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一個謊言的死亡之吻:從鮑爾去世回顧伊拉克戰爭

  • 時間:2021-10-26 18: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一個謊言的死亡之吻:從鮑爾去世回顧伊拉克戰爭
美國攻陷伊拉克。(張翠容提供)

美國前國務卿鮑爾 ( Colin Powell ) 日前亡於新冠肺炎併發症,有關他在任時的功過一再受到討論,美國官方對他稱讚有加,但民間則湧現一波又一波負評。

鮑爾是軍人出身,也是美國第一位有非裔血統的國務卿,曾服務於小布希總統(George W. Bush)第一任期 ( 2001 – 2005年 ),而他最為人記起的「功績亅就是2003年美國攻打伊拉克前,他力證海珊(Saddam Hussein)藏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還在聯合國展示一裝有白粉末的小瓶,作為證據。當鮑爾淡出政壇後,他才坦白承認他的見證不實,並成為他人生一大污點。

換言之,這是一個天大的謊言,無論是鮑爾有心幫主子撒謊,還是情報單位偽造事實誤導大眾,他們都是一丘之貉,需要為戰爭所造成的生靈塗炭,負上全責。可惡的是,伊拉克戰爭發動者及其盟友,在戰後不知恥地紛紛撰寫回憶錄,自誇借助戰爭改變了歷史。

歷史告訴我們,當國家之間的互相指控,我們都不能盡信時,此刻傳媒應肩負重要的角色,查證指控是否屬實。有人或許會問,那麽,為何大家包括主流媒體都相信美國對伊拉克的指控?

這令我的記憶回到2003年在巴格達時,我參加了鮑爾戰前的最後一次影像記者會,他當時仍堅稱海珊擁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很明顯就是為戰爭鋪路。在場有幾位美國大媒體記者已在伊拉克隨聯合國調查了一年,他們都知道鮑爾在說謊。

坐在我旁邊的一名美國記者在筆記本上胡亂畫公仔,無心細聽國務卿在講廢話。 會後我特地找他交談,他告訴我,他們不信大規模殺傷力武器這回事,因為他們在伊拉克好幾個月也調查不到,但他們不會拆穿美國官方的謊言,沒用,因為美國攻打伊拉克,清剿獨裁者海珊已被視為正義之舉,如有質疑者只會被標籤為不愛國,或成海珊的幫兇。

戰爭帶來數百萬伊拉克人家破人亡。(張翠容提供)

該記者苦笑向我說:「不如我給你材料,你去揭發吧!亅我聳聳肩,「誰會相信我?」事實上,當年我的確寫過報導,列舉疑點,卻起不到甚麼漣漪,反之招來批評,指我總是為獨裁政權抹黑美國。此刻我想到美國已故作家蘇珊桑塔格 ( Susan Sontag ) , 她曾這樣表示 :「正義的深化可能需要壓制頗大部分的真相 ... 作家的首要職責不是發表意見,而是講出真相……以及拒絕成為謊言和假話的同謀。」如果要她在正義和真相之間作出選擇,她寧願選擇後者,其實這對記者亦然。

很無奈,沒想過自己微小的力量可以阻止戰爭,後來眼巴巴看著伊拉克毀於一旦,午夜夢迴,我只能無語問蒼天,誰會再關注發生在18年前的一場伊戰 ?! 一位國務卿的一個謊言,就這樣造成數十萬伊拉克人死亡,數百萬伊拉克人流離失所,當中至少一半是孩童,他們在收容國缺乏受教育的機會,阿拉伯文化無以為繼,一個民族的新生代沒有出路,這真是致命傷。

可是,戰爭的傷害不僅於此,它也毀掉文化。伊拉克不少寶貴文化資產在戰爭中被摧毀殆盡。2003年主要戰事結束時,首先遭殃的是伊拉克國家博物館和國家圖書館,繼而是巴比倫考古據點。想不到國家圖書館裡的古書籍亦不能倖免,它們不是給燒毀,便是被拋到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一位伊拉克詩人哀嘆說,當時兩條河流的河水染上一片黑色,這黑色就是來自古書籍的油墨。

巴比倫戰後成美軍基地。(張翠容提供)

可憐伊拉克人所有歷史記憶都失去,剩下只有戰爭與仇恨。被美國拱上執政之位的什葉派,隨即向遜尼派展開大追殺。該國自此陷入暴力的惡性循環,不能自拔, 並在重建與摧毀之間不斷輪迴。

此外,戰後伊拉克知識分子受迫害,他們感到是一種有系統、有計畫的預謀,從上而下,目的就是要知識分子離開他們的土地,令伊拉克徹底文化和精神真空,沒有知識傳播,沒有知性討論,沒有思想撞擊,也失去批判能力,這才叫真正摧毀。

一場伊戰,可謂是改變了世界。恐怖主義便是因伊戰逐漸向全球散播,令人聞風喪胆的「伊斯蘭國」,就在伊拉克宗教派系仇殺中乘勢而起,再擴張到敘利亞以至世界各角落。美國一個謊言竟帶來如此深重的災難,那些發動戰爭者會面對審裁嗎 ? 鮑爾雖逝世,但還有小布希和前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他們才是謊言的真正推動者。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