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辯護權不容剝奪!謝燕益律師致北京市政法委書記齊靜公開信

  • 時間:2021-08-25 17: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辯護權不容剝奪!謝燕益律師致北京市政法委書記齊靜公開信
社會的悲哀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沉默,面對邪惡,沉默就是幫兇。 (rawpixel/unsplash)

許那簡介

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絕食學生中,有一位名叫許那(又名許娜),是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的學生。32年前,她曾和同學高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橫幅,滿懷希望地走在北京街頭遊行的人群中。32年後,許那仍在北京,卻已在東城區看守所被刑事羈押了一年多時間。

1999年8月,許那和于宙在參加一場同道聚會後雙雙被拘留四十多天。

2001年7月,許那因為外地來京的法輪功朋友提供住宿而再次被捕,後被判五年有期徒刑。

2008年初,隨著奧運會的臨近,各地異議人士遭到抓捕,包括法輪功修煉者。

2008年1月26日晚上,于宙、許那在演唱會結束後開車回家的路上,被警方攔住搜查。員警在其車中搜出一本法輪功書籍,將夫婦二人帶到通州拘留所。11天後正值除夕,體格健壯的于宙突然離奇死亡,時年42歲。當局聲稱于宙死於絕食或糖尿病。悲痛欲絕的許那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于宙的真實死因至今成謎。

于宙、許那的案件見於國際特赦2009年2月向聯合國普遍定期審議遞交的報告、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分析報告、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2010年度報告。

2020年7月19日,許那第三次被捕。當天13名法輪功修煉者被北京警方抓捕,包括許那在內的11位被指控「破壞法律實施罪」。許那等人被逮捕起訴涉及在疫情期間發佈一些國內疫情照片及與其法輪功修煉者的身份有關。

謝燕益律師就許娜案致北京市政法委書記齊靜的公開信

尊敬的齊靜書記:

您好,我是中國公民謝燕益,以許娜朋友的身份擔任北京市東城區法院負責審理的京東檢一部刑訴(2021)Z79號案件許娜、李宗澤等涉嫌破壞法律實施一案許娜的辯護人,該案尚未開庭,東城法院就悍然剝奪許娜、李宗澤的辯護權以非法的條件不讓我和李宗澤的父親為許娜、李宗澤出庭辯護,眾所周知,程式合法是司法公正的前提。在給您寫信以前我專門查詢得知您去年年底剛剛履新北京市政法委書記一職,而此案的立案偵查、批捕、審查起訴均發生在您履職以前,我認為有必要讓您瞭解該案的具體情況,期望對於改變在本案中案外因素干擾司法獨立、影響本案依法、公正審判之迫切現實能有所助益。

如前所述,向您報告許娜一案表達我的觀點並非希望權力干涉司法獨立而是樂見更高層級的權力此時能夠為推動憲法、法律的正確實施,排除權力因素對司法獨立的不當影響、防止非法行徑的持續發生起到積極作用。

