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香港的種姓制度

  • 時間:2021-10-18 09:07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的種姓制度
除了樓價高企,上車困難以外,香港人還面對由於出生地不同、政見不同、意識形態與中共主旋律不同而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猶如種姓制度。(圖:Annie Spratt/Unsplash)

根據維基百科,種姓制度是一種社會階層制度,其特點是通過內婚制、繼承的方式傳承某一特定階層的生活方式(通常包括職業、階級、溝通交流習慣、禁忌等)。

香港是一個以完整法制、富裕先進著稱的已發展地區,按理不可能出現種姓制度這種荒謬的社會等級制度。

沒特權的香港人 申請公屋難上加難

然而,名義上、實際上香港都是一個階級分明,某些人先天上、在其未出生時已經比享受比其他人更優越的待遇。香港原居民,只要是男性原居民,一出生就有權建一楝2100平方尺三層樓高的住所,還有他們家族的祖堂地,每年都會衍生大量利益,會跟據家族中男女不同每年派發金錢,足以讓他們悠然生活。而另外一些香港人呢?他們出生後,沒有這種特權,他們只能靠自己的一雙手,去應付香港極為昂貴的生活指數,想要申請公共房屋?也是這些沒有特權香港出生的人難以圓滿的夢,因為香港公共房屋的申請資格,嚴苛到大部分人都沒有資格。

只有新香港人,他們不在香港出生,根也不在香港,資產也不在香港,他們只是持有一張香港身份證,由於資產不在香港,他們就很容易符合香港公共房屋的申請資格,造成的現象就是,香港出生的人拼死拼活工作,卻困在高昂租金的「籠屋、劏房」,那些資產在中國的「新香港人」,他們輕鬆的就申請到公共房屋,可是他們也未必會居住在那裡,因為交通的便利,他們可能下班就回到深圳的豪宅裡,香港的公共房屋,不過是他們有時候晚歸,回不去深圳時的臨時駐足點而已。

中共中央近年多次提及,香港社會動蕩根源在於樓價高企,社會貧富懸殊,香港年輕人向上流動的難度極大、機會極少。這其實是一個合理公平的說法,香港的而且確存在樓價長期處於一個普通人不能企及的水平,連續11年蟬聯了世界上最難負擔房地產市場榜首的「美譽」,香港樓價中位數對家庭入息中位數比率高達20.7倍,即相當於不吃不喝20.7年才能買得起一個單位,遠遠拋離第二名的加拿大溫哥華接近70%,溫哥華比率為13倍。

法院量刑也看意識形態與出生地?

但除了樓價高企,上車困難以外,香港人還面對由於出生地不同、政見不同、意識形態與中共主旋律不同而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我們先從法庭審判的個案開始說起,在2020年4月27日,區域法院法官判決一位反對反送中運動的中國新移民,在將軍澳景林邨「連儂隧道」的有意圖而傷人案,被告有預謀地帶同一把長約31厘米的牛肉刀,襲擊2男1女反送中運動支持者,導致傷者分別有頭靜脈完全割斷、肋骨骨折、右肺萎縮、氣胸、胸膜積液需要切除少量肺組織等的嚴重傷勢,而法官卻指中國新移民被告表現出高尚情操,只判刑45個月。

一年後2021年5月14日,高等法院判處一名中國男子入獄76個月,該名男子原本被控企圖謀殺罪,但後來律政司接納他以改為承認有意圖傷人罪代替企圖謀殺罪,該名中國男子有意圖地帶同利刀,在大埔「連儂隧道」襲擊一名派發宣傳反送中文宣的19歲青年,被告將青年按在地上以利刀狂刺,導致青年肚破腸流,腸藏外露流出地面,被告在警署作警誡口供時,亦清晰指出,他是想要殺人。

但這樣一宗證據確鑿的企圖謀殺案件,因為傷人者是中國人,被害者是支持反送中運動的「反中亂港」人士,律政司修改了控罪,原本控告可以被判處無期徒刑的企圖謀殺案,改以有意圖而傷人控告被告,最終被告只需入獄76個月了事。

