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專制與均富:中共從「打土豪」到「共同富裕」的特權掠奪

  • 時間:2021-09-28 17:1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專制與均富:中共從「打土豪」到「共同富裕」的特權掠奪
「共同富裕」迴避了中共權力來源以及維繫權力都源於暴力。(示意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今年以來,習近平60多次重複中共前任領導人的「共同富裕」在中共一黨專制下,被剝奪公民權利的大眾如何可能與壟斷權力的中共、威福由己的太子黨以及裙帶利益集團實現「共同富裕」?為什麼中共從武裝奪權時期有變化的經濟口號過渡到建政后五代領導人一直不停使用「共同富裕」? 

「打土豪」、「分田地」、「減租減息」口號的武裝奪權

中國歷史上的農民起義經常使用「均富」口號,以獲取人心並進行社會動員,這類起義依靠武力建立的政權延續了以往的專制和特權制度。1927年後,中共武裝奪取政權主要依靠農村包圍城市,「均富」轉化為以暴力「打土豪」和「分田地」實施的農業分配,建立了割據的中華蘇維埃政權在抗戰開始後,中共將「均富」調整為「減租減息」以獲取貧困農民和開明鄉紳的支援,有效動員了青年農民加入中共軍隊。1946-49年,中共在新佔領區沒收了地主土地並重新分配給無地或少地的農民,以爭取多數農民支援中共全面奪取政權。中共也在政治議題上利用媒體獲取年紀知識人和城市中下層的支援,大量刊載文章批評國民黨一黨專制造成的遍地災難,承諾中共全面獲取政權後不搞一黨專制並保障還政於民,以普選的民主制度保障公民平等和自由權利。 

以「共同富裕」和「剷除私有」為名的特權和社會等級

1949年至1952年,中共建政初始為鞏固政權繼續執行自上而下的土地再分配政策。1955年後,中共以「消除私有」和「共同富裕」之名將農民分到的土地收回到黨國壟斷的所謂「公有制」農業合作社和人民公社體制中,徹底剝奪了農民的人身自由;以同樣的口號消滅城市工商業私有財產,將所有生產資料和財富都壟斷在中共手中但是中共對內宣傳中很少提及民主的內容,包括公正普選、還政於民、建立公民自下而上制約權力的機制。 

中共黨國制度也建構了更嚴格的金字塔式社會等級制度,中共自稱是馬克思主義政黨按照馬克思主義原則,「自上至下一切公職人員,都只應領取相當於工人工資的薪金」,並取消高級官吏的一切特權」但中共設置的等級遠多於1949年前民國時代的社會等級,等級之間的差距也增大,其中幹部系列設立30多個等級,比工人工資高出數倍到十幾倍而比農民收入更搞出數十倍到百倍此外,中共獨佔權力為各級領導人及家人建立的特供制度更是遠遠超出被統治者,自稱的「公僕」們享用奢侈福利、商品和服務這種官有特權制度佔用了大量醫療、土地及其他非貨幣資源。 


中共黨國制度也建構了更嚴格的金字塔式社會等級制度。(圖:Rafik Wahba)

1978年後「共同富裕」掩飾權貴和裙帶集團的掠奪

1978年後,中共以「共同富裕」宣傳掩蓋專制導致人民的普遍貧窮也是造成這種貧窮的根源問題。1985年,鄧小平在會見美國高級企業家代表團時聲稱「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者成為「共同富裕」的先決條件。太子黨和裙帶群體藉此以權錢交易包括「官倒」變成了暴富者。六四鎮壓後,「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成為了向社會灌輸不挑戰中共專制的麻醉藥鄧小平之後中共內部權力私授的繼任者繼續以「共同富裕」作為修辭,轉移民間對貧富差距擴大的不滿中共為「共同富裕」增加了新的修辭:「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和諧社會」、「中國夢」、「人類共同體」在這些修辭下,太子黨繼續尋租並與其他國家官商勾結,官二、三、四代借助權力成為新興產業的壟斷巨頭,習近平姐夫以及其他中共高官家人掠奪的巨額離岸財富,以及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建立了全球權錢交易共同體,這是中國社會等級繼續擴大、貧困比例一直高居不下並帶動世界不平等指數快速增長的主要原因。 

中共黨國體制使社會分層已經固化並開始世襲。個人的社會階層是由父母的社會地位決定的例如,絕大多數農民工的子女仍是農民工,中共第一代領導人產生太子黨,由太子黨到官二、三、四代,全面掌控黨政軍和產學媒。習近平不斷重複「共同富裕」,目的不外是掩飾中共專制以及打造個人崇拜和獨裁。 

只有「民治」和「平權」才可能實現「民有和民享」

正如中共宣稱的「公有制」實質是「官有制」,「共同富裕」也如此,僅是中共利益集團掠奪社會和內部分贓(當然權力鬥爭伴隨著分贓不均)的遮羞布。「共同富裕」不過是灌服被統治者的迷幻藥,這種迷幻藥與黨國體制下社會分層所製造的迷宮共同作用使被統治者忘記被奴役,忘卻如何被灌服和被拋入。「共同富裕」迴避了中共權力來源以及維繫權力都源於暴力,而權力壟斷和暴力正是造成中國普遍貧窮和貧富懸殊的主因與虛飾「共同富裕」的對立詞語是所有人「民治」的權利和平權。許志永丁家喜十年來推動非暴力不合作公民運動並主張:「美好中國源於民有、民治、民享和公民的平等參與,執政者的權力不是來自武力佔領,而是人民的選票,官員財產(應該)公示」當局再次監禁並以「顛覆國家政權」起訴許志永和丁家喜,只能表明中共的「共同富裕」不過是專制的道貌岸然。 

只有結束專制,取消特權和社會等級,保障所有人平等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權力來源於「民治」,才能實現所有人的民有和民享。 

 延伸閱讀 

→ 中國「共同富裕」不樂之捐 恐加劇逼退台商外商
→ 人民窮還是窮!任意界定貧困標準的中共脫貧宣傳 僅是國王新衣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