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舉手可觸的「紅線」

  • 時間:2021-10-27 09:34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舉手可觸的「紅線」
香港日前的馬拉松大賽,「香港加油」字樣淪為禁語。(圖:立場新聞提供)

日前,有參賽者於香港舉辦的「渣打馬拉松」中,因為穿著印上「香港加油」字樣的衣服而被大會要求更換服裝,否則不能出賽,甚至以交警方處理威脅參賽者。

可笑的是,事後迴響居然主要圍繞在「怎樣才不會踩到紅線」以及「這條紅線憑什麼成立」上。建制派能大打「變革香港」旗號,政權卻容不下我們的一句「香港加油」確實荒謬。可是那又如何?今日的政權本來就撕破臉皮,毫無跟人民講道理的打算,糾纏於所謂「合理性」,不過淪為無意義的爭論。

事實上,紅線早已遍布在今天的香港,處處可見。

回想2019年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肆意飄揚在街頭,港獨之聲禁之不絕。僅僅兩年,我們就連「香港加油」被成為紅線也悄然接受了。沒錯,取巧逃避等反應在我眼中都跟默默接受無異。

人民一邊在口中喊著反抗,身體卻很誠實地遵守政權界定的紅線。有謂「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反之亦然。當政權發現我們的反抗意志日漸薄弱時,苛政只會變本加厲,殘酷卻現實。

國安法高壓之下,人人自危。身已不在香港的筆者不敢亦不配促請各位作任何實質反抗,卻仍有一點想作申論。

「逃避失敗比承認失敗更為可恥」

無論曾經的畫面再「靚」,發生過再撼動人心的戰役,我們都必須承認,運動已經進入低潮期,最少是「階段性失敗」。而筆者確信,與其花費精力在一些無用功之事上,說服自己還在付出,倒不如乾脆承認失敗。

陣營內還有一種現象,常常把不中聽的論述歸為「PR」、「五毛」,筆者卻偏偏覺得應該認真聆聽不同聲音,例如承認暫時失敗的言論。

「承認失敗等於放棄」好像是很多同路人的錯誤迷思,然而這兩者可差得遠了。瀏覽某討論區時,情緒勒索的發言可謂屢見不鮮。「多少手足因為運動入獄,你們移民豈不是踏著別人的屍骸嗎?」「不是說好了齊上齊落嗎,你們是不是放棄了?」

作出相關發言的人又可曾想過,他們這樣去批評別人同樣沒有實際效用,只會起到「分化」作用?而換取回來的,可能只是讓他們好受一點,覺得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批評他人,還沒有「放棄」。

如果自認為足夠勇敢,還請拋下無謂的優越感和自尊,直接面對目前的失敗。承認自己失敗並加以反省的人,才有資格在戰鬥再臨時做得比之前更好。

紅線下的自處

正如前文所言,逃避無濟於事。面對多條紅線壓身,縱使無力反抗,我們仍然可以面對,而不是投機取巧、自欺欺人。誠如梁繼平所言,「真正連結香港人的,是痛苦。」痛苦能令我們活得更真實,亦將形塑未來的反抗。

因此,面對諸多不合理的紅線時,試著不要取巧,更不用質疑其合法性。牢記著這些不公義的對待,把仇恨和憤慨烙印於靈魂深處,埋下反抗的種子。

無法反抗紅線,最少還能反抗遺忘和習慣。

作者》西北望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