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德國新政府組成慢 馬克宏歐盟壯志面臨考驗

  • 時間:2021-09-24 10:40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鄭景懋
德國新政府組成慢 馬克宏歐盟壯志面臨考驗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資料照/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澳洲突然取消潛艦合約轉與美國、英國合作而激怒法國之際,即將擔任明年歐盟輪值主席的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正尋求強化與德國等歐洲盟友的合作,但是馬克宏的計劃,可能會因為德國新政府的籌組過程而受到延遲。

馬克宏推動歐盟計劃 需待德國組成政府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在9月26日大選後將卸下16年的總理職務,而在歐洲領導人當中,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將成為歐洲聯盟中最有實力的領導人,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在德國大選後,德國籌組新政府的過程恐將曠日廢時,讓明年是歐盟輪值主席的馬克宏在歐盟的任何雄心壯志都將面臨耐心等待。

上位歐盟領袖 馬克宏時運不濟

雖然9月26日德國的下任總理是誰就會揭曉,但是,以目前各黨都難以過半的情況下,新總理和各黨派還需要花上幾個星期甚至數個月的時間,才能籌組出新政府。在這段期間,可能讓急需因應眾多歐洲議題的馬克宏,難以推動重大的歐盟政策。

法新社指出,目前對於馬克宏來說,有些時運不濟。法國明年上半年將是歐盟輪值主席,但馬克宏自己將開始準備明年4月力拚連任的總統選戰。

此外,澳洲日前突然宣布取消與法國的傳統動力潛艦合約,轉而與英國和美國共同合作開發核動力潛艇,法國事前對此毫不知情,極為憤怒,也導致與美英澳三國之間的外交齟齬。法國可能因此希望推動與歐盟各國之間的國防合作。

除了加強與歐盟合作,馬克宏預計也將尋求一項新計畫,讓歐盟經濟在後疫情時期站穩腳步,並推動一些與移民有關的政策。這些議題,都需要被視為歐洲經濟趨動力的德國支持。

梅克爾難取代 德國新領袖影響力不及

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特別顧問海斯柏格(Francois Heisbourg)告訴法新社,在法國明年1月接手歐盟輪值主席時,「可能不會有一個已經準備好要展開行動的德國團隊。」

法國也將面臨另一個現實的問題,就是在梅克爾的16年執政之後,沒有任何一位繼任者,能真正的接替她過去所扮演的角色。

法國智庫蒙田研究所(Institut Montaigne)德國計劃主任侯必內-波戈馬諾(Alexandre Robinet-Borgomano)說:「很顯然的,與今日的梅克爾相比,下任總理對於歐洲及全球局勢將不會擁有同等的影響力。」

侯必內-波戈馬諾認為:「這對法國總統來說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一旦在法國成為法德結盟中較強夥伴的欣喜感慢慢消失後。」

德國總理熱門人選 法國無強烈偏好

馬克宏無可避免的需要學習如何與德國下一位領袖打交道,無論這個人是誰。

法國政府的消息人士表示,在較受歡迎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候選人蕭茲(Olaf Scholz),或者梅克爾支持的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候選人拉謝特(Armin Laschet)之中,法國並沒有明顯偏好哪一位。

一名法國政府消息人士說:「他們都可以與馬克宏相容。」

拉謝特出身於與法國接壤的萊因蘭(Rhineland)地區,並依循著從德國二戰後的首位總理艾德諾(Konrad Adenauer)傳承下來,與法國合作的傳統。

蕭茲在財政部長任內與法國有良好關係,並與法國財長勒麥爾(Bruno Le Maire)共同主導歐盟的後疫情復甦計劃,推動史上首次的歐元區債務調整。

與德國小黨合作 法國面臨難題

法新社指出,對法國來說,如果需要與德國執政聯盟中社民黨和基民黨以外的小黨在歐洲事務上合作,事情會變得較為棘手。

例如,以捍衛財政紀律為主的自由民主黨(Free Democratic Party),有可能阻撓馬克宏推動第二項歐盟復甦計劃。

法國消息人士認為,為了確保自由民主黨的支持,蕭茲若成為總理,可能會被迫在舉債上,展現出比過去更少的彈性。

德國綠黨(Greens)也可能成為德國執政聯盟的一員,他們則更支持新的財政支出。

海斯柏格說,綠黨可能支持部分國防政策,像是承擔派遣德軍到衝突地區的義務,這個議題對德國各個政治光譜的多數人來說都是一個禁忌,因為上個世紀德國軍國主義帶來的記憶依舊鮮明。

法德的彼此等待 恐持續到明年4月

法國政府人士擔憂,馬克宏的耐心可能會在德國執政聯盟組成後,再次受到考驗,因為德國新政府在那時可能把國內議題,放在處理歐盟與國際議題之前。

社民黨的蕭茲就一直希望迅速展開行動,處理德國的基本工資、稅務改革及限制失控的房租價格議題。

侯必內-波戈馬諾說:「法國可能必須等待。」

不過,這可能不會是最後的結局,侯必內-波戈馬諾出,因為法國與德國彼此等待的遊戲,可能角色互換。很快的,明年4月後,可能將換德國要等待法國的總統大選結果後,才能處理任何歐盟層級的重大新計劃。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