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五)大博奕中的小遊戲 – 納粹德軍中的突厥人(下)

  • 時間:2021-03-08 15:1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五)大博奕中的小遊戲 – 納粹德軍中的突厥人(下)
旅土耳其維吾爾人在伊斯坦堡展開「#我也是維吾爾人#我也是東突厥斯坦人」集會,抗議中國在新疆推動集中營、結對認親與漢化等不人道政策。(資料照/中央社)

那些幫助其他人獨立運動的國家的心理狀態要遠比他們的表情複雜得多。一般而言,獲得支持的團體在支持者的手中就像一個玩具,無論他們追求的獨立運動是什麼,他們都是無助的,註定要被利用的。在戰爭年代,土耳其與德國的關係與生活在蘇聯邊界之內的突厥人相比,國家利益高於一切。土耳其的姿態是根據戰爭的進展而出現不同變化

協助突厥人獨立建國? 土耳其態度搖擺不定

在戰爭初期,德國人佔領了東歐的所有國家以及克里米亞和北高加索地區的部分地區,在巴巴羅薩(Pabarosa)的軍事行動期間,他們一度到達了莫斯科的大門。看起來,蘇聯要輸掉戰爭了,土耳其立刻就顯得非常關注非俄羅斯人民及其領土的未來。土耳其與德國一起建立了非俄羅斯人全國委員會和軍團,並討論了蘇聯解體時應遵循的政策。

時任土耳其外交大臣的素克魯(Sukru Saracoglu)由於確信德國會贏得戰爭,1942年8月5日,他告訴土耳其國民議會:「我的朋友們,我們是土耳其人,我們是突厥主義者,我們將永遠保持土耳其人的地位。 突厥主義是血統的問題,至少在同等程度上也是良心和文化的問題。 我們不是那個在減少和萎縮的突厥主義者,我們是那個在成長並鼓勵其他人成長突厥主義者,我們將始終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土耳其政府繼續派代表團前往德國。後來做了總理大臣的素克魯又說道:作為土耳其人,他強烈希望看到俄羅斯被摧毀。 那將是土耳其人民數百年來夢寐以求的結果。 在這一點上,沒有任何一個突厥人會說不。

德國對突厥人的戰後規劃仍是由德國人控制的傀儡政府

但實際上,如果蘇聯解體,德國人為突厥人民設想的行政結構和政府形式實際上與蘇聯並沒有什麼不同。德國駐土耳其大使在他的信中寫道:「我們必須設法找到可以成為高加索地區以及裏海以外每個國家的有形政府的當地代表的人。與選定的領導人一起,還應該有一個負責任的人。 德國行政長官將由他來做決定,在這一部分的下面,應該有必要數量的具有當地重要組成部分的機關和行政長官,由少數民族組成的已經存在的軍團為了在周圍的各個地區建立武裝部隊,將提供一個完美的核心。當然,武裝部隊和警察組織必須在可能的地方由當地人民代表。」

各國委員會和軍團原以為他們與德國軍隊一起為國家獨立而戰,而且戰爭結束後,他們將生活在一個不再是蘇聯殖民地的自由家園中。但是,前德國總理帕彭此時正討論的卻是在這些國家建立完全由德國人控制的偽政府。在蘇聯,這些共和國都是獨立在紙面上的。實際上,從表面上看,他們甚至有權退出。這些名義上的共和國由他們自己的共產黨管理,但是這些地方黨派則依賴駐莫斯科的蘇聯共產黨及其中心。他們的第一秘書是當地人,第二秘書必須是俄羅斯人。雖然第一秘書負責履行禮賓職責,但該國實際上是由第二秘書管理的。戰後德國人的打算與蘇聯在這些共和國建立的體制幾乎沒有什麼不同。

儘管如此,所有人的嚮往都是德國戰勝。到1941年底,德國高級司令部正式決定在監獄營地中建立從志願者那裡選出的軍團。 這個想法在沒有反對的情況下就被接受了,首先是因為需要人力,其次是因為突厥人民的領土並不在當時納粹德國計劃擴張的範圍內。

為獨立建國   突厥軍團助德抗蘇

突厥軍團將由烏茲別克人,土庫曼人,哈薩克人和塔吉克人以及少量的維族人組成。 還有一個由亞塞拜然人和車臣人以及亞美尼亞人,格魯吉亞人,伏爾加塔塔爾人等組成的高加索穆斯林軍團。負責建立並編製它們任務分配的是第16步兵師司令官奧斯卡·馮·尼德邁耶將軍,他也是中東和中亞的知名專家。 他曾是柏林弗里德里希·威廉大學的國防研究學院院長,精通俄語,波斯語和土耳其語。

歷史捉弄了這個地區的所有人。土耳其雖然鼓勵成立突厥軍團並尋求與德國合作以在中亞建立新國家,但當它發現德國似乎要輸掉戰爭時,土耳其便放棄了這一政策。 這是一個極其悲慘的結局,當後來有195名參戰的軍人在土耳其尋求庇護時,他們被土耳其當局在蒂米斯的邊境哨所轉交給蘇聯。 據報導,他們一進入土耳其-蘇維埃邊界的另一側,立刻被當著土耳其人的面就地處決。


突厥軍團的旗子、臂章。(網路圖片/作者提供)

那些突厥人追求自由的夢想終於被殘酷的現實泡在血泊之中。根據1941年11月1日的統計,大約有300萬紅軍士兵成為戰俘。 其中有多達80萬人是突厥人和穆斯林,只有48,000人倖存。

戰爭結束,由於突厥人來德國的時間較長,因此,有不少人和德國婦女成婚,而德國年輕人都在前線也成全了這些「劣等民族」。為此,納粹思想家宣稱,有必要防止「亞洲劣等種族」的成員和德國婦女成婚。但仍然有不少人因為和德國婦女成婚而倖存。後來,英,美,蘇三國根據雅爾達協議,組成了一個個的搜捕小組,由一個英軍士兵,一個美軍士兵和一個蘇軍士兵,一輛吉普車,穿梭在德國的土地上專門搜捕那些黃皮膚黑頭髮的,還沒有來得及和德國婦女成婚的年輕人。

有一個在德國的土耳其留學生組織,基於民族主義和泛突厥語的立場,想出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來拯救他們的同胞:向士兵發放土耳其學生身份證。土耳其學生會原先設在柏林,後來移到德國南部,在那裡他們更靠近難民營。 幾個月之內,他們就發放了數千份土耳其學生身份證來拯救那些走投無路的同胞。還有很多蘇聯來的突厥士兵聲稱自己是維吾爾族人,來自新疆,他們被盟國扣留之後轉交中華民國政府,因此而倖存。

被命運捉弄的弱小民族  哀鳴不絕

在這場波瀾壯闊的英雄史詩中,大約有30萬突厥斯坦人在德國前線作為軍人或「東方工人」參加戰鬥與後勤支援工作。 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在東部或西部戰線喪生。 戰爭結束後,除約一千名士兵外,幾乎所有人都移交給蘇聯。 就突厥斯坦而言,長達四年的德俄戰爭,僅僅在德方就犧牲約40萬人,俄羅斯方面的損失無法確定,但可能比這個數字大得多。

在整個歷史上,這也許是突厥人第一次為其他人征戰,他們本人不是戰爭的主人。他們在這場鬥爭中為戰爭的雙方而死。正如奧拉夫·卡羅爵士所說,「在兩個皇帝之間的象棋比賽中,他們的角色是當一個小卒子,這是他們的悲劇」。

作者》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