最後一件案件,受害者換成了中共在香港的代理人之一,人稱「西環契仔」的何君堯(由於香港中聯辦位於西環,而契仔意思即指乾兒子,西環契仔意思就是中聯辦乾兒子的意思),2021年9月27日高等法院判決一名香港男子有意圖而傷害何君堯,入獄108個月。當然傷人所以入獄理所當然,但我們關注的卻是,何君堯傷勢輕微,送院治療後隨即出院回家休養,連留醫診治觀察都無需要,但此案被告卻獲刑108個月。

三件案件都有類同之處可以作類比,比如:三件案件被告人都是以政治立場對立,對受害人的行為覺得不可接受而憤而傷人。三個被告都是有預謀行為,帶同兇器前往犯案。

可是也有不能類比之處,前兩宗案件的受害者傷勢非常嚴重,瀕臨死亡邊緣,都有伴隨一生的後遺症,這裡指的後遺症是物理上的後遺症,並非心理上的後遺症,心理上的影響難以量化測度,然而身體物理上的傷害卻是顯而易見的。何君堯身體上的傷害與前兩宗案件的嚴重程度是不可同日而語,只能算是皮外傷,相對於肚破腸流、切除肺部,算什麼傷勢!?

可是,就是因為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潛規則,三宗案件之中政治不正確的被告,被判處超越常理的重刑,另外兩個政治正確的被告就以各種理由減輕刑責,甚至還以有高尚情操來形容,最後以不合比例的輕刑期了事。

這難道不類似種姓制度嗎?很類似,高等級的種姓傷害了低等級的種姓,對比低等級種姓傷害高等級種姓的判刑,就是如此不公平。

721元朗白衣人事件 被控告者不到一成

這是單一或者是個別的情況嗎?並不是。

2019年7月21日在香港元朗港鐵站發生了一宗駭人聽聞的恐怖襲擊案,當日,有大批身穿白色上衣的新界原居民及黑社會人士,手持武器在元朗雞地及港鐵元朗站無差別隨機襲擊途人和港鐵乘客,導致45人受傷,當中包括孕婦,一人危殆,五人重傷。該事件的嚴重性體現在幾方面:

1,恐襲事件是有預告的。

事件發生前幾天香港中聯辦工作部部長就說出要元朗鄉事勢力驅趕示威者。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事件發生前幾天就說會把到元朗示威的人打個片甲不留。
香港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在7月20日呼籲家中有藤條的人,拿出來打仔,沒有藤條的就去買鐵管!

2,當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場與施暴者合照握手及稱讚其為英雄。

3,當日白衣暴徒施襲時,是有警察在場的,但兩名警員在目睹施襲依然沒有處理,而選擇轉身離開現場。

4,當日警方在999電話報警熱線接受到2.4萬個求助電話,卻並無派出任何警員處理事件,有警方接線中心人員更稱「害怕就不要出去」,甚至有警方接線生一聽到元朗就立即掛線。

在後來傳媒追問下,警方承認當時元朗警區下令召回全部警員回到警署待命,等於警方合力與原居民和黑社會製造一個元朗黑夜無警時份,讓白衣暴徒可以肆無忌憚為所欲為。警方為了不接受市民報案甚至把警察局大閘拉下,大門緊閉,這種世界奇觀,也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5,當日白衣暴徒在港鐵站施暴時,其時香港警察的鐵路警區是可以實時觀看案發經過的,而香港警察的選擇卻是單純觀看市民受虐而毫不作為。

6,事件發生時一直由各個自媒體和網媒等直播,全港甚至全球都目擊事件的發生,當中大部份施虐者的行為以及身份都被大眾肉搜出來了,可是至今,香港警方只對不到10%的施暴者加以控告,即使是已控告的,也以不積極提供證據,錯誤行政程序等方式,試圖對施暴者開方便之門,讓他們逍遙法外。

可是對反送中運動的支持者,卻不管證據是否足夠,裁決是否穩固,寧濫勿缺,反正警方是我的人,法官也是我的人,這種情況,不又正正是種姓制度的一個特色嗎?

中共帝國在香港實施種姓制度

在中國收回香港後,香港就出現了很明顯的種姓制度了。

支持政府的新香港人/新界原居民》新香港人/新界原居民》政治中立的新香港人/新界原居民》政治取態、意識形態跟政府主旋律不同的香港人

恭喜香港人,我們回到了蒙古帝國時代了,不過名稱不同,現在是中共帝國。

作者》我叫你喵喵咪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