我們等於白招了!」
由此看來,台灣在開放陸生來台的頭兩年,招收陸生成績不如預期的根本原因,固然與「三限六不」有關,但箇中還有許多不一而足的理由,讓整體成績看起來不夠亮眼。重點是,政府既然釋出了一年2000名陸生的上限,結果卻連一半都沒有達到,顯示其中的確有值得檢討及鬆綁的空間。今年政府擴大承認大陸211工程學校的畢業生,大陸也新增設籍湖北及遼寧的陸生得以申請來台就讀,結果是否能讓一年招收2000名陸生的上限達標?答案很快就會分曉。
◎招收陸生 警鐘響起
在重重限制下,雖然台灣這兩年仍吸引了將近500位優秀陸生,先後來到台灣取經,敲響大陸改革的鐘聲;但另一方面,台灣招收陸生的警鐘也正在響起。
許多教授都認為,台灣的師資及教學環境遠勝過大陸,是吸引這些陸生前來就讀的重要原因;不過,也有教授憂心,台灣的優勢正在逐漸流失,必須預做因應,以免喪失國際競爭力。
唐揆就指出:『(原音) 所以我覺得我們的師資、還有我們很多的設備跟環境,還有教學的方式,事實上是比他們(大陸)是好的;但是這個東西我想維持不了太久,因為他們(大陸)進步的很快,然後我們的老師慢慢在退休。』
政大國際事務學院院長鄧中堅也表示:『(原音)我覺得是蠻擔憂的。因為我們的這個老師的待遇,事實上是東北亞最低的啦!跟大陸這個一流的大學比,也開始呈現有一些狀況啦!那我們學校沒有辦法就是說做一些調整的工作的話,我們是會流失耶!我們尤其是能夠從事英語教學的老師,很容易被挖角耶!日本、韓國、新加坡、中國大陸,其實我們已經有不少的老師是選擇了到那個地方去啦。那這個是隱憂啦!』
台大國發所博士班陸生張可則指出,在他所交流認識的陸生當中,多半認為台灣開放陸生來台很重要的優勢,就是陸生對台灣的好奇、以及兩岸在文化及語言方面的相通。但是他個人身為一名陸生,卻並未看見台灣對招收陸生或留學生,有明確的政策。
張可以他曾經留學的英國為例,表示英國就是明確地把招收留學生做為一項產業,每年甚至可以因此替國家創造超過百億英鎊的收入;至於美國的留學政策則完全是以菁英導向,透過最優厚的政策來吸引最優秀的人才,以維繫美國在研究領域的優勢。但是這兩方面,台灣現在都沒有看到。
◎加強對陸影響力 陸生政策應有新思維
面對招收陸生的警鐘響起,台灣除了必須正視師資斷層及流失的問題之外,招收陸生的部分政策方向,也應該稍做調整,建立新的思維,才不會失去台灣的競爭優勢。
張可建議台灣可以在私立學校方面採取英國的做法,把招收陸生視為一項產業,吸引對台灣好奇或是有感情的陸生來就讀;另一方面則在公立學校方面,學習美國的做法,用更好的條件來吸引更優秀的陸生。張可說:『(原音)我覺得可以就是說,開放比如說私立學校,讓更多的對於台灣有情感,或者是對台灣有興趣的陸生前來就讀;然後另外一方面就是說,台灣本身很多公立高校,它在全世界的一些學科排名,它有相當大的優勢,因為陸生本身我覺得某種程度上也非常地刻苦,就是說是否能夠釋出一些更好的條件,來吸引這一部分優秀的陸生來台灣就讀。』
政大傳播學院副院長陳百齡則建議台灣仿效香港,以部分在職專班的學費,做為提供陸生的獎學金,增加大陸博士生來台的誘因。陳百齡說:『(原音)香港的話呢,它其實是用重金去吸引這個優秀的學生。因為在香港的話呢,它有很多類似像在職專班這種program,然後它收很多的學生,它其實只要拿出少數的一部份來當獎學金,他就可以去養一些很好的學生,所以他們其實是用這種方法,等於有點像是以陸生養陸生的方法,那台灣缺乏這個彈性。』
唐揆也指出,台灣其實有能力為大陸培養一些需要博士學位的老師,並藉此建立台灣對大陸的影響力。唐揆說:『(原音)台灣的博士教育事實上是可以滿足他們的需求。但是問題就是說是不是我們應該做這件事情?那就是另一種考量。如果我們有多一點的名額,其實事實上是有學校跟我們去談這件事,而且那個數量是蠻大的。但問題就是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去培養大陸這樣子的師資?因為我剛才談到,就有點像我們以前的有一些技術學院還有專科等等,他們有一些老師沒有博士學位。但是我們今天所談到的大陸的學校,並不是這種學校,是還蠻好的學校裡面,有一些沒有博士學位的老師,我想說,我們做這種事情,其實是在建立我們的在大陸的影響力啦!』
而除了博士班陸生的問題之外,唐揆也對國立大學不能招收大學部陸生感到遺憾,認為在台灣所要面對的多元化社會裡,以及未來全球化的環境當中,大陸人事實上佔了蠻大的一部分;但是當台灣的國立大學裡,大學部的學生卻沒有這個機會接觸到這樣的多元化環境,等於是剝奪了台灣國立大學生與陸生接觸及合作的學習機會。
唐揆進一步指出,在商學院的學習過程中,常有一些分組活動,他非常希望這種分組團隊是比較多元的,可以讓不同背景的人在一起。唐揆說:『(原音)那如果說,組裡面有一些大陸背景過來的,其實我覺得幫助蠻大,因為其實我們在現實上,就是說大陸的市場,那還有一些跟大陸方面的一些合作啦等等,這其實是很重要的。那你如果說沒有這些機會的話,那事實上是有一點斷掉了他們某一些方面的學習的機會啦!』
許多教授都指出,現在的碩博士生,其實還蠻強調要有國際觀,可是台灣又沒有辦法把所有的學生都往國外送;因此招收外籍生、僑生跟陸生,是促成學生跨文化交流一個很重要的機制。當國際生進來,讓台灣學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對提升台灣的國際競爭力、尤其是促進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具有相當正面的意義。
也因此,如何更開放、更有彈性、更友善地推動陸生來台,是政府必須正視的課題;也是讓台灣經驗推動大陸改革、加強台灣對大陸的影響力,進而拉近兩岸距離的重要關鍵。一旦越來越多的陸生來到台灣,我們相信,這些和台灣同學一起上課、下課,打成一片的陸生,也將在餘音不絕的校園鐘聲裡,敲響兩岸關係寧靜革命的鐘聲,並為兩岸未來的和平鐘響蓄勢待發!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