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左邊的天使(下)--光榮卸鞍

  • 時間:2013-06-25 18: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劉品希
導盲犬的生命短暫有限,終其一生奉獻人類,卸下導盲鞍的那一刻,也卸下沉重的責任,但牠的愛從未間斷,總是能讓與牠相處過的人感受到人生最單純的美好。即便不斷地分離和相遇,但牠永遠不忘愛人類比愛自己多,用一生成就人類的缺憾。
雅君:『(原音)因為我覺得像一般的家犬,其實你可以很快去調適,因為你們的互動可能只有建立在玩樂,但我們不是,所以我覺得說有時候情感上很難去割捨,所以我上次就在想,我應該很難接受來又分離、來又分離,所以我有考慮過如果牠退休後去當天使,我應該不會想再申請了。』
◎導盲犬一生 不停分離與相遇
導盲犬在出生2個月時,就被送到寄養家庭,完成導盲犬專業訓練後,又將進行一段長期的服役工作。一般拉不拉多犬的平均壽命大約是12歲,導盲犬通常在10歲左右退休。許多導盲犬退休後,疾病也隨之而來,牠們能自由自在享受做為寵物犬樂趣的時光,可說是少之又少。
在日本北海道,有專為導盲犬成立的「養老院」,讓牠們安養終老;在台灣,導盲犬退休後,牠原本服務的主人或親人可以優先收養,但如果家中沒有明眼人,便得將導盲犬送到收養家庭。
只是,「放手」,對於已經和導盲犬成為生命共同體的視障者來說,實在太難。在台灣導盲犬協會擔任宣導講師的雅君,就看過不少情感與理智的激烈拉扯。
雅君:『(原音)我們最近有碰到狗要退休,然後主人很捨不得讓牠去收養,可是他們夫妻都是視障者,而且他們沒有跟家人住,如果家裡沒有其他人協助你,你家裡的人沒有住在一起,這對視障者來說是很大的負擔跟麻煩。因為眼睛看不到,真的要幫牠把屎、把尿,或是要帶牠去看獸醫,搬上搬下,沒辦法搬。所以有時候會變成使用者捨不得,因為他覺得他不願意讓狗去跟別人生活,因為他覺得我有能力可以照顧牠。』
視障者的心情,雅君再了解不過。所以,雖然她的導盲犬Power才5歲,距離退休還有好幾年的時間,但雅君光是想到分離的畫面,就難過地掉下淚來。但她也體認到,導盲犬不惜一切給人類最好的,人類不也該給牠相同的回報嗎?雅君很清楚,這隻狗為她犧牲奉獻大半輩子的時間,她唯一能回饋牠的,就是,給他自由。
雅君:『(原音)可是到後來,他們還是必須要面對到分離,因為如果你自己照顧,牠還是會死啊!而且你要有一個認知,牠可能為你工作那麼久、牠服役那麼久,退休就是為了讓牠享受當狗的樂趣、就是要讓牠去享福,就是要讓牠去玩,玩牠以前可能沒有玩過的東西。這些是你能給牠的嗎?不見得,因為我們眼睛看不到,我們能帶牠去哪裡?連蹓牠都有問題了,對不對?也許你去到別人家,別人可以帶牠去爬山啊,可以去玩很多很多地方,其實有時候換個角度想,其實也許對狗、對人是好的。』
面對導盲犬退休,縱然有再多不捨,但晉豪已做好心理準備。他希望Maru能夠在健康的情況下退休,好好享受晚年生活。
晉豪:『(原音)我還真沒想到,但我想應該是會很不捨吧!但不捨也是要讓牠離開,畢竟牠是要去享受牠的晚年,要去養老,我不可能一直綁住牠,綁住牠只是給牠一個負擔而已,牠如果能夠去好好享受牠的退休生活的話,我想應該是還不錯。』
不只懂得放手,晉豪更為了Maru的退休生活預做準備。
晉豪:『(原音)我也是在幫牠存錢,就是在牠退休後,我能夠幫牠的也就是趁現在我還在帶牠的時候,每個月幫牠存一點錢,那退休以後,那些錢都是牠的。(那些錢要給他嗎?)要啊,當然要給牠啊,我沒有付牠薪水欸,但是牠退休後要用到的就是錢,因為年紀大了有時候需要很多照顧,所以我想不能幫牠什麼,可是能給予牠的我就一定要給牠,我不會說退休就把那些錢拿來自己用,我覺得這樣也不對。』
每個月存一點錢,堆疊出的,是對Maru的感謝。晉豪說,狗老了,也會感冒、也會生病,幫Maru存錢是他唯一能為Maru做的,他一定要做到。
◎卸下導盲鞍 享受僅剩的自由
眼前這個咬著毛巾、玩得不亦樂乎的拉布拉多犬,叫做Zane,一身黃色的毛髮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牠可是遠渡重洋、來自紐西蘭的導盲犬,體型比一般的拉布拉多大上許多。今年高齡11歲,已經退休半年多,最喜歡跟Zane媽媽玩拔河遊戲。
Zane媽媽:『(原音)(最後要怎麼結束?)最後我放掉,牠就不玩了。有客人來或者是我先生他們回來,牠就會叼著牠的東西找他們玩。好了吧?好了吧?嗯?牠白天就很無聊,好了。』