關於剝奪辯護權一事此前(2021年5月27日)我已致信東城法院趙軍院長、東城檢察院賀方檢察長,並多次赴兩機關進行溝通交涉,時至今日問題仍未得到解決。

對於一個如此「普通」的刑事案件,首都一級檢法兩部門何以竟不惜知法犯法公然剝奪辯護權呢?只要看一看起訴書就會知曉答案。按照東城檢察院京東檢一部刑訴(2021)Z79號起訴書所指控的兩項內容來看:第一就是所謂2020年2月至6月期間(也就是去年新冠疫情爆發期間)許娜他們拍了一些照片上傳至境外網站發佈;第二、許娜他們作為法輪功學員偶爾在住處有聚會的情況發生。這是起訴書指控的全部涉案內容。有人就把二者聯繫起來借題發揮把此事政治化以刑法三百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製造出一起「驚天大案」。當此多事之秋,即使站在執政黨追求穩定平安的立場上來看,採取消弭社會對立、化解官民矛盾、與人為善的和解立場似乎也才是明智之舉,動輒小題大做推波助瀾把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進行政治渲染炮製一個大案,對當事人趕盡殺絕,勞民傷財製造一起涉及11個無辜公民的案件摧毀11個無辜家庭,實在令人費解!眾所周知,拍照發到網上不但是當今互聯網時代線民們的生活常態,也是每逢公共事件、天災人禍人們不安情緒的一種宣洩方式自然的反應,更是公民資訊分享自救互助的公義之舉,是我國憲法所保障的正當合法行為,拿它做文章是公然違反憲法、以言治罪、鉗制打壓言論新聞自由、剝奪資訊權利的行徑違背了罪刑法定的法治原則。第二個方面尤其需要指出,許娜他們僅僅由於法輪功的身份,對他們製造案件政治正確就更加肆無忌憚起來,以許娜為例,東城檢察院在起訴書中所列舉的歷史也是不容忽略的,許娜僅僅由於收留法輪功赴京上訪申冤人員就曾被判刑五年(2001年),2008年奧運會期間許娜夫婦遭到無故盤查,許娜丈夫于宙在羈押期間死亡,她再次被判刑三年。許娜出獄後一直堅持為夫申冤追查于宙的死亡真相遭遇種種非法阻礙,她常年被非法監控。東城區檢察院的起訴書背離基本事實將許娜描述成為指使者、主犯、情節特別嚴重,明眼人一看便知這分明是把許娜置於死地的節奏,讓她永遠不能再追問丈夫的死因,讓炮製包括她在內的信仰冤獄的元兇們永遠逍遙法外。之所以煞有介事製造如此一起驚天大案不就是出於他們的法輪功身份嗎?而對法輪功學員以刑法三百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抓捕審判根本是錯用法條(詳見:《立即糾正許娜涉嫌破壞法律實施冤假錯案之法律意見書》)。這場持續了二十多年的政治打壓迫害運動如果最初還不為人所知的話,近年來,這一真相越來越受到各界關注,為海內外全世界人所共知,其造成的惡劣社會影響和嚴重後果難以估量。這場迫害運動從一開始就不是國家的意志、法律的意志、執政黨的意志而是個別人的意志,它從一開始就是反國家、反社會、反人類的。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時至今日還有人繼續推行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路線,繼續以製造冤獄的方式綁架更多體制內的同胞、綁架整個國家與社會,讓更多人背上歷史的罪債,這場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罪惡何以還在持續當中?冤獄的無形機器何以仍在暗暗運轉?

齊靜書記,通過查考相關資訊得知您是學法律出身的,作為許娜的辯護人我僅僅要求本案回到法治的軌道上來依法審理依法判決,當事人的辯護權利應依法得到保障僅此而已。如果依法審判,我可以肯定,許娜他們是無罪的,法輪功是無罪的,合法與違法,罪與非罪,從來都涇渭分明。

在此,作為法律人我想對包括齊書記在內的千千萬萬體制內的法律同仁闡述一點立場,誠如線民所言,社會的悲哀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沉默,面對邪惡,沉默就是幫兇。只要稍具智識者願意正視歷史直面良知就可以判定許娜他們不僅無罪而且他們無疑是這個國家這個族群的道德良心。我們應當知曉,冤獄的持續製造沒有任何人從中受益包括江澤民周永康他們在內。這個歷史包袱也是我們這個國家不可承受之重。我確信對於本案最終得到依法公正處理,是包括所有現任北京市領導以及現任中央領導都樂見其成的。

不過冤獄的機器不會自動停止下來,破除歷史包袱需要轉變觀念和一點一滴的行動,需要我們嚴格依憲依法辦事,我們應當對我們國家的未來有信心,對我們社會的未來有信心,面對邪惡與黑暗,每一個人的無愧與心安可能並非取決於抵抗成功與否,而是取決於在這一過程中你是否盡力抵抗過!假如二十年前,由於無知及被操控的原因,還有人主動去迫害法輪功製造冤獄,時至今日由於真相的不斷披露以及人民的加速覺醒,幾乎沒有人會認為參與制造法輪功案件是一件什麼值得光彩的事情了,這也正是本案尚未開庭就有人煞費苦心竭力阻擋辯護非法剝奪辯護權的原因。試想假如於心無愧何至於害怕辯護?到底怕什麼?害怕擺事實講道理依法辯護嗎?害怕真相大白於天下嗎?害怕製造冤獄的罪惡勾當被當庭揭穿嗎?僅從這一點就足見人心所向,邪惡違法勢力並非有多麼強大,沒有人願意無緣無故製造冤獄,也沒有人願意背上歷史的債務。只要我們每個人願意盡一份力就有希望,冤獄的機器就可以停止下來。我們應當知曉,我們正面臨一場歷史巨變,違法與合法、善惡是非,每個人都面臨抉擇一個救贖的機會,我們不僅要對自己負責,我們還要對我們彼此之間、我們的同胞兄弟姐妹不分族群、身份、體制內外都承擔著一份責任,這也正是我向您向體制內同胞表達我的一點立場的原因。

此致

政祺!

許娜辯護人:謝燕益

2021年8月23日

作者》謝燕益 (1975—),人權律師,曾參與多宗人權案件。2003年提起憲政第一訴,起訴江澤民違反憲法繼續擔任國家軍委主席,2008年發表《和平民主運動研究》,2015年發表《慶安槍擊案律師調查報告》,709事發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經歷各種酷刑歷時553天出獄,出獄後發表20萬字《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並公開發表《釋放所有政治犯 愛你的敵人 開啟和平民主之路 致習近平及全國同胞公開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