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空降兵第15軍開槍挺進 抵達天安門廣場南部強力清場

  • 時間:2021-02-05 17:48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抬著中彈同伴送到醫院搶救。(六四檔案1989.6.4)

空降兵第15軍是解放軍唯一的空降兵部隊,也是解放軍最精銳的特種部隊,因此,被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選為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行動的主力部隊之一。上級領導機關對空降兵第15軍非常重視,特地派出以趙曉強為組長的工作組,跟隨該軍指揮部一起行動,起著「督軍」的作用。

1989年6月3日下午5點鐘,在空降兵第15軍副軍長左印生的率領下,全副武裝的空降兵第15軍部隊官兵乘車從臨時駐地南苑機場出發,分成兩個梯隊從南往北向天安門廣場開進,第一梯隊是空降兵第43旅,第2梯隊是空降兵第44旅。

空降兵第43旅作為第一梯隊,按照軍指揮部事先所制定的部隊開進方案,組成一路縱隊,分成三個梯隊逐次開進。擔任開路先鋒的是第2營,營長周家柱。旅長李加洪、旅政治部主任趙宗慶率領旅前進指揮部跟隨第一梯隊開進,第二梯隊、第三梯隊分別由旅政治委員趙金奎、旅參謀長樊光銀率領。

空降兵執行強力清場數度遭民眾圍堵

空降兵第15軍部隊車隊出了南苑機場,沿著南苑路,經過南苑鎮開進,在南苑鎮遭到民眾小規模的攔阻。下午5時50分,空降兵第15軍部隊在北京市豐臺區大紅門嚴重受阻,數以萬計的民眾組成厚厚的人牆擋住道路,將一輛輛軍車團團圍住。晚上7時35分,先頭部隊第2營謊稱後撤,騙取圍堵民眾的信任,改道迂回向天安門廣場開進。晚上7時50分,先頭部隊第2營迂回開進到北京市豐臺區洋橋,再次遭到大批民眾強力攔阻,只有帶頭的指揮車闖了過去,後續車隊全都被攔住了。

空降兵第15軍部隊的第一梯隊空降兵第43旅、第二梯隊空降兵第44旅在開進過程中,都曾經多次遭到民眾的強力攔阻,最終全部受阻於北京市豐臺區大紅門路涼水河橋南側,無法通過涼水河橋,三次強行突圍都沒有成功。長長的部隊車隊遭到民眾的分割包圍,動彈不得。同時在此地受阻的還有第26集團軍步兵第183師的三個團,他們與上級中斷了通信聯絡,處於一籌莫展的境地。

上級機關工作組組長趙曉強在與左印生商量後,出面召集空降兵第15軍的旅級軍官和第26集團軍步兵第183師三個團的指揮官,在涼水河橋南側附近居民的柴草垛召開臨時協調會。趙曉明首先介紹了自己的身份,傳達了上級可以開槍示警開路的指示精神,隨後讓與會者自報職務、軍銜。左印生的職務是副軍長,軍銜是大校,無論是職務還是軍銜,在與會者中都是最高的,大家一致同意由左印生統一指揮,一同突圍。臨時協調會決定,部隊由乘車開進改為徒步行進,由空降兵第15軍部隊在前開路,第26集團軍步兵第138師的三個團梯次跟進,並確定了部隊突圍的時間(6月4日淩晨1時以後)和行進路線(沿著涼水河往西走北京市豐臺區馬家堡東路)。

殘忍下令遇阻就開槍 民傷亡慘重

在臨時協調會結束後,空降兵第15軍指揮部當即向各受阻部隊下達了命令:棄車,徒步強行開進。遇到阻攔,可以開槍。不惜一切代價,爬也要在清場之前爬到天安門廣場。

6月4日淩晨1時左右,空降兵第15軍部隊開始突圍行動。由於開槍命令的下達,部隊的開進速度明顯加快了,官兵們一邊開槍,一邊開進,先後衝破了民眾所設置的十一道障礙,很快就進入了北京市的中心地段崇文區,沿著珠市口、天橋、前門挺進,已經可以看見天安門廣場南側的正陽門城樓。珠市口、天橋、前門屬於北京傳統的鬧市區,人多路窄胡同多,道路兩旁又有密集的商家和居民樓。空降兵第15軍部隊在這一帶鬧市區開槍挺進,造成了民眾傷亡慘重的結果,民眾的傷亡人數僅次於西長安街。

根據六四屠殺事件後中國軍方的宣傳資料記載,空降兵第15軍部隊在經過珠市口到前門的時候曾經開槍,但只是對空鳴槍。這純屬謊言。如今已找到許多身份確定的六四死難者,就是在從珠市口到前門這個地段、在6月4日淩晨這個時間中彈身亡的,就是死於空降兵第15軍部隊的槍口之下。這些六四死難者的具體遇難情況,記載於「天安門母親」群體代表性人物丁子霖女士的《六四死難者名單》一書。

周家柱威脅學生民眾 不變流血事件就後退

1989年6月4日淩晨1時25分,空降兵第43旅第2營第5連率先抵達天安門廣場南部,隨後,空降兵第15軍第一梯隊第43旅的其它部隊陸續抵達。空降兵第43旅第2營作為開路的先頭部隊,一路率先衝破民眾的圍堵,自稱是全營官兵人人受傷,但無一掉隊,未丟失一槍一彈。

緊接著,空降兵第15軍第2梯隊第44旅和第26集團軍步兵第183師的三個團也陸續抵達天安門廣場南部。空降兵第15軍副軍長左印生一邊派人去人民大會堂向解放軍戒嚴部隊清場指揮部報告情況,一邊命令立即收攏部隊,在人民大會堂東大門前做短暫的休整,準備參加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

空降兵第15軍部隊抵達天安門廣場南部以後,讓堅守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感到即時的威脅,大批的學生和民眾前往圍堵。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的一名常委曾要求空降兵第43旅第2營營長周家柱帶領官兵離開,遭到拒絕。後來又有兩名學生組織的負責人前往與周家柱交涉,要求官兵們不要開槍。周家柱強硬地表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想避免流血事件,你們應該理智一點,撤出的應該是你們。」周家柱並提出:「你們後退五十米,不准向官兵扔石頭、磚塊,不准對官兵進行反動宣傳,否則,一切後果自負。」為了避免發生流血衝突,學生和民眾主動後退了五米左右。周家柱事後被中央軍委授予「共和國衛士」榮譽稱號,一路升遷,官至空降兵師師長。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