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誰是阿富汗最大受害者

  • 時間:2021-08-31 13:5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誰是阿富汗最大受害者
逃難到希臘的阿富汗難民。(張翠容提供)

阿富汗戲劇性的變化,使整個國際社會都為之震驚。塔利班接管權力後,大家最關注他們是否回到神權統治?在此,阿富汗婦女成為高危一群。記得美國總統小布希把入侵阿富汗說成是解放阿富汗,特別是女性。這是由於塔利班統治時,推行眾多歧視婦女的政策。因此,小布希認為美國推翻塔利班,可為阿富汗婦女帶來佳音,他還承諾保護阿富汗兒童。而作為他緊密戰友的時任英國首相布萊爾,一樣惺惺作態表示會與阿富汗人同行,不會離棄他們。

問題是,他們當年決定發動戰爭,最大的受害者是誰?不就正是婦女和兒童嗎?小布希和布萊爾啊!你們導致很多婦女成為寡婦,不少兒童變成孤兒,而你們所說的「同行亅和推動解放事業,實在太虛偽了吧。還有因戰爭導致身體傷殘的阿富汗人,以及數以百萬計的當地人流離失所,根據聯合國難民專署統計,當中有八成是婦孺。


阿富汗女生自小受到歧視。(張翠容提供)

我數年前跑到希臘採訪敘利亞難民,想不到碰上一大批阿富汗難民,婦孺便佔去不少,大部份為哈扎拉族群,可說是弱勢中的弱勢。他們告訴我,他們先逃到伊朗,再籌旅費想辦法前往歐洲。千山萬水,阿富汗人不斷流亡,他們告訴我家鄉的情況,個人的經歷也是國家的經歷,聽者心酸。

阿富汗的反恐戰打了二十年,早成為「被遺忘的戰爭亅,如果不是因美國撤軍和塔利班回朝,大家可能已忘記這個美國反恐第一戰的國家了。當拜登宣布八月底全面撤出阿富汗的時候,參眾兩院有好幾位民主黨女議員異口同聲請拜登再三考慮撤軍的決定,她們恐怕一旦美軍不在,阿富汗婦女便會再度陷入可憐的處境。

事實就是這樣嗎?被視為阿富汗最勇敢女性的阿富汗前任女議員兼婦權推動者馬萊拉・祖雅(Malalai Joya)卻有不同的看法,她指出美國和北約只是利用阿富汗婦女的處境,來合理化他們的佔領。他們以趕走塔利班為名,卻把軍閥引到阿富汗主流政治裡去,可是兩者其實沒有什麼分別,婦女一樣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阿富汗婦權活動家祖雅。(張翠容提供)

祖雅請外界不要被戰後新建的學校和婦女表面可參政所欺騙。沒錯,女孩們在戰後可以上學,成年婦女如她可以參與國會選舉,但大家又是否知道,另一方面,婦女依然是性暴力的目標,每天都有婦女被強姦,面對攻擊和家暴及強迫童婚。

祖雅再講述自己從政期間所受到的迫害。她在二零零五年成為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在國會裡,她勇於揭露那些軍閥與美國勾結所犯下的戰爭罪行,引起好些軍閥出身的國會議員向她圍攻、恐嚇她。祖雅曾經歷六次死亡威脅,最後在二零零七年被迫解除國會職務。

看來,美國扶植的軍閥政權「北方聯盟」和塔利班,只是一個銅幣的兩面,阿富汗婦女的安全和權益,在這個嚴苛的父權社會,一樣不受保障。而面對這個北方聯盟與塔利班輪流執政的歷史大循環,不少阿富汗人已感到十分厭倦。阿富汗人應該有能力打破宿命,爭取自己幸福,走出第三條獨力之路,而國際社會對此責無旁貸。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