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香港人,十一月還好嗎?

  • 時間:2021-11-17 09:25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人,十一月還好嗎?
2019年11月香港理工大學成反送中警民衝突激烈戰場。圖為理大校園內的抗爭者一景。(推特)

今年的冬天,無論是港台,寒流都來得更突然,黑夜都來得更早,就似這個月在香港人心中的天色一樣。

自從2019年以來,11月對香港人來說,都不是容易過渡的一個月。11月8日抗爭者周梓樂離世;11月11日黎明行動警員朝示威者近距離開槍、香港中文大學衝突;11月13日,開始長達16天的理大圍城;11月18日圍魏救趙的理大營救行動;還有多區多次無法細數的大小型衝突。兩年前,在11月發生的,無一不是使香港人心情越發沉重的事件。

而這些事件所堆積而成的,正是至今仍然埋在無數抗爭者心坎的一計時炸彈。踏進11月,在滿是秋意的暖風下,我們都逃不過這炸彈的無差別攻擊。過往無數槍林彈雨的畫面總會在這月份中掀起數百次,闔眼時零碎緊張場面會如幻似影地在眼前飄起,張眼後人群的叫囂聲與物件的碰撞聲重覆地於腦中迴響。想透過入睡逃避這一切不自然的感覺,但進入的夢鄉卻是惡夢不斷,被追殺、被拘捕、被跟蹤、被侵犯。一覺醒來,疲倦感不減反增,睡眠不單無法達成逃避的效用,連本身的休息功能亦與願違。

歸究於受日照時間影響分泌的褪黑激素亦好,來自於身邊一位位被計時炸彈重傷的戰友們也好,數個午夜夢迴的晚上,寂寞與無助一湧而上,各種情緒與想法突襲在我們的腦海,疲倦的心靈與身體都在說服著我們放棄。放棄昔日的希望與堅持,放棄舊時奮身而出的初衷,放棄遙遙無期的光復之日。各種負面想法與情緒,似黑霧一般襲來,籠罩在我們身在之處,甚至蓋過一切希望及價值。

若使我來形容,我會說在這段時間裡,看盡一切荒謬事,卻無法作出任何改變,香港人的心情無疑沉重。但或許在前線現場的抗爭者已經傷得太重,重得難以再次振作起來。作為流亡者,我們亦希望能有個放下情緒的空間,但流亡所帶來的壓力實在重得誇張,每日為生活所奔波,為自己不想要的未來而努力,而長期無法將心中的那計時炸彈處理一番。到再次注意到炸彈時,已是被其所傷及之時。

11月來臨,我相信香港人並沒有過得多好,像我們這群流亡者一般。或許這一切都只是個過程,或許待本月過去,我們都會復原過來。但起碼在這一刻,我們已經無法繼續自我說服,我們被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穴之中,看不見光,看不見自己,亦看不見出口。我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亦找不到自己在這場運動之中能夠再引申的影響及付出。在這個11月之中,我們能夠做的,就只有留在自己的位置上,無力地躺下,盡情地頹廢,糜爛地休息,儘管我們無論如何都無法擺脫那份陰霾。或許待時間到了,光便會隨太陽照到我們的跟前來,或許。

香港人,11月還好嗎?不好的話,任由自己過一個無意義的11月,或許是給11月最好的意義。

作者》彼岸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