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台日安全論壇3》延續台日交流高峰會宣言 陳文甲:推動「台日關係基本法」

  • 時間:2021-11-20 14:2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台日安全論壇3》延續台日交流高峰會宣言 陳文甲:推動「台日關係基本法」
日本眾議院選舉結果揭曉,首相岸田文雄政權不僅順利持續,更會深化日美安保關係,這對台灣也是一項好消息。(推特)

一、岸田政權來自於黨內派閥與美國的支持

新任日本自民黨總裁及首相岸田文雄,先後於9月29日於自民黨總裁選舉中勝選擔任第27任總裁,並於10月4日的臨時國會中被指名成為自伊藤博文以來的第100任首相,嗣後於11月1日在眾議院選舉中,帶領自民黨在總席次的465席中,取得單獨的「絕對安定多數」的261席,於焉岸田政正式展開。究其當選的主因:內部來自安倍等大老的強力支持與運籌帷幄,而外部來自美國的支持,因為岸田的「日美同盟,共同抗中」的態勢是與美國拜登政權是一致的。所以先在總裁一戰擊敗民意支持度較高的河野氏;嗣後在眾議院大選中維持安倍時期連3屆獲得「絕對安定多數席次」的勝果。

二、岸田政權的外交與經濟安保重點

當前岸田政權的施政重點,即要落實其在10月8日在國會所發表的「首次施政方針演說」所擘劃的施政大綱:一是防疫工作,要針對新冠肺炎疫情應對加強統一指揮,建構一個與新冠肺炎共存的社會;二是經濟工作,建構「新資本主義」社會,以消除貧富格差、保護中產人群,並通過「增長和分配的良性迴圈」來具體實現;三是外交安保工作,致力修改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長期指標「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四是經濟安保工作,制定經濟安保相關法案(據日本讀賣新聞報導,岸田政權將於明年初提出「經濟安全保障推動法案」,包括「供應鏈堅韌化」、「維持基礎建設功能」、「專利非公開化」及「確保技術基礎」等4大重點,以因應美中在經濟與技術領域互爭霸權,並針對「半導體的確保」、「機密情報的保護」及「防止技術外流」等攸關經濟安保的國內體制做好準備),以構建強韌的供應鏈。

三、岸田政權持續堅定隨美立場

在55年體制下,自民黨為何能夠長期處於執政黨地位,在於政經與安保的問題上都是走堅定的隨美路線,也因此在美國的大力扶植下,再加上自民黨派閥、官僚體系和財閥等「鐵三角」力量結合下,牢牢掌控日本的政治及經濟,從而創造了「日本奇蹟」;尤其在近10年來從安倍政權到現在的岸田政權如何穩定執政,除了要持續獲得黨內派閥安倍等大老支持,來自外部的美國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因為「唯有通過獲得美國的信任及支持,才能達到日本國家利益的最大化」,所以強化「日美同盟」,實乃岸田外交與經濟安保工作的重中之重。

四、岸田政權的安保工作首重日美同盟

誠如岸田首相在就職演說直指將修改「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其中如該戰略所載明的「內容基本上以10年為期限,在各項政策的實施過程中,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將定期進行系統性評估,隨時適當地加以完善,當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時,將根據當時的安全環境情況做必要的修訂」,表示現行的安保戰略制訂於8年前,當前情勢複雜嚴峻更甚以往,因為來自中國的霸權挑戰力度不斷上升,有如東海日中對峙情勢升高,台海形勢兵凶戰危,南海隨著美中軍演博弈而兵接弩張,在在影響印太地區的穩定現狀及區域和平。因此日本必須與美、澳、印、東盟及歐洲等國家合作,打造出「東海-台海-南海」集體安全網絡,以推進「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此外,在地緣政治上,日本是印太地區北方的安定之錨,所以岸田決心藉著修訂相關國家安保與防衛計畫,並強化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及安全保障局的職能,俾利有效推進強化海上保安與導彈防禦能力,以及落實經濟安全保障工作。可預見的,岸田政權的外交安保工作,將追隨安倍時期的強化「日美同盟」的基本外交安保路線,而且全力配合美國的「圍堵中國」政策,必然相應修改為更加積極的「隨美」外交安保政策。

