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動盪野火延燒 親中哈薩克再發脫疆者難民證

  • 時間:2020-10-30 22:12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黃啟霖
協助脫疆哈薩克族人取得難民身分的哈薩克人權團體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路透社/達志影像)

哈薩克反中情緒高漲、區域國家政情動盪,努爾蘇丹當局因而一改政策,繼本月中旬對逃離新疆自治區的哈薩克族人核發兩本難民證後,另外兩名「脫疆者」下旬也獲難民身分。

協助脫疆哈薩克族人取得難民身分的哈薩克人權團體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指出,這意味與中國關係親密的哈薩克努爾蘇丹(Nur-Sultan)當局也正式地以文件的形式,證實並且承認新疆存在「再教育營」。

「一旦被遣返中國,在那兒等待我的只有酷刑折磨和活摘器官拍賣。我向美國總統川普和歐洲議會請求授予難民身分,保護我和家人。」巴哈沙爾.馬里克(Bagashar Malik)在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錄製的證詞中這麼說。

賽爾克堅今天(30日)在電話中告訴中央社記者,2017年「脫疆」的巴哈沙爾.馬里克於27日獲哈薩克政府授予難民身分;另一位「脫疆者」凱莎.阿坎(Kaisha Akan)隔天也取得難民證。兩本證件效期均為一年。

他們是獲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及組織的律師阿布杜拉.貝克貝爾根(Abdulla Bakbergen)協助,而取得哈薩克共和國難民身分的第三、四位脫疆者。

努爾蘇丹當局16日已先對去年10月從新疆逃到哈薩克的哈斯鐵爾.木沙汗(Kaster Musakhan)、木拉格爾.阿里木(Murager Alimuly)核發難民證。

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長年以來揭發新疆「再教育營」內幕,不斷遭到哈薩克親中人士誹謗和政府騷擾。

賽爾克堅說,當局遲不為「真正的」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進行註冊,卻為兩個親政府的同名組織完成登記,藉以魚目混珠,蒙蔽世人,他因而決定將組織遷移到土耳其註冊。

賽爾克堅於9月間抵達伊斯坦堡,組織註冊程序尚未完備。這段期間他積極接觸土耳其政治人物、媒體和非官方團體,請求遊說安卡拉當局比照給予脫疆維吾爾人的待遇,也給予所有脫疆哈薩克人難民身分,甚至護照。

他指出:「如果安卡拉當局授予脫疆哈薩克人難民身分,努爾蘇丹當局將顏面盡失。」賽爾克堅在土耳其的活動對哈薩克政府形成壓力,努爾蘇丹當局因而開始對脫疆哈薩克人核發難民證。

另外,反中情緒高漲和區域情勢不穩,也是努爾蘇丹當局突然改變政策的原因。

「目前正值哈薩克人反中情緒最高之際,白俄羅斯和吉爾吉斯的動盪局勢更讓哈薩克政府非常緊張,擔心自家百姓也將上街抗議。」賽爾克堅說:「核發難民證是哈薩克當局平息百姓反中情緒的策略,並且確實起了作用。」   

他表示,當局對脫疆者核發難民證的作法在哈薩克社群媒體上受到好評,有人甚至認為政府「正在趨向民主、擺脫北京控制」。

27日取得難民身分的巴哈沙爾.馬里克在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昭蘇縣出生,2015年舉家遷居哈薩克並獲相當於「海外公民5年內多次入境簽證」的「綠卡」。他2016年通過霍爾果斯口岸返鄉探望父母,卻在故鄉遭公安拘審10天並且沒收包括「綠卡」在內的證件。

2016年正是中共當局鐵腕治理新疆的開端,包括維吾爾和哈薩克在內的少數民族遭到迫害和逮捕。巴哈沙爾.馬里克在證詞中說,老家村子當時在兩個月內有20多人無緣無故被捕。

任職相關部門的友人向巴哈沙爾.馬里克通風報信,表示他很快就會遭到抓捕,他因而於2017年1月逃亡,步行入境哈薩克,卻因「綠卡」已遭中國公安沒收而失去在哈薩克的身分,只能尋求庇護。

塞爾克堅指出,6位「脫疆者」中,43歲的薩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已獲瑞典庇護,另外4人獲哈薩克當局核發難民證。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將盡全力繼續為尚未獲得庇護的特列克.塔巴拉克(Tilek Tabarak)爭取難民身分。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