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仿冒是這樣操作的!零距離接觸侵犯美國智慧財產權的嫌疑人

  • 時間:2021-01-10 18:0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中國大陸仿冒盛行(示意圖/foter),美國總統川普指控「中國偷竊美國智慧財產權和商業秘密」,因此在2018年下令對中國輸美產品加徵關稅。

2019年春節剛過,成都看守所再一次面臨「節後兩會」前的「運動式法治」的高峰期。在這個期間一百五十間的監室,又將達到人滿為患的「壓縮餅乾式」管理模式,常態性的逮捕和不逮捕的差異化監管方式,不得不臨時進行調整變更。

在這種前提下,每位包間民警也就做不到防微杜漸,確保不讓我這類政治案件的人,遇到也是敏感案件的當事人,和我交流或者是深入接觸。過去這種管理制度既是傳統經典模式的延伸,也是為了防範特殊群體發展壯大的經驗之舉。

看守所遇見惠普仿冒商

一天下午,我們監室來了一位談吐舉止穿著氣質,肯定不是一般刑事犯罪份子的中青年人。經過幾天的磨合試探,我們開始訴說各自的案情。在這裡我第一次接觸並知道,仿冒銷售美國惠普集團印表機和墨水匣,實現模擬化、組織化、「合法化」的「高科技民營企業」一條龍的經營內幕,以及企業為了生存如何與政府勾搭的秘聞。此前,雖然已有聽聞,但是沒有證據能夠從生產、經銷和保護這三者之間,掌握第一手的產業鏈內幕。這是第一次近距離的在這樣一個特殊場景、特殊時刻,全面得知更加離奇的黑幕醜聞。

東窗事發來自「成都墨水匣協會」內部的分工合作競爭者,因為利益不均內部撕咬舉報到更高層級,又趕上全社會正在追查「侵犯盜竊智慧財產權」這股勢頭,地方政府掩飾不了扛不住不敢擔責,還有美國惠普公司也知道了一點資訊要求核實,面對多方面壓力,這位協會領導、也是企業老闆,因此才被有關部門抓捕,以緩和內外持續增強的風潮。這個老闆說,「盜竊仿製惠普墨水匣,在四川業界、協會內部和政府相關機構間,是公開的秘密。除了存在很久(接近十年)、規模很大(銷售比真的還多)、有地方保護(政府對口協調)之外,而且在每年一次的政府集中採購招標中,還通過協會暗中相助,串標冒充惠普保證投標成功。另外,還有如何應對惠普調查投訴的緊急應對預案,以及相互保密配合對抗惠普的一系列程式等明文制度。就連生產墨水匣的關鍵技術噴頭(針孔)外形、品質,確保仿製品以假亂真,都有一套生產標準。」這個老闆甚至不無得意地說,「在協會內企業模仿的惠普產品,就是惠普的非資深員工,或者是經驗不多的專業技術人員,很難分辨出哪些是模仿的惠普墨水匣。消費者更是無法辨識分清,只有在使用中遇到問題才可能認為買到了模仿品。而我們又給銷售環節的中間商,用書面通知的方式承諾保證,若是品質問題一般就給退換。」這個老闆還透露了一個秘聞,他們在惠普駐大陸市場技術服務的高層高管中,還有自己的內線。如果他們那兒有新的技術、促銷動作、市場調查等行為,成都很快就能獲悉最新資訊,並馬上通過政府加協會在內部做出部署,及時調整準確應對,經常可以做到同步的決策變化,讓惠普集團防不勝防、深不可知。

內神通外鬼  仿冒無往不利

關於這次不慎追責違法入獄的未來結果,他樂觀地推測是喜憂參半,破財消災。老闆說道,「關不了多久一定會有人出面擔保交一筆費用。出去之後該做什麼還做什麼的老樣子。」我將信將疑,認為頂風作案又被侵權者關注過問,怎麼可能輕而易舉就被法外治權了呢?這位老闆輕鬆淡定的說了自己的三個理由,「第一,我們和政府通過協會,與企業簽有重點保護內外協調的法律文書。第二,如果政府毀約不出面幫助我們,那麼我就把這些年企業、協會和政府之間的經濟利益,於公於私的交換保護承諾協議,還有已經發生的有記錄慣例,作為殺手鐧或交換籌碼。第三,也是關鍵的可以說出口的,我和我的企業是四川重點招商,擁有高科技美譽的孵化型創業企業。協會和企業除了繳費納稅、增加就業、填補產業空白,還有導向示範增加官員政績,被政府大書特書的標杆企業。如果企業倒了垮了,官員們的面子政績還有利益需要,今後從什麼地方來彌補填充和增加經濟綜合實力呢?」接下來最後一段話,更讓我驚訝莫名。他說,這套模仿美國惠普產品的生產許可權,其實中國大陸惠普公司有人非常清楚,採取的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因為他們不僅有利益交換和相互默許,也有一份內部預設允許進入市場的協議。我緊追不捨的問,「來自哪兒的資訊源?」「來自政府官員的私密承諾,而且還有美國代表在旁邊。」他的表情充滿詭異且自信。

中國查處仿冒案  雷聲大雨點小

這個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案情重大、本人也供認不諱的侵犯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案件,在當事人被捕之後不到一個月,很快的就像本人預料那樣,在繳納了一筆保證金後,順利取保候審,高高興興離開了成都看守所。這起性質惡劣的嚴重侵權事件,竟然就這樣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面對當下美中貿易糾紛中「侵犯盜竊智慧財產權」與其他爭議,還有不斷升級隨時可能產生新的摩擦,這種做法還能持續下去嗎?我們回首挖掘這起案件的內幕,是不是可以讓商業貿易回歸到理性公平合理合法的道路上呢?

我們期待,也拭目以待。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