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禁「娘炮」,「花木蘭」就能倖免?

  • 時間:2021-10-25 11: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禁「娘炮」,「花木蘭」就能倖免?
花木蘭替父從軍的故事家喻戶曉,還成為迪士尼動畫的腳本。圖為好萊塢的電影廣告看板。(資料照/中央社)

10月11日,有微博網友爆出,養成系男團「億光少年團」13歲的傅姓成員是女生,欺騙粉絲。當日下午,傅某在微博發文,為自己隱瞞性別,欺騙公司和粉絲的行為道歉,並承諾退出娛樂圈。

微博上網友的留言比較多的是驚訝,有網友對欺騙行為表示不滿,也有網友提到花木蘭和講女生扮男裝進入男團的韓劇「原來是美男」,也有微博帳號反批不男不女帶歪價值觀,例如微博帳號@明星娛聞聯播說「在性別越來越模糊的偶像團體,似乎男不男女不女才是個性,但這樣對青少年又在傳遞一個什麼樣的價值觀呢」,這一帖文有超過3500個讚。

但是不得不說,相較於從被中央判死刑到被全網痛罵的「娘炮」,似乎對傅某「女扮男裝」的性別表達並沒有到人人唾棄的程度。如某微博網友的評論「想想現在中國的男性女性化,感覺一個小妹妹女扮男裝去男團還沒被發現的事也沒什麼可驚訝的……起碼不比哪些手指破了點皮就哭著去醫院說好疼的娘娘強的多?」

那在中國,男人像女人和女人像男人為何不同?

提到「女扮男裝」,花木蘭替父從軍的民間故事家喻戶曉,花木蘭成為英雄,除了中學課本裡的「木蘭詩」,故事還成為迪士尼動畫的腳本。別單純以為只是個民間故事,花木蘭能夠流傳成為一個正面的形象,因為它至少不違反官方價值觀,甚至可以說它一直符合著中共的某種性別價值取向。

除了「從軍」符合保家衛國的國家價值,從軍還是一種陽剛氣質的展現,花木蘭女扮男裝是打破自身女性氣質,追求男性力量——在戰爭中是暴力——的象徵。陽剛、力量、強硬在主流刻板印象中是屬於男性的特質,而且是被國家肯認的。這種價值取向從中共建政後的社會主義時期到改革開放至今雖然有差異,但一直存在著。

中共自稱是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政黨,馬克思主義沒有性別意識的問題被詬病已久。中共建國初期致力於取消階級差異,認為婦女的解放要放在階級的解放中去解決。好處是女性跟男性有形式上平等的權利。回顧社會主義時期的宣傳,能看到很多勞動中的婦女,很多女性形象很陽剛。在社會主義國家建設時期,國家推崇堅強(艱苦奮鬥)勇敢(不怕犧牲),形式上的平等加上崇尚父權刻板印象中的男性氣質,導致中共的口號「男女都一樣」實際上成為「男女都跟男人一樣」,人的標準成了男人的標準。不是說女性就不堅強勇敢,而是這排除和否定了非堅強非陽剛的性別表達。

改革開放之後,受下崗潮衝擊的女性多於男性,各個行業都存在女性的職業天花板,人口紅利逐漸減小,習近平又鼓吹女性回歸家庭。「陽剛教育」、「娘炮禁令」在這種情況下被提出,是赤裸裸地對陽剛氣質的推崇。這不僅讓女性在主流父權價值觀下成為劣等公民,進一步講,女性要擺脫陰柔劣等氣質,追求男性氣質才符合主流性別價值取向。

「女扮男裝」從一些方面來講,符合以男性為標準,崇尚男性氣質的主流價值觀,所以有一定存在空間。但是「唯陽剛是尊」的這種單一的不允許多元表達的父權的性別價值觀,終究會懲罰逾越它規定的人,就像今天娘炮被禁。如果女性逾越陰柔角色的設定,同樣也會遭到懲罰,就像獲得超過3500個讚的po文。另一方面,對於符合陰柔氣質的女性也會被視為「陽剛氣質」的反面,推向社會更弱勢邊緣的地位。

 延伸閱讀 

可悲可嘆 「流量經濟」讓中國網紅的心理和身體都病了

作者:吳子游 中國青年學者,專長為性別研究。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