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學生集聚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 決意以和平方式堅守到底

  • 時間:2021-01-18 17:28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六四凌晨五時,穿迷彩軍服的特種作戰部隊士兵衝上人民英雄紀念碑驅趕學生。(六四檔案1989.6.4)

隨著解放軍戒嚴部隊從各個方向逼近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等地學生和市民的傷亡不斷地增加,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知道形勢嚴峻,最後的時刻即將來臨,於是在1989年6月3日午夜十二時過後做出了一項新的決定,由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副總指揮李錄通過學生廣播站發出緊急通告,號召堅守在天安門廣場上的所有學生有秩序地向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集結,團結一致,準備以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最後的抗爭。

隨後,李錄通過學生廣播站發表了講話:「現在,軍隊正在向天安門廣場逼近,他們已經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開槍。同學們,不要害怕,屬於我們的最後的、最光榮的時刻到來了。我們這次民主運動,直至今天,始終是一次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運動。今天晚上,我們仍將堅持這一宗旨。同學們,現在請大家起立,請大家手拉手,緩慢地向人民英雄紀念碑靠近,在最後時刻,讓我們在這堂堂的人民英雄紀念碑下聚在一起,讓我們緊緊聚在一起,共同接受歷史的判決。對此,我們將永不言悔。同學們,讓我們以和平來迎接暴力,讓我們以平靜來迎接死亡,讓我們以理性來迎接愚昧,讓我們以犧牲來渴望明天……」

廣場學生寧站著死也不願跪著生

於是,原先散布在天安門廣場各處的學生在各自學校旗幟的引導下,緩慢而有秩序地向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集結,依次坐滿了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三層平臺的各級臺階,然後又依次坐到了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北側臺階下的空地上。

陸續集結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的學生人數大約近萬人,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北側的人數最多,約有五、六千人,南側次之,約有一、二千人,東西兩側人數不多,各有數百人。此外,在天安門廣場各處和四周邊沿地帶,尚分布著眾多的學生和市民,人數遠超過集結到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的學生人數,有數萬人之眾。此外,在天安門廣場上的數百座大小帳篷內,也還有數目不詳的學生仍在睡覺休息。

隨著四處槍聲的臨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面臨空前的考驗和挑戰,越來越多的學生要求拿起一切可能的武器進行殊死的抵抗,寧願站著死,也不願跪著生。尤其是那些來自於屠殺現場的學生和民眾,情緒極為激烈,理智已被極度的悲傷和憤怒所擊毀,其中一些人對著依然靜坐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的學生破口大罵:「你們難道就坐在這裏等死嗎?你們難道還對那群野獸抱有幻想嗎?那群野獸見人就殺,根本就不分青紅皂白!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衝上去拼了!為了保衛天安門廣場,為了保護你們,犧牲了多少人,你們知道嗎?!」甚至有一些人揮舞棍棒威嚇端坐不動的學生。

市民怒吼 要學生反抗 

的確,為了保衛天安門廣場,為了保護堅守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學生,北京市民的犧牲已經足夠慘重。這些學生和市民的斥責話語強烈地刺痛著在場每一個人的心,衝動的情緒像旋風般地傳布。我和一些特別糾察隊員都當面挨了這部分學生和民眾的責罵,但我深深地理解他們的言行舉止,再三告誡特別糾察隊員們千萬不能與他們發生任何衝突,即使挨打挨罵也要忍受著,必須耐心地對他們進行說服工作。

一些特別糾察隊員和中國政法大學學生也紛紛前來向我請戰,請求我帶隊離開天安門廣場,衝向最前線,為死難的學生和民眾復仇。我雖然沒有接受他們的請求,並且竭盡全力地安撫他們的情緒,而內心卻早已憤怒難當,情緒衝動得已臨近爆發點。

以柴玲為首的學生領袖們經受著巨大的壓力和考驗,一批批學生和民眾衝進保衛天安門廣場學生指揮部,要求學生領袖們正視解放軍戒嚴部隊已經開槍屠殺,以及學生和民眾傷亡慘重的現實,立即放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號召並帶領大家進行暴力抗爭。對此,學生領袖們意見分歧,爭論不休。柴玲曾一度衝動得難以自制,一把奪過學生廣播站廣播員的話筒,對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們大聲疾呼:「無恥的政府已經大開殺戒,同學們,我的同學們,你們一切有能力抵抗的人,拿起任何可以用來做抵抗的東西,到天安門廣場邊緣去準備自衛!準備反抗!」

學生領袖承受莫大壓力

柴玲的衝動舉止當即遭到幾位在場高校教師的勸止。此時此刻,學生領袖們的一舉一動,都將關係到天安門廣場上數以千計的年輕生命的安危,責任之重大,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這般年齡所能承受的限度。柴玲終於冷靜下來,與其他學生領袖決定繼續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呼籲堅守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带的學生們放下手中的任何可被視為武器的東西,包括石塊、汽水瓶子、棍棒之類。

柴玲等學生領袖和各高校青年教師分別走入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的學生隊伍,反複宣講:我們是和平請願,我們的宗旨始終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我們曾為此做出過許多努力,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要繼續堅持這個宗旨,哪怕流血犧牲,我們不能一時衝動,而使堅持已久的宗旨毀於一旦。學生廣播站也在一遍又一遍地發出呼籲:「同學們,為了避免發生大規模的流血衝突,請你們放下手中的棍棒、汽水瓶子和石塊,放下一切可能被視作武器的東西!我們是和平請願!請牢牢記住:我們是和平請願!」劉曉波、侯德健等人也在廣播講話中一再呼籲學生們放棄任何暴力抵抗的企圖,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宗旨堅持到底。

赤手空拳的請願者 不落解放軍口實

我帶領幾名特別糾察隊員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北面四處檢查,將學生隊伍中一些石塊、汽水瓶子和棍棒等不能算是武器的武器全都收集到一起,集中管理,以防止個別人在激憤之餘有違和平請願的宗旨,並成為解放軍戒嚴部隊血腥屠殺集聚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的學生的口實。

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聚集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一帶的學生手中已經沒有任何可以稱作武器的東西,哪怕是一塊石頭、一個汽水瓶子、一根棍棒,解放軍戒嚴部隊武力清場面對的將是一群赤手空拳的和平請願者。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