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最後的一天

  • 時間:2021-10-29 23:08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最後的一天
香港機場對許多抗爭者而言,是一條不可回頭的不歸路。圖為香港機場離境大廳。(圖:中央社資料照片/中新社提供)

時至今日在香港國際機場之中,對好多外國人而言,是他們回家的路途,但對更多香港手足而言,卻是一條不可回頭的不歸路。留下和離開,對手足而言已經不是一個可以自己決定的事情,幸運的,還有時間可以帶上幾件替換衣物和少許家當,不幸運的,起飛了也逃不出香港警察的追捕。

當我知道我要離開香港之前,我開始把香港每一處地方也走過一遍,去吃盡每一種香港的特色小食。當我在大埔坐上的士(計程車),司機問我去那裡,我只是平淡的説出機場這個地方,似乎司機心照不宣,他沒有多説,靜靜地讓我享受在香港最後的時光。我故意提早出門口,讓司機可以經過尖沙咀一帶,這一次,是我第一次坐車沒有低頭玩手提電話,而是緊緊地貼在窗邊,看著車窗外的風景,珍惜每一分,每一秒還可以親眼看到的香港。

吐露港、中文大學、獅子山隧道、旺角彌敦道、油麻地、深水埗、青馬大橋、機場…… 一切一切,原來都不是理所當然地會在我身邊,原來要離開的時候,才會發現以前的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每一條街道,每一個轉角處,都將會承受著我離開後對故鄉的思念。我貪婪的嘗試記下看到的每一幀畫面,亦回憶起在香港經歷過的種種,笑過、哭過、憤怒、狂喜、憂心……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用心珍藏在我的腦海中,冀望著永遠不會忘記故鄉的一點一滴。

傍晚到達了機場,司機在收錢時輕聲説了一聲加油,我苦澀一笑,想不到最後一次坐上的士,司機是有笑容的。我心中又喜又悲,既慶幸司機是我們的同路人,又對即將要面對的迷茫未來深感不安。到底我能否安然離開?到底我抵達的下個國家會有什麼遭遇?到底我的未來會是怎麼樣?到底我有沒有未來?

直到我辦理完各種登記手續,上機後看著飛機窗外的香港,我忍耐已久的淚水終於傾瀉而出。我一直在痛哭著,為我將要遠離故鄉而哀悼,為我不知何時能回家而哀悼,為我逝去的熱血哀悼。飛機緩緩升起降落,亦帶著我濃濃的鄉愁飛向遠方。直到我到達新地,我的情緒才慢慢緩下來,畢竟生活還需繼續,我只能坦然接受與面對作為無家者的種種未知難關與痛苦。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我的故鄉,只能放在我心底中最脆弱無助的一角,我必須心中強大起來,重新開始我的新生活。只是驀然回首,我仍在期待著奇蹟來臨的那一天,我會以勝利者的身份凱旋歸家,並與一眾戰友共聚煲底,一同慶祝又一個法西斯政權的倒台,而我亦終可睡個安穩覺,不再因擔心獨裁者的壓迫而半夜驚醒。

「對不起,這個孕育了我的地方,終有一天,我一定會回來的。」

「我⋯真的很愛香港」

作者》四字方言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