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法廣:中共19屆六中全會 實為習近平實質否定鄧小平大會

  • 時間:2021-11-09 09:57
  • 新聞引據:法廣RFI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法廣:中共19屆六中全會 實為習近平實質否定鄧小平大會
習近平在六中全會準備推出第三歷史決議,實質上是為了全面否定鄧小平路線。圖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中)參加中國共產黨百年黨慶大會。(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共19屆6中全會,最重要的是推出中共歷史上第三個「歷史決議」。眾多觀察人士指出,第三個歷史決議主要是要奠定習近平的歷史地位。但是不可忽視的是,這一帶有蓋棺論定的「歷史決議」,卻不是在為習近平總結,習近平沒有準備告別,而是準備長期執政。

紐約時報援引紐西蘭漢學家白傑明(Geremie R. Barmé)表示,「這並不真的是一份關於歷史的決議,而是一份關於未來領導人的決議」,預測6中全會公布的「相關精心策畫的褒美之詞將有助於杜絕任何對習近平功績的質疑」。法國世界報的分析也指出:「與前兩個歷史決議不同的是,習近平的決議不是關於過去的,而是關於未來的。不是要承認任何錯誤的,而是要為未來做出更好的準備。」

徹底否定鄧確立的廢除領導人終身制

因此,這一歷史決議就是要使習近平長期執政合法化,但要長期執政合法化,就得徹底否定鄧小平1982年確立的廢除國家領導人終身制,按照鄧小平確立的制度,中共最高領導人只能任期兩屆,每屆五年,兩屆十年。但是習近平在19屆2中全會突然發動修憲,廢除國家主席終身制,為使他終身領袖合法化鋪路。

中共歷史上前兩次「歷史性決議」,第一個為了確定毛澤東在全黨的地位,第二個是鄧小平主持下於1981年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核心是否定文革與毛澤東,推動中國經濟現代化進程。

《北京之春》榮譽總編胡平發推分析:「在某種意義上我們可以說,第三是對第二的否定。因為第二份決議的內容就是否定文革與評價毛澤東。從中引出的主要的經驗教訓就是個人崇拜,個人專斷,凌駕於黨中央,個人權力過於集中,破壞集體領導原則等等,第三恰恰是對第二的否定。」

鄧否定毛文革並開啟經濟改革卻阻礙習

中共第二個歷史決議,其核心就是「撥亂反正」,確立鄧小平的地位,否定毛的文革,開啟經濟改革,把中國推向現代化進程,鄧為了借鑒毛晚年昏聵差點把黨國帶入崩潰的教訓,確定廢除領導人終身制,僅僅在幾年前,中共人民日報還將廢除領導人終身制評價為鄧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遺產。

習近平的第三個決議,實質上否決了鄧的「最重要遺產」—也就是鄧逝世後,中共所追認的「鄧小平理論」,這個「理論」的核心之一,就是廢除國家領導人終身制,反對個人崇拜,隨之衍生出來的「黨規」還有「七上八下」、「隔代指定接班人」等等,從這個意義上,習近平完全背棄了鄧的遺產,終身制在望,個人崇拜幾近瘋狂,為鄧時代以來所不曾見。

習近平自己要越期接班,不需要接班人,「七上八下」的規矩在19大就被粉碎了,親習近平者,年齡大小,不在話下。習以反貪之名,清掃了中共大批高官,在黨內產生了不可否認的震懾力,因此習長期執政的前景讓黨內許多人害怕。

反習者雖被清洗但隱形規模讓習無安全感

另由於習在中美關係,新冠疫情治理,毀壞香港一國兩制等問題上連連誤判,讓中國在世界上陷入1970年代末以來從未有過的孤立。表面上,黨內不存在公開的辯論,但從習不停地清洗顯示,黨內反習的或者說習認定是反習的從來都存在。紐約時報就分析,試圖在20大之前削弱習統治權的黨內人士,仍有可能把矛頭指向他在新冠疫情初期因應失當,或中美嚴重對立的現況。

所有鄧時代,包括被鄧提拔,又被鄧打到的中共開明領袖胡耀邦趙紫陽影響的一代,以及六四鎮壓後鄧小平一手確定的江胡一代,比起2012年後急速崛起,依靠清黨,但只能依靠所謂之江派,西北派,福建派的習近平派,其隱形的規模是不可忽視的。

因此,習近平需要這麼一個關於未來領導人的決議, 因為他需要讓全黨心悅誠服,「絕對忠誠」,習統治以來的做法很明確,就是為獲取對他的絕對忠誠施加強大的壓力,但是壓力下產生的忠誠是有問題的,同時說明習的不安全感很嚴重,因為未來都是未定。

習為連任仍得不斷清洗以防反習者突襲

北京之春榮譽總編胡平分析,習近平能否在明年中共20大順利連任還不能說已成定局,他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20大連任是有懸念的,因為他搞黑箱作業,因此你無法弄清楚有多少人反對他,底下人在搞什麼陰謀詭計,從最近清除政法高官孫力軍、傅政華,以及王岐山的大秘也落馬,「他現在還在搞清洗,就說明他還有不安全感。關鍵清洗的越多,越給自己樹敵,反過來又增加了自己不安全性。因此我覺得要說他能夠順利地接班,順利地連任,恐怕還是為時過早」。

旅美政治學者王軍濤談到習近平連任是否還有懸念時這樣表示:「你可以說沒有懸念,他就一直獨裁下去,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另一方面,又有很大的懸念。因為這種體制下,獨裁者要被推翻的政變都是突發事件,是事先想不到,看不到的,能看見的部分都被獨裁者事先採取措施消滅掉了,而且,事先看這個事件發生的概率很小,但獨裁者在歷史上被推翻的又很多;事後看,這又是個大概率事件,所以,獨裁者很不安全的原因在此。」

有分析人士認為,第三個歷史決議在很大程度上是衝著否定鄧小平改革路線而去的,因此,黨內反習的人,也可能在合適的時候在擁鄧的旗號下集結,這大約是習近平真正應該擔心的,所以他仍將不斷地清洗,四面八方樹敵。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