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川普要錢,拜登要命」?美中經濟對抗大局已定

  • 時間:2020-11-13 12:52
  • 新聞引據:美國之音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川普要錢,拜登要命」?美中經濟對抗大局已定
學者預料,川普定下的抗中路線,可能的下一任的美國總統拜登( Joe Biden)也會遵循,和中路線應該回不去了。(路透社/達志影像)

無論拜登執政還是川普執政,美中兩國對抗的大局不會改變;對於美中兩國而言,可預見未來的互動仍將主要圍繞激烈競爭伴隨有限合作,這是近來各方對兩國關係的總體看法。

《紐約時報》說,「被川普打擊之後,拜登時代美中關係恐難獲根本性改善。」該報指出,拜登上台,「預計會改變特朗普及其官員使用的那種尖銳、有時帶有種族主義色彩的語言,但很少有人認為,拜登上任會很快改變前任的對抗性政策。」

美國南加州大學古爾德法學院國際法與商業法主任布萊恩·佩克( Brian Peck )指出,儘管拜登和川普看起來行事風格天差地別,但是在經貿政策方面,尤其對中國的經貿政策上,兩人目標基本相同。

佩克不久前在南加大美中學院主辦的討論會上說:「拜登和川普都認為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都圍繞藍領和中產階級利益為中心,來設計經濟和貿易政策;他們都認為有必要解決對抗中國挑戰問題,認為要維護美國在經濟、國安以及研發上的優勢。」

佩克認為,拜登與川普有所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達成目標的方式不一樣。拜登傾向於使用多層面手段,像使用多邊機構,各種組織,包括世界貿易組織;他還相信建立思想相近的民主同盟來共同努力,包括使用長期盟友和尋找新盟友等手段來對付中國國有經濟模式的擴大。

佩克相信,由於拜登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一直支持多邊機構包括世界貿易組織,所以將看到他的政府將重新活躍在這個組織中,並為必要的改革提供領導,讓世貿組織更加有效地管理公平貿易,並製定新的規範來解決中國對貿易的扭曲。他說:「我們會看到世貿組織因為美國參與而增加活力。美國也將通過它對中國提出更多的訴狀,強調用規矩維繫全球的多邊關係。」

美國全國商會中國中心主任傑瑞米·沃特曼( Jeremie Waterman )不認同關於拜登走多面路線的說法。他指出,拜登上台不一定會很依賴世貿組織,或者多邊合作;世貿組織發揮過很大的作用,支持它很重要,但是,「我看不到世貿組織能為21世紀中國給世界提出的很多問題提供答案。我期待拜登上台後,多邊合作會發揮作用,然後進入有意義的雙邊合作。拜登當政,我們可能會看到某些關稅將會被削減。我認為,拜登當政也不意味著重回歐巴馬時代,就是在做交易的思路中做出讓步和妥協;拜登不會為了國際事務而在雙邊問題上給中國開綠燈。」

曾經在2016年3月成功預測川普將當選美國總統的美國金融暢銷書作家、政治家拉里·威廉姆斯( Larry Williams )對美國之音說:「不管使用什麼途徑,對於美國而言,更好的方式是讓國內有工作機會;在關稅方面,對我們可以生產的產品實施高關稅政策,對我們不能生產的產品實施低關稅政策。」

威廉姆斯說,美中兩國在經濟領域肯定還會繼續衝撞,這是沒有懸念的;對中共不能掉以輕心,看起來中國製定了有信條的政策,美國則沒有;中國領導人自己說,他們遇到了很大的經濟問題,需要克服重重經濟困難,但與此同時,他們致力於試圖加大對世界的控制,要擴大其影響力,會為此不擇手段達到目的。

美國全國商會的沃特曼認為,美國國內議題肯定將成為下任總統的主題框架,而在美中關係中,經濟問題與安全問題的重疊越來越大,這是繞不過去的領域,也就是說,經濟問題就是國家安全問題。

沃特曼說:「無論誰當選,都需要想辦法面對中共的超級競爭。當前的中國更加有競爭力,在許多方面做得不錯,投資基建,擁有一批有才能、有技術、能幹的、有文化的勞動力,對研發和技術大量投資,還有就是政府嚴密防範下對國企的大力扶持。」

