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略夥伴到競爭敵手 選後美中關係難回頭

  • 時間:2020-10-23 11:4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楊明娟
2020美國大選,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川普(右)對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AFP)

川普上任總統近4年來,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發生了劇烈的變化,想要化解目前兩國的僵局並非易事。由於川普的破壞力實在太大,因此,即使是被認為比較親中的拜登當選,美中關係的修補有一定的限度,想要回到過去最好的狀態,不太可能。

從戰略夥伴到競爭對手

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穩定發展了半個世紀,很少人會料想到,竟然會在短短4年之內翻轉。

儘管之前的小布希政府和歐巴馬政府,也都非常關注中國的崛起,但卻是到了川普,才把中國從「戰略夥伴」,整個改變成「戰略競爭對手」。川普的起手式是在2017年年底,也就是剛結束北京訪問後一個月,公布了新版的「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NSS)。

在NSS中,美國指稱,中國和俄羅斯意圖塑造一個與美國價值和利益對立的世界。中國尋求取代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Indo-Pacific region)的地位、擴張國家驅動經濟的觸角,在區域建立對其有利的新秩序。

這種新的思維方式認為,美國自1970年代初期、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以來的接觸政策宣告失敗。

在川普之前,美國試圖鼓勵中國依照國際秩序規則,漸漸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國際共同承擔者。

但川普政府認為,這種「善意」接觸卻被中國利用為伸張勢力到印太地區的工具。

根據川普政府的說法,這是中國的「掠奪經濟」,在貿易、技術、政治上壓迫體質較弱的民主政體,在區域內推進軍事。

川普片面獨行 中國取得國際舞台

川普堅信,經由與中國達成的「巨大、美麗怪獸」(a big, beautiful monster)的貿易協議,美國可以降低對中國龐大的貿易赤字;川普也堅信,這是美國經濟以及他連任前景的靈丹妙藥。

在過程中,北京大都可以利用協議做為誘餌,成功的讓更具影響力的戰略議題不被搬上檯面。

此外,川普對中國的政策是單方面的,至少在貿易上是如此。川普不尋求與盟國找到共同立場,而是選擇動怒,背棄盟友,例如對加拿大課徵懲罰性關稅;與日本和南韓重啟貿易談判,只為追求美國的利益;此外,川普也降低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安全承諾。

在此同時,川普政府放棄了在關於貿易、氣候變遷以及人權的全球機構中的領導地位。得到的結果是,美國在最需要的時候,失去盟友,也給了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新平台。

鷹派佔上風 美中進入新冷戰

根據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的說法,在關於對中國的貿易戰爭或其它更大範圍的中國政策上,川普團隊嚴重分裂。

對於中國,川普內閣的光譜從溫和派、懷疑派到激進派都有。溫和派的代表人物如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白宮高級顧問川普的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對中國持懷疑者則有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至於激進派則首推波頓、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以及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等。

2019年年中,習近平對於貿易協議的頑抗,讓川普越來越感到挫折;接著又爆發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讓川普政府中的中國鷹派勢力開始佔上風。

去年,兩國互採以牙還牙的報復手段,關係降到歷史新低,包括美國制裁中國科技公司、互相關閉領事館、限制記者和學生以及學者的簽證核發;兩國更嚴峻的挑戰是,中國對南海主權的聲索,對新疆、香港和台灣的政策。

習近平治下 中國變得武斷

川普性格無常,和過去曾交手的歷任美國總統不同,以致於北京犯了一些錯誤。但如果把關係惡化的責任全歸咎在美國方面,是不公平的。因為一個巴掌拍不響。

在習近平尋求鞏固自己權力的同時,中共擴大國家監視以預防對政權的威脅;對外,中國與日本發生領土爭端;與印度在邊界爆發衝突;因香港國家安全法而與美國、英國及其它國家不和;為警告美國不得支持台灣而軍機不斷擾台;進一步在佔領的南海島礁擴充軍事設施。

以上種種以及更多的糾紛,並非由美國挑起。

從一開始只是川普抱怨與中國的貿易不公平,到最後升高為許多分析家所謂的「新冷戰」,的確令許多人意外。

無論誰入主白宮 抗中成共識

川普政府或許並未成功的完全改變華府,但至少已經改變了大眾的論述,以及美國菁英對中國的戰略觀點。

美國目前的政治氣氛嚴重兩極化,但對中國強硬,似乎已經成為兩黨少數的共識之一。

民主黨對中國的嚴厲批判並不亞於共和黨。拜登曾寫道:「如果讓中國為所欲為,將會繼續掠奪美國,以及美國企業的技術和智慧財產。」

拜登也曾表示,他將進一步利用關稅來確保與中國進行公平的貿易;此外,他也要團結美國盟友和夥伴陣線,對抗中國野心,以及阻止中國違反人權。

所以,如果北京寄望新人入主白宮能夠修補川普對兩國關係所造成的傷害,那恐怕得失望了。

若拜登上台,對於中國政策,或許會比川普更願意交由專家主導,更樂於和盟友商量,不會那麼難以捉摸。但美中關係已經被川普徹底改變,要修復絕非易事,大迴轉是不太可能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