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新聞記者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突顯菲、俄新聞自由困境(影音)

  • 時間:2021-10-15 16:50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時代雜誌
  • 撰稿編輯:鄭景懋
新聞記者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突顯菲、俄新聞自由困境(影音)
202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菲律賓新聞網站「拉普勒」(Rappler)負責人瑞薩(Maria Ressa)(左)與俄羅斯「新報」(Novaya Gazeta)的穆拉托夫(Dmitry Andreyevich Muratov)(右)。(圖截自諾貝爾官網)

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10月8 日揭曉,由菲律賓及俄羅斯的兩名資深記者獲得。這個獎不僅在表揚這兩位媒體人對新聞自由的重要貢獻,也讓菲律賓及俄羅斯兩國惡劣的政治及媒體環境,再度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

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Institute)將今年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菲律賓新聞網站「拉普勒」(Rappler)負責人瑞薩(Maria Ressa)與俄羅斯「新報」(Novaya Gazeta)共同創辦者、也是總編輯穆拉托夫(Dmitry Andreyevich Muratov),表揚他們以自由、獨立和基於事實的新聞報導,捍衛言論自由與資訊自由。

二戰後首次頒給記者 彰顯新聞自由受威脅

這是諾貝爾和平獎自二戰之後,首次頒發給新聞記者。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對於兩人的獲獎,一方面感到喜悅,一方面也感受到迫切感。無國界記者組織秘書長德洛瓦:『(原音)在此同時有一種迫切感,因為新聞正被弱化,因為新聞正受到攻擊,因為民主正受到攻擊,因為假訊息和謠言弱化了新聞,如同它們對民主所做的一樣,這是要採取行動的時刻,而這個獎,在今天,諾貝爾和平委員會頒發這個獎,是個強力的訊號,一個對行動的呼籲。』

事實上,瑞薩和穆拉托夫兩人獲獎,也反映出菲律賓與俄國,在新聞自由與政治上,都正面臨著困境。

菲國新聞自由受威脅 30年來近百名記者喪命

菲律賓被視為是新聞工作者受到威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在無國界記者組織的世界新聞自由排名中,菲律賓在180個國家中排名138位,在過去30年有將近100名記者遇害。而這個情況,在現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 )上台之後變得更加嚴重。

瑞薩揭露菲國政府弊端 官司纏身

曾擔任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的瑞薩,在2012年創辦新聞網站拉普勒,多年來致力於揭發政府及權貴的弊端。在杜特蒂上台後,拉普勒不僅揭發杜特蒂的反毒戰爭嚴重侵犯人權,也對杜特蒂政府被認為在臉書上釋放大量假訊息,進行政治宣傳的行為進行調查。

瑞薩拉也因此成為杜特蒂政府的眼中釘,2年來菲律賓政府對她被發出過10次逮捕令,她身上也因此背著多項官司。批評者認為,這不僅是杜特蒂政府對拉普勒的報導進行的報復行為,更讓菲律賓新聞界出現寒蟬效應。

明年菲總統大選 杜特蒂影響力仍在

瑞薩此次獲獎是對她擔任新聞記者,勇敢揭發真相的一項重要肯定。然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對於即將在明年五月舉行總統大選的菲律賓來說,是否可能帶來任何實質上的改變,還有待觀察。

杜特蒂因為反毒戰爭中的各種侵犯人權爭議,目前正面臨國際刑事法院的調查。他雖然日前宣布將退出政壇,不會參與明年總統大選。但不到選舉那一天,各種情勢發展仍難明朗。

菲國政治壓迫 和平獎仍可激勵新聞界團結

時代雜誌(Time)引述菲律賓全國記者聯盟(NUJP)主席德桑托斯(Jonathan de Santos)指出,由於杜特蒂目前支持率仍高達七成,菲律賓的政治現狀及對新聞自由的打壓,短期內看很難出現改變。不過,和平獎由新聞工作者獲得,仍將能鼓勵更多海內外記者互相保護及合作,一同對抗對新聞自由的威脅。

穆拉托夫創辦新報 俄國少數異議之聲

至於另一名獲獎者穆拉托夫,是俄羅斯「新報」的創辦者之一,也是總編輯。新報是俄國少數對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Putin)採取批判立場的新聞媒體,並以揭發政府及領導階層貪腐及弊端著稱。

但與拉普勒一樣,新報也因為揭發弊端的調查報導,遭到眾多威脅與騷擾,多名記者更因此喪命。自2000年以來,新報已經有6名記者遭到殺害,其中包含以報導車臣戰爭聞名的調查記者波利特科夫斯卡亞(Anna Politkovskaya)。

和平獎施壓不足 難翻轉俄國現況

儘管穆拉托夫獲頒諾貝爾獎獲得不少人的支持,但分析人士認為,俄羅斯當局打壓新聞自由和反對派的行為,不會因此受到任何影響。

一位新報的記者向時代雜誌表示,頒獎給穆拉托夫不是一個可以讓俄國停止司法迫害的強力訊號,因為如果要採取強力行動的話,應該要把和平獎直接頒給曾遭俄羅斯當局毒害,目前仍被關押的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

納瓦尼未獲獎 政治權衡考量

納瓦尼多年以來一直是蒲亭的頭號批評者,是俄國政府亟欲剷除的反對派意見領袖。他先前在西伯利亞遭下毒差點喪命,後來被送往德國救治,並在今年返回俄國後立即被逮捕,至今仍被關押在獄中。

對於納瓦尼未獲獎,俄國政治分析家加利亞莫夫(Abbas Gallyamov)猜測,是基於政治權衡下的考量。俄國政治分析家加利亞莫夫說:『(原音)這裡有個微妙的事。「如果我們頒獎給納瓦尼,我們會被控是政治介入,干預了當前的政治程序。」俄國當局會利用這事,永遠的打壓反對派。但在這裡,政治人物沒有獲獎,而是一名記者獲獎。』

蒲亭打壓反對派 執政黨再拿國會多數

在今年9月國會大選,儘管納瓦尼的盟友號召強力挑戰執政的團結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但俄國當局選前大規模鎮壓與納瓦尼有關的組織,他的多位盟友被捕或流亡海外,團結俄羅斯黨最終仍是取得過半的席次,蒲亭的領導地位也繼續獲得鞏固。

和平獎肯定記者 突顯新聞自由需更多保護

瑞薩與穆拉托夫的獲獎,是對不畏懼威脅而勇敢追求真相的新聞記者,致上了最高的敬意,但同時也突顯出,要讓追求新聞自由的精神,免遭更多打壓和破壞,還需要更多的努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