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國殤日

  • 時間:2021-07-14 16:14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國殤日
7月2日香港銅鑼灣崇光百貨外有大量市民被截查。包括攜帶白鮮花欲悼念的母親及女童,還有獨立記者。(圖:立場新聞提供)

2021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的建黨一百周年,香港各處都有大量「粉飾太平」的裝飾和慶祝活動。而我們卻稱之為「國殤日」,因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現時的苦難。然而今年的「國殤日」卻更加上一重哀傷,因為一位烈士以犧牲他的生命去控訴這個不公的政權。 

當天香港時間晚上10時,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有一名市民持刀襲擊香港警察,警員中刀後及時逃跑、隨後倒地。這名28歲警員受傷後被大批同袍包圍,警員左邊胸骨位置中刀,雖倒地但仍然清醒,現場留有血跡,在場其他警員見狀隨即拔槍戒備。 

其後,施襲者於崇光百貨門後倒地,身上大量出血,需要救護員施心外壓搶救,送上救護車離開現場。據了解,施襲者施襲後以刀刺向自己左胸心臟位置,情況危殆,並當場被捕。最後他不幸在當晚11時20分於醫院逝世,他就是梁健輝先生。 

事後,網民紛紛尊稱梁健輝先生為烈士,他做了一件很多香港人不敢做的事情,甚至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來控訴政府的高壓統治。梁先生逝世後,被發現家中電腦藏有遺書,表示因為對警暴、對香港政府的做事方式十分不滿,以及對「國安法」實施後「失去自由」而憂慮,所以他作出了這一個不歸的決定,萌生襲警念頭,並選擇以自行終結自己生命作最後的控訴。 

事件過後,為數不少的香港人到場路祭和獻花,以表示對死者的尊重及希望他能得到安息。但政府卻安排大量警察到場阻止市民祭祀,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早前亦表示,絕不容許任何人在現場追悼、美化行兇者。更稱相關行為有可能在現場造成煽動、分化社會。 

現場可見,一個悼念梁健輝先生的小花壇被便衣警員用腳一掃破壞;有市民正在擺放或手持白花悼念,警員便隨即上前喝止及以發出限聚令罪單;母親帶著小孩獻花,卻被政府形容為寒心,荼毒下一代。隨後警員將所有悼念物品清走,全數棄置於附近垃圾站。而即使事發超過一個星期,依然有大量警員不分日夜駐守在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防止市民獻花。 

政府一方面阻止市民祭祀,另一方面更全力抹黑死者為「恐怖分子」,又將事件定性為「孤狼式」本士恐佈襲擊。卻始終選擇無視梁先生以死,都希望傳達的訊息。試問生活在一個和平發達的社會,一個被同事形容為善良溫柔的一個普通人,他需要多麼的絕望才會做得出刺警的行為,更需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對準自己的心臟位置刺下終結的一刀。 

可能有人依然會認為他所做的行為依然很可怕、很超過。但不要忘記在2019年反送中期間,有比以住數據多出數倍的浮屍案、無血墮樓案,更有片段證實有人在警察宿舍高處將一個無知覺的男士拋下樓。無論情況有多不合理,警方都以「無可疑」草草結案。 

政權殺人,就可以正當合理;以死控訴,卻被冠作恐怖分子;獻花,卻被指煽動,分化社會、仇警,影響公共秩序、安全。 

一個被政權扭曲的社會,千萬種扭曲的現象。可惜我們卻無力對抗。 

最後,謝謝你,做了一件很多香港人都只敢說不敢做的事。你很勇敢地奉獻自己生命,希望你得以安息。

※ 珍惜生命,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若須諮商或相關協助,可撥衛福部安心專線「1925」、生命線專線「1995」或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 」。※

作者》力斯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