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紅花難敵綠葉? 坎城影展登場女性力爭出頭天

  • 時間:2021-07-08 10:43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紅花難敵綠葉? 坎城影展登場女性力爭出頭天
坎城影展7月6日盛大登場,好萊塢女星茱蒂福斯特(Jodie Foster)獲頒終身成就獎。(路透社/達志影像)

坎城影展7月6日盛大登場,眾家女星爭奇鬥艷,在星光大道上回眸一笑,一掃疫情下的陰霾。然而,這些紅毯上的美麗倩影,無法掩蓋競逐最高榮譽─金棕櫚獎(Palme d'Or)的24部影片中,只有4位女性導演的事實。

福斯特鼓勵女性投入電影

歐洲3大影展之一的坎城影展,從7月6日到17日舉行實體頒獎典禮。演而優則導的好萊塢女星茱蒂福斯特(Jodie Foster)獲頒終身成就獎。她在致詞時表示,電影長久以來缺乏女性視角,鼓勵女性不要留白,現在正是她們勇闖電影業的最佳時機。

童星出道的茱蒂福斯特以切身經歷證實,女性要在這一行要有出頭天並不容易。就坎城影展來說,至今只有一位女導演曾在1993年奪下金棕櫚獎,那就是「鋼琴師和她的情人」(The Piano)導演珍康萍(Jane Campion)。當時,一股女性影像敘事風潮似乎就要趁勢而起,然而歷史走向卻是事與願違。

當然,如果加入其他類別的話,今年有40位女性提出作品,讓坎城影展看來更接近兩性平衡。而且她們將面對坎城影展史上,繼2009年、2014年和2018年以來,第四度大多是女性的評審團。主辦單位堅稱,他們選擇電影的價值,不會去考慮種族、性別或國籍。

影壇兩性平等仍有待努力

儘管如此,部份藝術影院的男性大師和影展常客,往往能在坎城確保一席之地,即便他們的電影可能差強人意。壓力團體「Times Up UK Critics」共同主席考芙曼(Sophie Monks Kaufman)說,翻開坎城影展的歷史,在考慮到此影展設計幾乎壓倒性是由男性策劃後,對於這場盛宴被慶祝男性成就所主導,就不令人感到意外了。

究竟這個現象要歸罪於影展的遴選委員會、還是整個電影圈都難辭其咎?這種口舌之爭早已司空見慣,並未引領風騷、達成具里程碑意義的進展,直到2018年的「我也是」(#MeToo)運動,這場辯論才算進入一個新高度。

當時在舉辦坎城影展的節慶宮(Palais in Cannes)台階上,有82位女性為爭取性別平等而示威抗議,其中包括老牌影星珍芳達(Jane Fonda)、法國影后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以及「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導演派金斯(Patty Jenkins)。

打破電影界對女性天花板

在1997年的坎城影展50週年慶祝晚會中,29位曾獲頒金棕櫚獎的歷屆得獎導演齊聚一堂,當時珍康萍是台上唯一的女性。她形容,「那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個尷尬的時刻」。

2014年重回坎城影展擔任評審團主席的珍康萍,曾就電影業揮之不去的兩性失衡表示,她不是不喜歡男導演的作品,而是還有些女性關懷的東西值得注意,但大家的認識並不足夠。

以電影「沈默羔羊」(Silence of the Lambs)揚名國際的茱蒂福斯特,在2016年訪問坎城時就曾直言不諱的說,好萊塢製片公司的大佬們,仍認為採用女性導演是太過冒險的事。

此外,她對好萊塢「歧視女性」的現象也深感不屑,認為男性製片特別愛在電影中安排性侵女性的情節,認為這是電影產業利用女性身體吸引觀眾的陋習。

組成彩虹家庭、重視LGBT(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權利的茱蒂福斯特,這次獲頒終身成就獎,寫下她在坎城影展的最高峰成就。她鼓勵更多女性投入這個行業,表示雖然男性主導這個行業的情況並未完全改變,但如今人們開始意識到,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女性闡述的故事了,所以女性要在電影出頭天,「現在正是時候」。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