五、岸田政權執行美國對中國的「離岸制衡戰略」

隨著拜登總統上任後以多邊形式聯合盟友加入「天下圍中」的行列,同時舉行多場多國聯合軍演,以反制中國在印太地區的擴張。就戰略意義而言,體現了日美面對中國的強勢軍事、經濟和地緣政治壓力下所作出「緊密日美同盟,反制中國霸權,捍衛印太安全」的準軍事安保作為,並向中國警示日美確在想定「印太有事」的狀況下,進行了針對性實際演習,展現保衛印太安全的決心。岸田政權之後亦將執行美國對中國實施「離岸制衡戰略」(Offshore Balancing Strategy),即是配合美國在東海、南海、西太平洋及印度洋,連結日本、澳洲、印度及歐盟的戰力支援,既可以提升盟國的責任,分攤美國在印太區域的軍力投入,尤其是美國最忠實的盟友日本,岸田在責任加重之後,表現必將更為積極,俾使日本與個人在國際舞台上更具份量。

六、岸田政權更加緊密日美台關係

多年來,日美台的三角關係,無論就地緣政治的安全依存、共同的民主價值觀、產業的鏈結分工等方面關係都相當緊密。近年來隨著中國的「大國崛起」後,無所不用其極的在印太地區擴張霸權,並透過「海警法」以戰狼式的立法讓海警部隊得濫權行使海上軍事武力,嚴重侵犯日台等周邊國家的東海、台海、南海到印度洋之海上生命線安全;尤其中國在去年恣意妄為以「港版國安法」沒收香港自治後,接著將冀圖以「法統及武統」台灣,一旦台灣被中共併吞,勢必衝擊到日美同盟的安全與利益。所以日美高層等人士多次發表公開挺台言論,甚至提出日本國內對「台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相關論述,反映日本已經深刻認知到,日台在地緣上的接近及其對日本安全的影響,尤其是「台灣有事」對日本安全將導致有災難式的衝擊。

易言之,日美之所以重視台海和平穩定與區域安全,當然是台灣有著位居第一島鏈核心及印太戰略關鍵節點的「地緣優勢」,因為對於中國而言,台灣不僅是主權的核心問題,也是能否成為海洋強國的戰略問題;而對日美而言,台灣是攸關印太安全與利益的最前哨,也是美中博弈的重要戰場。所以從國際現實主義的角度看來,岸田政權既然來自派閥大老安倍與美國的完全扶植,所以必將延續安倍「堅定隨美,連結台灣,共同抗中」的路線,致力與美台譜成更加緊密的三方關係,確保日本的國家安全與利益。

七、台灣當以地緣科技民主優勢緊密日美同盟

正當國際局勢走向新局面,隨著美中衝突的態勢鮮明,台灣問題逐漸成為全球關注焦點;對此,台灣是最瞭解中國的國家,更能直接提供日美盟友中國政經及軍事情訊,加上軍事與科技戰略重要性,都顯現台灣地位的重要性。因此台灣應該把握歷史的機遇,審時度勢地運用「地緣價值」、「科技價值」及「民主價值」等三大優勢,積極與日美同盟的緊密鏈結,並突出在印太地區的價值與關鍵作用,俾能有效開展與日美的實質鏈結,有如:一則,可運用日美台在「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的同場協商平台上,進行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以及台日「自由貿易協定」(FTA)的洽簽,嗣後經由日美的聯手主導下進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二則,可運用由台日地方議員重要的年度交流活動「台日交流高峰會」的平台,共同推動今年第7屆峰會的「神戶宣言」所揭櫫的:「儘速制訂『台日關係基本法』,以完善台日外交、安全保障政策、日本應加強推動實現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國際刑警組織(ICPO)、聯合國體系及推動台灣加入 CPTPP」等的目標;三則,擴大台日美的科技產業、防疫工作、海上安全、民主法治及預警情報等多面向的交流合作,冀能建構堅實的台日美外交及經濟安保防線,共同反制中國霸權威脅,以共同促進與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


本文作者陳文甲教授(前左二),也出席2021台日安全論壇並與談。圖:2021台日安全論壇提供

作者》陳文甲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兼任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