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連野豬都容不下的城市

  • 時間:2021-11-18 22:53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連野豬都容不下的城市
香港政府近日針對野豬展開捕殺行動,引起高度關注。(示意圖:pexels)

不知道看到標題點進來的你,第一時間會聯想到哪裡。北京?深圳?黑龍江?以上都不是。2021年,香港。

事緣本月9日晚上,一頭野豬於天后廟道追咬警員,事後野豬墮崖身亡。向來反應緩慢的港府卻一反常態,迅速作出回應。漁護處於本月12日即宣佈會把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人道毀滅,並且每個月定期進行野豬捕殺行動。對比起本年6月發佈的管理野豬政策,無疑來了一個急轉彎。就在不到5個月前,其管理野豬政策還是在捕獲後進行避孕疫苗和絕育手術,或將其遷到偏遠郊野。就連漁護署「受保護動物」一頁中有關野豬的段落都被刪去。到了17日晚上,漁護處人員首次進行實際行動,以食物引誘野豬現身,射麻醉槍捕捉,最終美其名以藥物注射作「人道」毀滅,真是好生人道!

筆者看到此事後,第一反應是:「該名警員到底對野豬做了甚麼,才使野豬如此兇狠地攻擊他?」筆者昔日尚在香港時,常常取道港島,不時也會在小路上遇到野豬。前幾次也曾擔心它會襲擊我,多有繞道而行。漸漸發現它們不會主動攻擊人類,便也安心了下來。甚至有一次在北角附近登山拾級而上的時候,於狹窄的登梯口躺了一隻野豬,我提心吊膽、小心翼翼地跨過它,卻發現它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白擔心了一場。所以筆者確實相當好奇,該名警員到底對野豬作出了甚麼舉動?

除了上述反應外,筆者也相當懷疑港府此舉是為了「保障市民安全」的說法,在野豬傷警案之前,鮮有野豬傷民的案例出現,即使間有一例,港府也從未因此而作出「捕捉野豬進行人道毀滅」的反應。甚至當記者訪問市民時,到底是為了保障市民安全,抑或是安撫為政權作倀的爪牙?我相信各自都心裡有數。

也許是因為事情恰巧發生在11月,使我在憤怒之餘,同時帶了點同為俎上之肉的淒涼感。我想起香港獨立樂團My Little Airport於2011年發行的一首歌,《豬隻在城中逐一消失》,歌詞中如下描述。
    
    『豬隻在城中逐一消失,昨日在北角,今日在鰂魚涌到』
    『它們一隻一隻闖進了禁區,大禍臨頭』
    『人類普遍怯懦,一旦遇見豬隻,便如臨大敵,先發制人』
    『一擊、二擊、三擊,不求活捉,只求了結』
    『它們驚叫,逃亡,無力反抗,最後倒地身亡』
    『豬隻感到無力,只能默默承受一切的不公平。對於豬隻,社會對它們做過甚麼,我們對它們做過甚麼。』

不知道諸位在看到上述歌詞的時候有什麼感受,筆者本人先是覺得神奇,怎麼在11年前就預測到了今天會在香港發生的事。但隨之接踵而來的則是一股悲涼,My Little Airport創作這首歌的原意應該並不是真的指豬,而是把豬喻為香港人,慢慢被極權蠶食生存空間。確實,在歌詞中我們不止能夠看到近日被擊殺的野豬,更能看到2019年後的香港人。

2021年,連野豬都容不下的香港,還能容得下我們香港人嗎?

作者》西北望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