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河南怎能不哭?看不到的鄉村災情 比城市更嚴重 看得到的官僚殺人 無力可回天

  • 時間:2021-07-23 10:2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河南怎能不哭?看不到的鄉村災情 比城市更嚴重 看得到的官僚殺人 無力可回天
中國河南省近日降下暴雨,鄭州市嚴重淹水。(路透社/達志影像)

打開手機螢幕的「河南別哭」,中國社交網站的到處有人秀捐款,短影音的驚心動魄的救人故事,中國各省奔赴河南的救援車輛。伴隨著城市水位已經逐漸開始退去,正常的生活秩序正在逐步恢復,但是周邊農村,以及縣級市,乃至一些小城市的傷亡情況仍然不明朗。

河南洪災受災最嚴重的不是城市,而是農村。從土地革命分地,人民公社合作化,土地收歸國有,大饑荒時期被逼交糧,捨農村保城市一直是中共做法。其實,這幾天吹噓什麼自救的,不過是虛假希望的新版本。

傷亡嚴重  到底是人禍還是天災呢?

河南災難是暴雨與人禍疊加導致,光是把微博尋找失蹤親屬、網上流傳的影片統計一下,死亡人數就不止官方數字,不斷有公益維穩人士在呼籲「尊重死者」不要傳死亡影片。地鐵五號線死難者是謎、私家車的死難者是謎,中共的反人類特性,體現在社會運轉的各面向。

諷刺的是,暴雨不是在毫無預兆突然而來,河南鄭州這種偏北的地方,極少有暴雨紅色預警。有人辯解說,誰知道雨下得這麼大,雨太大才是群死群傷的關鍵。這個辯解人民難以接受,5次紅色預警就是信號,這就是雨很大的信號,如果停課停業,並施以與紅色預警的應急準備,鄭州不會那麼慘烈。中共喉舌迅速河南大雨提升到千年一遇,決定讓老天爺背鍋。
    
除了鄭州外  還有沉默的大多數

在經歷過汶川大地震,和其他的一些大的自然災害的新聞報導。輿論和媒體資源往往會集中在第一波災害的核心地區,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報導的持續進行,其他災情同樣嚴重的非核心區,可能就被忽略掉了。

這種忽略是人為的,更是惡意的,也可能是選擇性無視?在中國有序宣傳下,人民的關注力經常是呈遞減狀態,有些苦難看得太多了,人多少都會悲傷到麻木,這是心理學上的一種自我保護,很難再承受一波又一波的侵襲。

救災資源是近水樓臺先得月,鄭州地鐵5號線遇險的當晚,就在救援人員前往現場的途中,中國人民同時間已經被各種車廂內的視頻刷爆了朋友圈,而這在小城市和農村是不可想像的。鄭州鄰近農村的留守兒童和老人,智慧手機的普及率偏低,就算會用也不懂得如何傳播,當大災大難來臨的時候,他們只能是手足無措,自生自滅任命運宰割。

默默行善會遭殃  公益「逼捐」風氣蔓延

除了央視主播海霞被公審,中國嘻哈歌手孩子王Draksun在微博發出災區捐款1.8萬元的截圖,結果被網友挖出是偽造假圖,其實他只捐了100元,暴露了這虛榮式捐款的本質。還有汽車品牌發佈微博,稱已開啟針對水災的救援服務並公佈應急救援電話,但網友撥打該電話卻被告知沒有收到救援通知,也不提供救援和物資,這也引發公眾對於該汽車品牌無行動卻先借公益博名聲蹭熱度的質疑。

公益變了味,看看這兩日中國一些熱門論壇,幾乎成了企業、明星捐款點名大會。未捐者批判,捐了的按額度高低、與身份匹配度或褒或貶,甚至做出了明星捐款排行榜,以名次定榮辱。公益內卷其實就是目標的偏移,有人形容公益內卷是「一種不允許失敗和退出的競爭」,這是一種社會責任的扭曲 。

民間自救缺乏促成改變的力量

中共救災工作側重硬體,未必能細緻體察災民的心理、生活需求。過去的汶川地震曾經打開了一個缺口,中共從不知所措的狀態中穩定下來後,中共開始收回公民社會空間,民間動能已經難以串連、匯聚,走入主流社會討論。

另一方面,河南暴雨的騰訊救命文件檔,網友自發接力更新到第660版,是一種自救宣言。對照來看,103家民間救援隊「7.20洪災社會組織和志願者協調中心」報備,將在當地政府集中統一部署下,積極開展救援工作。這種民間救援隊的加入能補足中共未能顧及的地區與服務,主要強調民間與政府協同,統一歸口卻無法將中國民間的關注,有效轉化成促成改變中共的力量,更無法在極權下通過「究責」實現責任政治。

延伸閱讀

>>地方冒進主義   看清「中國式志願」疫苗接種的捷徑誘惑
>>上午洩洪深夜發警報!疑常莊水庫洩洪未預警 鄭州民眾批根本人禍
>>河南鄭州暴雨成災 蔡總統表達慰問與哀悼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