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爭執 紐西蘭兩大之間難為小

  • 時間:2020-12-14 21:10
  • 新聞引據:採訪、日經亞洲; interest.co.nz
  • 撰稿編輯:黃啟霖
紐西蘭第一位原住民毛利人外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才剛上任,就面臨最大貿易夥伴中國,跟最密切盟邦、也是近鄰澳洲之間升高緊張的棘手情勢,凸顯紐西蘭夾在兩大強權之間的為難。(推特)

紐西蘭第一位原住民毛利人外長馬胡塔(Nanaia Mahuta)才剛上任,就面臨最大貿易夥伴中國,跟最密切盟邦、也是近鄰澳洲之間升高緊張的棘手情勢,凸顯紐西蘭夾在兩大強權之間的為難。

馬胡塔成紐西蘭首位毛利人外長

紐西蘭10月17日舉行國會大選,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成功連任,並在11月2日宣布毛利人馬胡塔為紐西蘭首位原住民外長。

在馬胡塔上任之際,北京和坎培拉(Canberra)之間的緊張,這個月持續飆升。

在澳洲政府公佈調查報告,指澳洲士兵在阿富汗執行任務期間,殺害當地民眾和俘虜,犯下戰爭罪行。隨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佈合成照片,顯示1名澳洲士兵持刀指著一名阿富汗兒童的喉嚨,以譏諷澳洲。這次事件讓早已深陷貿易爭端的中澳再爆口水戰。

阿爾登就假照片問題對中國此表達了關切。

今年11月間,紐西蘭加入澳洲、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等五眼情報聯盟(Five Eyes)的行動,共同發表聲明,要求中國撤回人大授權香港特區撤銷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決定,馬上讓4人復職。趙立堅強硬回應說,「不管他們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

公開挺澳 令中國詫異

馬胡塔是紐西蘭外交界的新面孔,她被阿爾登賦予重任,不但要帶領紐西蘭穿越地緣政治的複雜性,同時也要回應紐西蘭承受的壓力,表達紐西蘭對人權的關切。

紐西蘭向來多做少說,這次卻對澳洲士兵被合成照片一事發達關切,儘管只是如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仍然表示,對紐西蘭的這項舉動感到「詫異」,並指紐西蘭多事。

阿爾登則是強調,她的言論關係到「原則問題」。

然而,在中國外長王毅10日和馬胡塔通過電話後,官方的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和作出了樂觀的報導,紐西蘭政府也在網路上發表聲明說,兩國關係「很好」,顯示中紐兩國都不想打壞目前的良好關係。

擔心中國意圖又怕助長反中 紐左右為難

馬胡塔14日向日經亞洲(Nikkei Asia)強調了紐西蘭「獨立的」外交政策,以及持續致力於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主義制度。馬胡塔說,「我們有意跟與我們共享價值的國家積極合作。」

馬胡塔表示,雖然紐西蘭和中國有重要的關係,以及「相互尊重和成熟的關係」;但彼此是非常不同的國家,「擁有不同的價值、世界觀和政治體制。」

有些專家指出,要如何處理這些「不同」其實相當複雜。

紐西蘭梅西大學(Massey University)防衛研究高級講師鮑爾斯(Anna Powles)向日經亞洲表示,在平衡與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時,紐西蘭向來採取「戰略模糊」。然而,「紐西蘭日漸需要表達他們對中國意圖重塑戰略環境的關切,卻又要避免助長反中情緒。」

紐西蘭懷卡托大學(University of Waikato)國際法專家吉勒斯皮(Alexander Gillespie)表示,紐西蘭特別適合扮演「提供便利者」的角色。 他建議阿爾登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紐西蘭訪問,正如她已對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發出的邀請一般。

在紐西蘭凸顯其獨立性時,吉勒斯皮表示,孤立的運作會變得越來越困難。「紐西蘭就卡在這裡,在這一邊,有一群國家是紐西蘭想要對他們大聲疾呼;在另一邊則是中國,要紐西蘭什麼都別說。」

「紐西蘭的挑戰是,要學習腳踏這兩國世界。」

紐西蘭應加強涉入國際事務

紐西蘭知名中國問題專家、華府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研究員布雷迪(Anne-Marie Brady)表示,威靈頓政府正避免「擴音器外交,但又要大聲說出來」。

布雷迪表示,「阿爾登和她的部長們,經常在他們部長職責範圍內,根據個別事件對中國表達關切,。」

五眼聯盟也在10月發起另一項致函聯合國的聯署行動,紐西蘭也簽了名,信函中批評中國新疆省維吾爾人受到的對待和拘押。紐西蘭過去也曾單獨表達過類似的關切。

然而,鮑爾斯相信,紐西蘭需要「比以往更涉入國際事務」,同時有必要增派有語言技巧和文化敏銳度的外交官員,以應對氣候變化。

紐美交往優先 但也尋求與中國合作

對馬胡塔來說,打造關係是關鍵。她在紐西蘭境內以建立關係知名。她向日經亞洲表示,與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交往是優先事項;但她也以氣候變遷為例,表示將尋求與中國共同合作。

但是,吉勒斯皮警告說,在目前疫情期間,紐西蘭實際上關閉了與世界的接觸,聚焦內政,今年的大選幾乎沒有觸及外交政策,「紐西蘭人變得很孤立。」

吉勒斯皮表示,「事件,比方像基督城(Christchurch)清真寺遭到攻擊的事件,已經讓我們(紐西蘭人)耗費許多時間關注自己,而且我們對外在世界的關注嚴重不足。」

阿爾登第二仼 可能加強針對中國立法

布雷迪14日在金融網站 interest.co.nz指出,紐西蘭其實與中國之間有多方面的問題。

首先在貿易上,紐西蘭在某些事業部門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程度,超過50%,已經到達過度依賴的危險程度。

在政治方面,中國和紐西蘭存在若干政治歧見,其中包括多項敏感議題,但紐西蘭政治人物避免公開談論。其中,中國對紐西蘭的政治干預,已成紐西蘭首要國家安全關切之一。

此外,中國在南太平洋和南極與日俱增的軍事利益,是紐西蘭未來敏感議題,卻無法公開討論。紐西蘭外交官員過去超過15年一直在擔心,中國對紐西蘭南海鄰邦的債務外交和軍事擴張,破壞了紐西蘭在區域的影響力。

阿爾登選擇只做不說,在第一任時通過一連串的新海外投資法和政治獻金法,雖然針對的是中國,但並沒有點名任何國家。布雷迪期待阿爾登的第二仼會通過更多類似的立法。

在此種背景之下,馬胡塔未來如何在執行本國政策、 維護與聯盟的互動,又要避免衝撞中國之下,拿揑與中國的關係,相當值得觀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