Zane在退休前,擔任舒先生的導盲犬,每天陪著舒先生坐捷運上下班,一晃眼,就是9年的光陰。
Zane媽媽:『(原音)他從他的家走到萬隆捷運站,有點距離,每天帶他上下班,帶他坐捷運,下車,每天來回,可以做到9年,這隻狗是英雄欸,我們全家覺得這隻狗來到我們家還挺榮幸的。』
「退休」是每隻導盲犬終將面對的宿命,也意味著將失去陪伴他多年的視障主人。
由於Zane已經到了該退休的年齡,雖然舒先生一家人想要收養牠,但生活環境並不允許,因此,惠光導盲犬基金會積極幫Zane尋找合適的收養家庭。
一直以來,Zane媽媽一家人都只是擔任短期接待導盲犬的寄宿家庭,在Zane退休後,好心地讓Zane來暫住,渡過尋找收養家庭的過渡期。沒想到,這一住,就住出了感情。
Zane媽媽:『(原音)牠來住幾天後,我們為什麼後來決定收養牠,因為覺得牠在我們家蠻開心。而且我們聽到牠們家的故事,就舒先生牠們家的故事,舒先生是很有感情的人。所以種種事情讓我們覺得如果牠要再找真正的收養家庭要等,可能在我們家有感情了,去下個家庭又再轉換,聽到惠光和舒先生說Zane比一般的導盲犬又更有情感,牠會有依戀。』
不忍心讓Zane再承受一次次的分離,Zane媽媽決定收養Zane,希望自己的家是Zane生命中的最終歸宿。
或許是隨遇而安,也或許是信任所有人類,Zane的初來乍到沒有為自己帶來太多不安。換了主人、換了環境,不換的,是那顆真摯對待所有人類的心。
Zane媽媽:『(原音)牠其實是一隻很友善的狗,牠也沒有認生什麼的,幾天之後,牠就知道要跟誰,因為我比較常在家,牠就跟我。我的孩子跟我先生都會跟牠玩,牠蠻快的,好像沒什麼適應不來或脫序的情形,退化都沒有,很自然就這樣。』
卸下了導盲鞍、卸下了將近一輩子的束縛,聰明的Zane似乎很清楚知道自己現在可以理直氣壯地隨性生活。
Zane媽媽:『(原音)牠現在出去到處聞,旁邊的草堆牠就溜下去,可能就方便啊,順便東聞西聞,你叫牠不會馬上回來,我就想說,好吧,你退休,呵呵呵。』
Zane的到來,也為整個家庭帶來了新氣象。Zane就像是調合劑,讓家中的氣氛和樂,也增添了家人間的話題,彼此間的感情更因為Zane而緊緊相繫。
不只如此,Zane也教會每個人什麼是犧牲、愛的能量能有多大。
Zane媽媽:『(原音)所以這個是附加的,當初沒有想到,我只是想說這很平常,即使我的孩子沒有問題,我也希望我3個孩子可以大開眼界,因為這個世界絕不是為你自己在轉的,所以這狗看起來好像是我們在付出,其實我們也有學習到一些事情。』
◎收養家庭悉心照料 公平美好的回饋
與Zane的分離當然是難熬的,再多不捨也只能放手。在Zane被收養後,舒先生和太太仍不定時地前往探望,也會帶Zane出外走走,重溫往日時光。正因為深切感受到舒先生對Zane的愛護,讓Zane媽媽明白,牠照顧的不只是一隻老狗,而是一家人的心。
Zane媽媽:『(原音)有有有有,剛開始,Zane只是暫時來的時候,他就寫了一張A4的紙,交代狗的習性,喜歡做什麼、喜歡吃什麼,一天吃什麼藥,在什麼時候打過針,什麼時候還要再打,寫得清清楚楚一張表。你就知道這個主人很愛牠,那不是很簡單的愛而已,那個情感之深,就是把牠當成他的孩子或朋友一樣,在交代你要好好照顧牠,我可以體會出來。』
收養家庭不但要花費更多心力和金錢照顧年邁的退役導盲犬,更得時時做好死別的心理準備。
Zane媽媽:『(原音)醫生說牠會變胖,因為這種老狗,一個會有心臟病的問題,一個是甲狀腺問題,那我們去測,真的有點下降,甲狀腺比較...血液值比較低,現在就是在吃藥。牠就是會變胖,越來越胖。』
隨著Zane逐漸年老,帶給收養家庭的麻煩勢必更多。但是,導盲犬永遠愛主人比愛自己多,不求回饋地付出,讓Zane媽媽也願意義無反顧。
Zane媽媽:『(原音)我是在想Zane,以牠的性格來講,即使牠生病,其實也不會像有些人會抱怨,像長輩會抱怨你做得不夠好、你怎麼可以出去這麼久、你怎麼是這樣子,可是牠不會這樣子。雖然我現在還沒有遇到牠的狀況,但我知道牠不會這樣子。』
導盲犬把超過大半輩子的生命都奉獻給人類,為視障者辛苦工作,不計代價、不求回報,只為了讓主人的每一步都踏實穩健;導盲犬老了以後,換明眼人服侍牠們,這是公平、美好的回饋。
人長大後,最容易失去的就是信任與純真,而我們在導盲犬的生命歷程中,重新找回它們。
如果你快要忘記愛的模樣、信賴的味道,想想這群在黑暗中的領航員,牠們的存在只為了成就人類的缺憾,牠們的愛沒有國界、超越一切,牠們讓視障者更有勇氣面對人生中數不清的黑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