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全球暖化夏季奧運何去何從 東奧要當最佳示範

  • 時間:2021-07-30 10:04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全球暖化夏季奧運何去何從 東奧要當最佳示範
一波三折的東京奧運終於順利登場,但因高溫溼熱的天氣引爆新話題。(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波三折的東京奧運終於順利登場,但在俄羅斯射箭選手中暑退賽、以及男網世界排名第二的梅迪維夫(Daniil Medvedev)熱到崩潰之後,這場在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下排除萬難舉行的體壇盛事,已因高溫溼熱的天氣引爆新話題。在全球加速暖化之際,東京奧運可能成為極端氣候下,未來舉辦夏季奧運的重要參考指標。

熱到爆的夏季奧運

東京奧運在7月23日登場後,原本全球關注的焦點都在防疫上,但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很快就發現到,東京高溫悶熱的夏季型態讓他們吃盡苦頭。俄羅斯射箭選手在開幕日的排位賽中不敵酷暑暈倒;熱到爆的網球名將梅迪維夫甚至說出「如果我死了,誰要負責?」的重話,因為潮溼悶熱的天氣讓他在激烈的賽事中「眼前一片黑」。

事實上,高溫動輒超過攝氏35度、體感溫度更飆破45度的東京,自1900年以來,年均溫已升高攝氏2.86度,幾乎是全球平均升高溫度(0.96度)的3倍。與東京首度舉辦奧運的1964年相比,這個夏季的均溫高出了攝氏2.7度,可能將成為史上最熱的奧運。

在全球加速暖化下,日本早稻田大學(Waseda University)的運動與健康風險專家細川由梨(Yuri Hosokawa)表示,2020東京奧運將成為未來更炎熱的奧運和其他夏季賽事的參考範例。

東京抗熱不遺餘力

東京奧運在7月23日到8月8日舉行,正值日本最炎熱的時期,全球許多選手早在奧運前就在溼熱的天氣下訓練,好讓身體能夠適應東京的環境。為了戰勝高溫,東奧主辦單位做了一系列的安排,像是設置噴霧站、推行涼感背心、對疲憊的志工發放鹽錠和冰淇淋等。

此外,這座以創新著稱的城市也出動能夠反射熱氣的道路、或是吸收水分保持涼爽的人行道,運用科技來減緩人們的不適,並且把馬拉松和競走比賽移到更涼爽的北方城市舉行。

儘管如此,氣候研究專家仍呼籲奧運當局,要對形塑未來的夏季奧運風貌做進一步思考,例如,把舉辦時間改到更涼快的季節,或者增加更多休息時間或是改變規則來因應更嚴峻的天候。

選手用生命比賽

永續運動英國協會(British Association for Sustainable Sport)5月就曾示警,氣候變遷所引發的高溫對參賽者是一大危害,鐵人三項、馬拉松、網球和划船等項目,是受影響最大的賽事,高溫高濕不但影響選手的表現和安全,也會危及觀眾和工作人員的健康。

協會創辦人西摩(Russel Seymour)表示,選手們可以和時間與彼此賽跑,卻跑不過氣候變遷。

英國普茨茅斯大學(University of Portsmouth)專家蒂普頓(Mike Tipton)說,奧運當局必須開始把高溫列為討論議題,開始思考一年之中最適宜舉行競賽的時間、以及奧運的最佳舉辦地點。

他表示,關注體育賽事的人要了解到氣候變遷對運動的影響,舉例來說,在攸關耐力的比賽中,選手無法在高溫下擁有同樣水平的表現。

科技抗熱效果有限

東京大學(University of Tokyo)的都會綠植教授橫張真(Makoto Yokohari)表示,像是隔熱路面這類的高科技措施「成效有限」,推遲舉辦的時間會是更好的作法。他認為,在提到高溫與溼度的結合時,東奧會是奧運史上的最糟。

他並且分析追溯至1984年洛杉磯奧運的數據,呼籲下屆夏季奧運的主辦地─法國巴黎,要及早行動以因應這項潛在挑戰。

由於法國曾在2019年出現創紀錄熱浪,當時氣溫飆升至攝氏46度,造成約1,500人死亡,因此橫張真認為,一旦這種情況再度發生,他確信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比東京還糟。

奧運靈活規劃未來

在親身體會到東京奧運帶來的高溫酷暑威脅後,國際奧會(IOC)表示,他們在規劃未來賽事時,會把對氣候變遷後果的靈活性與適應性列入考慮。

不過,在規避熱浪所可能採取的措施中,早稻田大學的細川由梨認為,把夏季奧運推遲到較涼爽的季節舉行恐怕行不通,因為像是鐵人三項和沙灘排球等項目,原本就是針對夏天的運動,改變舉辦的季節可能會失去風味。

細川由梨建議,未來國際體育聯盟必須就,在什麼樣的環境條件下自動取消賽事這方面取得共識。藉由了解門檻上限,讓選手、觀眾和相關方面可以做出相應的訓練和規劃,並且對是否會取消比賽擁有共同的預期,以便及早因應。

在沒有最熱、只有更熱的極端天候下,全球暖化是未來夏季奧運必須面對的課題,而如今正在進行的東京奧運,將是最即時且最具參與價值的一場實境秀。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