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中亞疫苗外交戰 俄羅斯領先中國強勢回歸

  • 時間:2021-02-09 10:0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楊明娟
中亞疫苗外交戰 俄羅斯領先中國強勢回歸
俄羅斯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 V)。(AFP)

中亞五國過去曾是前蘇聯成員國,無論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上都深受俄羅斯影響。但在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影響力逐漸式微,再加上中國崛起,涉足中亞愈來愈深,兩國的角力越來越白熱化。最新戰場是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在對中國存有戒心的情況下,俄羅斯目前似乎已甩開中國,大幅領先。

疫苗外交 籠絡中亞人心

被視為俄羅斯後院的中亞地區,在中國崛起以經濟力量強勢涉足這個區域後,中國影響力在此擴大一度被視為不可逆的趨勢。不過,一場COVID-19疫情,讓俄羅斯靠著疫苗外交,已展現重新奪回區域影響力的態勢。

根據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報導,哈薩克已開始施打俄國研發的COVID-19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 V),而土庫曼也準備展開類似計畫。透過疫苗外交拉攏中亞人心這方面,俄國已經大幅超越中國。

俄羅斯的史普尼克V疫苗,被英國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譽為「安全且有效」。這款疫苗在中亞地區的接受度最大,已經運抵哈薩克和土庫曼。

烏茲別克則正在進行中國疫苗的臨床試驗,也是此地區唯一一個與中國進行大規模疫苗合作的國家。

哈薩克首先接種俄疫苗

哈薩克在1日成為第一個展開大規模疫苗接種計畫的中亞國家,施打的是俄羅斯的史普尼克V。此外,哈薩克在加拉干達市(Karaganda)的一家藥廠也開始生產俄羅斯的這款疫苗。

分析家高德溫(Ben Godwin)指出,哈薩克選擇俄羅斯疫苗,並不令人意外,「對哈薩克來說,俄羅斯仍是最主要政治盟友,並可能感覺有義務儘快接受史普尼克疫苗」。

另一原因則是,哈薩克對中國的不信任感加深。近年來,哈薩克經常出現抗議中國擴張、以及中國影響力日增的示威。因此,使用中國疫苗可能引發人民的敵意。

哈薩克總人口約1,900萬。至今大約有25萬個COVID-19確診病例,逾3,000人染疫身亡。當局計劃在今年年底前,為約600萬人完成疫苗接種。

烏茲別克接受中國疫苗

烏茲別克在去年9月向俄羅斯訂購了逾3,500萬劑史普尼克V疫苗,不過至今尚未收到顯著的數量。和其它中亞國家不同的是,烏茲別克也與中國安徽智飛龍科馬生物製藥公司合作,針對該公司COVID-19疫苗進行臨床實驗,最近還把第三期受試者人數從5千人增至9千人。

高德溫說,烏茲別克是最能接受中國疫苗外交的中亞國家。烏茲別克視中國為重要夥伴,在疫情期間與北京關係更加密切。在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總統雄心勃勃的振興經濟計畫中,與中國經濟往來是重要的一環。

但在烏茲別克人民的心目中,仍認為俄羅斯才是處理COVID-19疫情的最佳夥伴。烏茲別克確診病例近8萬起,逾600人喪生。根據民調,60%烏茲別克人還是比較信任俄羅斯。

關係緊張 吉爾吉斯排除中國疫苗

吉爾吉斯的COVID-19確診病例大約8萬5,000例,逾1,400人染疫身亡。當局在3日宣布,收到疫苗後,將啟動一項全面性、3階段的接種計畫。吉爾吉斯希望透過世衛組織的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取得英國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學(Oxford)研發的疫苗,首波接種對象是高風險族群和第一線醫療工作者。至於俄羅斯的史普尼克V則正等候吉爾吉斯的批准。

就如同哈薩克,在新總統賈帕洛夫(Sadyr Japarov)政府下,選擇中國疫苗在吉爾吉斯也是燙手山芋。經歷了去年10月的政治紛擾後,吉爾吉斯和中國的關係目前仍處於緊張狀態。當時親中的總統秦貝柯夫(Sooronbay Jeenbekov)被控選舉舞弊,在大規模示威下黯然下台。在動亂中,中國經營的礦場和煉油設施成為暴民攻擊的目標。

塔吉克疫情輕微

在塔吉克,施打疫苗或許不是那麼急迫,因為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在新年演說中宣稱,該國已戰勝疫情。不過,儘管如此,塔吉克仍透過COVAX機制,訂購了180萬劑疫苗,並且正在評估俄羅斯的史普尼克V疫苗。

塔吉克目前通報了逾1萬3,000起COVID-19確診病例,90人死亡,而且元旦至今,只新增了3個確診病例。

土庫曼零確診 牙醫總統宣稱草藥功效

土庫曼至今仍通報零確診,但儘管如此,仍計劃為主要醫療人員接種疫苗。

今年1月18日,土庫曼成為第一個批准史普尼克V疫苗的中亞國家,在1月底就已有大批疫苗運抵,預期本月會繼續到貨。當局將在2月15日展開接種行動。

土庫曼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G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是牙醫出身,自豪自己的醫學知識。他之前曾說,焚燒草藥駱駝蓬(harmala)就足以遏止新冠病毒。去年12月,他又宣揚甘草對抗病毒的功效。

不過由於土庫曼將於10月舉行一場大型國際體育賽事「世界自由車場地錦標賽」(Track Cycling World Championships),因此土庫曼政府似乎也必須尋求其它方式,以遏止COVID-19疫情。

在中亞較勁 俄取得疫苗外交領先

中國是中亞的重要投資者及貿易夥伴,影響力日益升高。在疫情期間,中國動用軟實力,對中亞提供極需的醫療和其它援助。但俄羅斯傳統上視中亞為其後院,在疫苗方面,一再主張其領先地位。

西方國家藥廠的COVID-19疫苗,幾乎全被富裕國家搶購。相較之下,貧窮國家獲得疫苗的途徑十分有限,中國與俄羅斯趁機把他們快速研發、有些甚至尚未完成臨床試驗的疫苗提供給這些國家,除了藉此獲得更廣的試驗結果外,也賺到了國際形象以及經濟和政治槓桿。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