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習藉百年黨慶嗆解決台灣問題?恐先面臨「天下圍中」讓中國夢成黃梁一夢

  • 時間:2021-07-01 10: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習藉百年黨慶嗆解決台灣問題?恐先面臨「天下圍中」讓中國夢成黃梁一夢
中國若一味藉由習近平誆稱的「中國夢」之名,行「戰狼式的霸道主義」之實,終將淪為作繭自縛的局面。 (資料照/Rti影像處理)
編按》中共今(1)日上午在北京天安門舉辦建黨100周年慶祝大會,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天安門城樓上發表演說,再次提及解決台灣問題,他表示,「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中國共產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願望,要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針對習近平的發言,本台特別邀請國安戰略學者陳文甲教授撰文,深入分析中國面臨的國際環境是否有助於實踐他的強國夢?或者在「天下圍中」態勢下,舉世皆劍指「敵人就在天安門」之時,別說解決台灣問題變成天方夜譚,會不會連中國夢都終將成為黃梁一夢?


隨著中國近年來所謂的「大國崛起」後,藉由習近平誆稱的「中國夢,就是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它也是合作、發展、和平、共贏的夢;與美國夢各國人民的美好的夢想是相通」之名,卻妄圖「建立全球霸權」之實,所以無所不用其極的對全球進行滲透、擴張霸權、戰狼外交等種種做為,自然遭到歐美國家群起不滿與反彈。

因此,在美國拜登總統1月20日就任後,鑒於川普政權時期「中美貿易戰」單打獨鬥的效果不彰,遂改舉「重建盟友」及「應對中國挑戰」等安全戰略的兩面大旗,先在3月12 日印太戰略盟國的「四方安全對話」為起手式,接著3月16日的「日美2加2會談」得到落實,爾後在4月9日的「美日高峰會」,以及印太戰略盟國於4月5日至7日在孟加拉灣的「拉佩魯斯」聯合軍演、5月11日至17日在日本西南部舉行的「ARC21」聯合軍演,既有軍事安全保障工作的支撐,「印太同盟」於焉堅定;嗣後拜登總統帶著「印太同盟」的餘威,展開6月9日至16日風光的歐洲行,在「七國集團峰會」、「北約組織峰會」、「歐盟美國峰會」及「美俄峰會」等行程,全面灑網構建「戰略合縱歐亞」及「戰略連橫俄國」的局勢。

美國如此從印太地區到歐洲大陸,劍指中國霸權的戰略封鎖線既然告成,於是也就順理成章取得美中博弈的「戰略遏制」絕對優勢。

中國以三大「合縱俄亞」戰略突圍「天下圍中」

然而中國面對當前「天下圍中」的困境,如何逆轉美國的「戰略遏制」優勢,看來只能「東施效顰」泡製美國「戰略合縱連橫」,亦即中國將會同美國般利用「戰略地緣圍堵」手段,採用以三大「合縱俄亞」戰略,以為突圍「天下圍中」:

一則在俄羅斯,深化與俄羅斯戰略夥伴關係;即是中俄聯手再造「天下版的華沙公約組織」,以反制「天下版的北約組織」,企圖抗衡與反制美國為首的歐亞同盟。

二則在東亞,加大東亞的戰略博弈;中國可以操弄其附屬國北韓的核武威懾,既能壓迫美日同盟畏懼中國在朝鮮半島所扮演的角色及對北韓的影響力,取得妥協利益,且能突破美國在東亞的印太戰略布局;並將持續在臺海強化「灰色地帶戰略」壓力,積極佈署對美日同盟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軍事動員,企圖「以戰止戰」的策略,來嚇阻與反制美日介入臺海。

三則就在南海,強化南海地區的經略作為;利用東協國家與美國的矛盾,並藉由「一帶一路」、「南海行為準則」及「建設軍事管控能力」等策略,以「恩威並濟」之勢來拉攏同東協的政經與軍事等方面交流合作,企圖突破印太盟國在南海的勢力包圍。

三大戰略困境之一 中俄矛盾仍然存在


中國想順利地與俄羅斯建成「反美陣線」存在諸多困難。(圖:AdobeStock)

中俄雖然在2019年提升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雙方關係確實朝向更密切的方向前進,但是俄羅斯基於「地緣政治」中「接壤的國家互相敵對,敵人的敵人是朋友」等原則的考量,向來採取「既接觸又圍堵」的兩手策略同中國交往,亦即是一方面提升與中國關係,目的在於提振經濟發展及對抗西方戰略壓力,另一方面又強化與中國周邊國家關係,避免過分依賴中國,並對中國形成戰略牽制。

是以,俄羅斯當前對俄中關係的也產生三方面的鬆動:一方面是美國,從6月16日「美俄峰會」後美國發布的聲明:「美俄將展開雙邊戰略穩定對話,尋求為未來的軍備控制和減少風險措施奠定基礎」,而俄羅斯發布的聲明則是「兩國應共同避免衝突與對抗的領域,包括電信技術、選舉進程、核子、國家安全等等」。兩造聲明中都在避免衝突,也隻字不提中國,顯見俄羅斯不願涉入美中對抗,藉以換取與美國關係的緩和,如此拜登以「戰略威懾」建立穩定的美日戰略關係,以及「戰略連橫」拉近俄羅斯遠離中國,已見奏效。二方面是中亞地區,該地區向為俄羅斯傳統勢力範圍,近年中國以「一帶一路」戰略深化與中亞各國關係,身為歐亞最大陸權國家的俄羅斯自然不會讓中國稱心如意,一直暗中鼓動反中勢力,加大中亞各國與中國的矛盾關係。三方面是印度,俄羅斯為加大對中國牽制力度,近期與中國宿敵印度大力開展軍事合作,尤其協助印度建造第五代戰機及潛艦等,劍指中國用意極為明顯。種種顯示中國想順利地與俄羅斯建成「反美陣線」,進而突破歐美圍堵確實存在諸多困難。

