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莉視角/人民有信仰:中國的基督教家庭教會

  • 時間:2020-12-02 16:4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大多數的家庭教會,平時的活動基本上就是查經、禱告、唱詩。但中國官方顯然不喜歡一切的家庭教會。(作者提供)

習近平2015年2月28日下午在北京會見第四屆全國文明城市、文明村鎮、文明單位和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工作先進代表時,發表講話強調: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國家有力量。四個月之後,他們就把有信仰並傳播基督教福音的胡石根長老抓捕、下獄了。

看來習近平所說的人民有信仰並不包括中國憲法裡白紙黑字規定的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獨裁者的話語體系的吊詭之處在於,硬幣的兩面都被他反向地一語成讖。雖然共產黨員有沒有信仰,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但是人民有信仰這件事情,在中國大地上如雨後春筍一樣迅速地發展起來了。

中國的基督教信眾一直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政府領導的中國三自教會;另一部分是脫離於政府管制的家庭教會。

所謂三自教會,是指在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搞的「三自愛國運動」。「三自」的全名是指「自治、自養、自傳」,反對宗教組織受到外國勢力的干涉,說穿了就是為了便於黨對宗教事務的管控:自治,指教會內部事務獨立於國外宗教團體之外;自養,指教會的經濟事務獨立於國外政府財政和國外宗教團體之外;自傳,指完全由本國教會的傳道人傳教和由本國教會的傳道人負責解釋教義。

三自教會除了禁止與國外的宗教界進行交流外,近年來更是不斷傳出奇聞,例如,教堂裡張貼習近平畫像代替耶穌像;唱頌詩前必須先唱歌頌中共的紅歌;牧師講經時必須要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等。

真正的基督徒認為,信眾應該是信服上帝和耶穌基督,而非順從某個世俗政權,何況中國的官方意識形態仍然是馬克思主義無神論。三自教會的弟兄姊妹,對於來自中共官方對於宗教活動的橫加干預原本就心情複雜,現在教堂和宗教場所到處都是攝像頭,就更是敢怒而不敢言。因此部分不願意接受政府管制與干涉的基督教新教教徒開始脫離三自教會,在政府登記場所之外的場地開展宗教活動,他們多在信徒的家中,以家庭成員為主,這就形成了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

中國官方數據中,1997年的基督徒人數約1400萬(天主教徒400萬,新教徒約1000萬),2009年為2130萬(天主教徒530萬,新教徒1600萬)。據2018年4月,中國國新辦發布《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與實踐》白皮書中的數據,2018年中國基督徒的人數為3800多萬人。前十年增長50%,後十年增長了80%!

由於中國官方數字不包括未經註冊的天主教會和基督教會成員,因此,實際的基督徒人數可能高得多,通常的估計官方控制的三自教會的信徒只占基督徒的三分之一,未經註冊的人數是註冊人數的2倍,增長主要來自於非官方控制的家庭教會。這樣推算,中國的基督徒的人數可能已接近或超過中共黨員8000萬的人數。這是繼法輪功信仰者之外的又一個與中共黨員人數等量齊觀的群體!鑒於共產黨員的信仰早已退化成對權力和金錢的崇拜,基督教徒和法輪功學員其信仰的含金量顯然要遠遠高於中國共產黨員對其信仰的含金量。

這正是胡石根在2015年709大鎮壓的人裡面被重判七年半的原因,他兩次獲刑都是因為準確地狠狠地踩在中共最敏感的神經上。

作為北京雅和博家庭教會的長老,胡石根很喜歡與人交流,因此,他也是其他家庭教會的常客,中原教會、錫安教會,甚至後來被大面積拆毀十字架的浙江的一些家庭教會都能見到他的身影。他雖然坐了16年牢,受了那麼多苦,但是完全一副聖徒的風範,一點都沒有消沈的樣子,總是笑咪咪的,聲若宏鐘,出口成章,鼓動性極強。胡石根和大家聚會時,通常還會做三件事:一是關心教友的生活困難,尤其是訪民的疾苦,發動大家互助;二是宣揚上帝賦予我們自由,公民要站起來;三是經常會宣講他得意的「和平轉型」理論。他所到之處,氣氛非常活躍。

大多數的家庭教會,相對比較純粹,平時的活動基本上就是查經、禱告、唱詩。但中國官方顯然不喜歡一切的家庭教會。他們最常見的打擊方式就是派出一隊警察,敲門進來查身份證,挨個登記,然後把信眾驅散。而對於被他們盯上的一些教會,例如裡面有人權律師信眾的錫安教會,警察就會直接取締。

無論如何,中國的家庭教會的規模之大、發展之快是令中共始料不及的,而要完全剿滅這種以家庭為單位的團契又令他們十分棘手。這大概是習近平「人民有信仰」論調的種瓜得豆吧,舉頭三尺有神明。這是上帝對中國人的憐憫,他讓世人得救贖。

 延伸閱讀 
迫害、屠殺都有理?任瑞婷:維穩至上 所以我們都成了大壞蛋
實踐聖經福音的胡石根長老
中國人被迫「精神分裂」的活著 沒能力逃的就必須避免成「黨」的敵人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