金融作家威廉姆斯認為,儘管中國的競爭力被西方普遍看好,但是,中國實際上扮演的是模仿者的角色;當然,日本一度也是模仿者,不過,後來卻變得有創意了。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指出,美國需要強勁的經濟刺激計劃,包括大量投資基建,以克服新冠疫情並重啟經濟,「強大的美國經濟是戰略上的必要。」

在對待中國的態度上,南加大的佩克認為,拜登說過,要解決中國問題,美國需要強硬,中國需要為不平等貿易行為負責,尤其提到國企的政府補貼,稱中國偷竊高科技。基本上,他就任後將強硬對付中國,這點他認同川普的操作。

佩克說,拜登呼籲組建民主國家聯盟共進退,讓中國無法忽視;拜登說,美國和西方民主國家唯一能夠面對中國挑戰的途徑,是團結起來共建全球經濟,形成更大的力量抗衡中國,也讓美國獲得更大的力量來設立新規則,對付中國的不公平貿易和國企造成的扭曲;拜登將重建和修復損壞的傳統國際關係,包括與歐盟,印度,日本,東南亞,澳洲,紐西蘭等...同時組建新夥伴關係,這包括印度,印尼,越南和其他亞洲民主國家;他會認真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議」 (CPTPP),就是從前的TPP。這個組織給予美國一個聯合盟友的平台,以便對抗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挑戰。

美國托列多大學榮退經濟學教授張欣告訴美國之音:「拜登說過,會去掉川普加徵的很多關稅,比方說勞動密集型的產品。但是,他肯定會保留對高科技產品的限制和禁售,這方面甚至比特朗普還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張欣認為,拜登陣營的意思是,川普實施的一些關稅政策對美國消費者沒有好處,對美國財政也沒好處,也不能幫助美國農民,因為遭到中國的報復。而且這類產品並不涉及美中之間的競爭優勢問題。然而,拜登陣營也表示,在科技優勢上,不能讓中國壓過美國,「所以民主黨會使用大量投資來提高自己的技術水平,就是用實力說話。」張欣稱,這實際上就是美蘇冷戰時期的那種思維,要在技術上超越自己的對手。

《紐約時報》說,中國政府似乎急於淡化這次選舉,或許是為了避免向無權選擇領導人的中國人民強調民主進程,「自從拜登宣布勝選以來,中國官方的反應一直相對低調;習近平和其他官員都沒有公開表示祝賀;中國基本沒有報導大選日後的漫長計票過程;拜登勝選的消息週日早晨公佈時,所有中國官方媒體的頭條新聞都是習近平的指示。」

托列多大學榮退教授張欣說,中國很長時間都沒有向拜登發賀信,因為不知道拜登是否比川普更難對付;事實上,在中共高層有一種說法,他們認為「川普要錢,拜登要命」,就是說,民主黨很能會觸碰中共的許多底線。

張欣認為,川普更關注美元的數量,民主黨更關注長期戰略,就是發展自己,在高科技方面限制中國。在一般貿易層面上,民主黨會比川普來得寬鬆。川普認為中國在貿易上賺了美國很多錢,要賺回來。民主黨,包括共和黨的傳統派,還是贊成自由貿易的,就是在普通貿易上讓雙方得利。但對華為和中國軍事技術領域,民主黨的立場不會遜色於共和黨,會繼續加強對華為等軍工企業和高技術產業的封鎖,甚至還會與人權掛鉤,加以遏制。

張欣表示,拜登已經說過,一旦上任,將會見達賴喇嘛,「這對中共而言是很刺激神經的」,因為這意味著下一齣戲將是新疆、台灣...等等。

技術方面,南加州大學的佩克稱,拜登認識到中國在21世紀領先技術領域對美國的挑戰,也會從國內和國際多邊主義著手,應對美國遭遇的中國挑戰。國內方面,拜登說過,投資以美國為基地的研發是他擔任總統的基石,會確認美國保持研發的領先地位,不至落後中國,這包括人工智能,清潔能源,5G、高鐵等方面,將一方面進行更多國內研發投資,另一方面加大多邊合作。

《時代周刊》指出,無論如何,美國下任總統上台後,對於中國而言,都意味著不可能重新回到川普總統之前那種接觸狀態。

(本文轉載自VOA / 雨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