三大戰略困境之二 日臺圍堵堅如磐石

日本與臺灣,自冷戰時期以來即肩負圍堵共產主義的第一島鏈關鍵國家,所以「美日同盟」及臺美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是圍堵蘇聯紅色勢力南侵應運而生的,直至當今的「印太同盟」則是因應中國的霸權擴張而成立的。雖然近年來中國海軍建設有成,也曾多次組織航母編隊到第一島鏈外的西太平洋進行遠航訓練,可是就軍事裝備與聯合實戰經驗尚落後美國數十年,一旦戰事爆發,中國海軍甚難突破印太盟軍在大隅海峽、宮古海峽、巴士海峽等堅如磐石的防衛,更妄想「進入西太平洋拒止美軍航母戰鬥群於第二島鏈之外」。

再者,有如於6月24日至7月11日在日本登場的美日「東方之盾」軍事演習,此次動員約1700名美軍及3000名日本陸上自衛隊成員參加,為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此次軍演旨在美日為應對假想的軍事情況,每年所展開的聯合演練,咸信為應對假想的軍事情況就是釣魚台與臺海兩個戰略目標,尤其中國在2月1日實施的海警法已明顯危及南海與東海的海上生命線,日本當然會以「主權國安需要,聯美反制中國」,也由原先對美中關係靈活的「戰略模糊」,已轉變為堅定隨美抗中的「戰略清晰」。


美國海軍航空母艦羅斯福號率領的打擊群,與日本海上自衛隊舉行聯合軍演。(資料圖片:U.S. Pacific Fleet推特)

至於臺灣處於第一島鏈的核心位置,也位於美國抗中最前沿,臺灣的民主自由,一直是習近平「一人一黨專制」的政體得以長治久安的最大的威脅,因此中國為求突破美國的圍堵,只能高喊「民族主義」與「維護主權」的老掉牙口號,並藉由多層次的「灰色地帶戰略」加大對臺的威懾與恫嚇;然而臺灣既是麥克阿瑟將軍所稱的「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具備能與理念相近的西方國家共同維護周邊海域安全的能力,自然也就成為圍堵中國最有利的戰略據點。

三大戰略困境之三 南海諸國各有盤算

南海是中國周邊區域情勢最複雜,牽涉國家最多的地區,既有豐富的漁業生態,又有蘊藏量十足的油氣資源,同時也是眾多國家的海上生命線,而域內國家如中國、台灣、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和文萊都主張在此海域擁有不同權益,域外大國則以「航行自由行動」確保南海海上利益:至於南海對中國而言,無論就地緣戰略、交通要道、軍力投送基地、戰略核潛艇陣地、礦產資源等至關重要,自然認為擁有南海主權,為保護領土領海更是在南海填海造島,部署現代化武器與派遣常駐軍隊,以及設立行政區。因此使得東協各國對中國的霸權擴張充滿戒心,雖然在經濟上願意與中國加強經貿往來,但在安全議題及主權聲索問題上仍然依靠美國。


美海軍﹕雷根號航空母艦群在南海操演。 (圖:取自雷根號臉書)

再者,中國為穩定南海情勢,提出「南海行為準則」倡言,以為各國在南海主權爭議解決前的臨時性安排,但因為涉及資源分配與主權問題,目前仍無法在準則協商方面達成共識;此外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及澳洲等域外大國相繼派遣軍艦到南海進行所謂「航行自由行動」聯合軍演,亦使得南海情勢複雜嚴峻。此外,中國聲稱在南海的建設是為了國際航行安全,並將提供過往船艦公共服務,仍然無法消彌各國的疑慮,尤其是中國藉由「一帶一路」的霸權擴張,在印度洋的馬爾地夫及斯里蘭卡的結果證明是軍事及經濟殖民,最後讓出港口租借給中國海軍作為海外的基地,或作為中國海外開發經濟特區,更讓東協各國以為戒慎恐懼。上揭所述,在在都點出南海諸國各有盤算,豈是中國說了得算,是以中國要在南海地區找到合縱突圍的破口甚難。

中國夢終將黃梁一夢

美國名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曾說:「歷史不會重演,但總是驚人的相似」(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does rhyme.),當前美國聯合歐亞對中國的霸權實施戰略圍堵,有如冷戰時期,美國同西方民主陣營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圍堵以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的「華沙公約組織」,總是有驚人的相似。在全球化的今天,鑑於中國的市場規模以及經濟相互依存關係,「天下圍中」或許不利全球經濟與人類發展,但是中國若不改變自身「強權霸道」的世界觀,而是一味藉由習近平誆稱的「中國夢」之名,而行「戰狼式的霸道主義,霸凌歐亞各國與國內的香港、新疆等地區人民,企圖建構全球霸權」之實,不但三大「合縱俄亞」的戰略無法突破「天下圍中」的困局,而中國的「倒行逆施」,終將淪為「作繭自縛」,甚而「萬劫不復」的局面,究其「中國夢」,只是「黃梁一夢」。

 延伸閱讀 

習近平:解決台灣問題  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任務
台灣的機會!美國「合縱歐亞 天下圍中」成局 中國難爭鋒
從不能說的秘密到你不能不知道!拜登歐洲之旅不僅固樁也顧台海和平
拜登歐洲行合縱連橫 力圖打造一致抗中陣線(影音)

作者》陳文甲教授 台灣日本研究院顧問。曾任: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第一副會長、國策院資深顧問;並於開南大學、中山大學、中興大學、政治大學…等校執教。

  
  

相關留言

中共建黨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