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大選系列/揮別黑歷史 社群媒體雪恥看今朝

  • 時間:2020-10-19 12:11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社群軟體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圖:Pixabay)

如果說美國總統川普和民主黨對手拜登(Joe Biden),爭的是2020美國大選當仁不讓的最佳男主角,那麼極力揮別4年前的黑歷史、拒絕再走反派路的社群媒體,應該就是這場選戰當之無愧的最佳配角了。

人紅是非多 社媒天生自帶事故體質

隨著11月3日的總統大選進入倒數計時,美國社會猶如訊息爆炸的壓力鍋,充斥著各種似是而非、煽動人心的新聞,而社群媒體正是許多不實訊息傳播的主要平台。

特別是今年大選與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息息相關,世界衛生組織(WHO)就表示,COVID-19的假訊息大流行(infodemic)在全球造成死傷,而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研究更指出,川普本人正是這些錯誤訊息的最大推手,這直接關係到總統選戰。

此外,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在5月間遭白人警察壓頸致死,也牽扯出一連串種族衝突的傷痕,並帶動「法律與秩序」成為競選話題,包括「驕傲男孩」(Proud Boys)等白人至上主義組織、以及「匿名者Q」(QAnon)等極右派團體,伺機擴大社群媒體聲量,試圖推動特殊的政治目的。

在大選年原就涇渭分明的熾熱氣氛中,這些挑動言論與層出不窮的假新聞,加劇了在訊息大海中將選戰帶往未知方向的風險。不論是阻礙投票、操弄選民或散佈對立仇恨,有害內容的氾濫迫使臉書、推特(Twitter)感到必須有所作為。

大哥大出手 打擊選戰不公就看我

由於川普再三咬定郵寄投票存在弊端、拒絕承諾一旦敗選會和平移交政權,使得選舉公正性格外重要,而社群媒體也承受更大的監督、教育與核實的壓力,必須負擔起更大的社會責任。

正竭力一雪2016年大選之恥的臉書,早在6月就宣佈一項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投票資訊行動,成立投票訊息中心協助選民註冊登記、取得美國選務中心提供的第一手準確資訊,並讓所有符合投票年齡的臉書用戶收到註冊選民的資料。

臉書帶上自家的影音社群平台Instagram並聯手推特,在8月間加碼「清理門戶」,要採取措施阻撓企圖欺騙、分裂選民的行為,包括查獲並移除在羅馬尼亞執行欺騙性競選活動、卻偽裝成川普支持者的帳號。

而推特也在國家附屬媒體帳號添加新標籤,而且不再透過推特建議系統強化這些帳號的推文曝光,對象包括俄國的「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今日俄羅斯」(RT)和中國的「新華社」等。

人腦電腦雙腦出擊 網海茫茫糾察隊


臉書正竭力一雪2016年大選之恥。 (glencarrie/Unsplash)

臉書副總裁克萊格(Nick Clegg)18日表示,在美國大選前,共有220萬個臉書和Instagram的廣告被拒,並有12萬則貼文被下架,因為這些廣告和貼文意圖「阻礙投票」。此外,臉書也對網路上1億5千萬則假訊息的案例示警。

臉書強調,除了使用人工智慧(AI)刪除數十億則貼文與假帳號,還出動旗下3萬5千名員工負責平台的安全和選舉貼文工作,並與70個國外內的特定媒體建立夥伴關係,以便對訊息進行查證,同時還儲存所有廣告和訊息資金並可追蹤7年,以確保透明度、儘量維持一個乾淨的平台。

為此,臉書將在選舉日前一週禁止刊登任何新的政治廣告,並將針對試圖勸阻人們不去投票的貼文加強措施。而在選後,臉書將透過把用戶重新引導到大選結果的正確訊息,來消弭任何候選人試圖不實聲稱勝選的做法。

臉書誓言,要對過早宣稱勝選的說法進行事實查核,表示一旦有候選人試圖這麼做,其貼文將被附上標籤、並把人們導向官方結果。

此外,臉書也保證,將對那些試圖讓大選結果非法化、或聲稱「合法的投票方式」將導致舞弊的內容「加上訊息標籤」。

臉書也將開始對即時通訊服務「Messenger」設限,要求用戶一次不得把訊息轉發超過5人或團體,藉此遏制那些試圖製造混亂、散播不確定性或無意間破壞了正確訊息的做法。

難兄難弟推特 御用平台也要正風

和臉書猶如難兄難弟的推特,並不因為身為川普御用平台就能躲過「端正風氣」壓力,或許反而更被擴大檢視。

這使得長久以來拒絕接受外界要求、去譴責川普經常違反真相發文的推特,在5月間首度硬起來將川普2則郵寄投票會導致舞弊和選舉操縱的推文列為「未經證實」並加註標籤。

接下來推特動作頻頻,包括8月放話要擴大規範在今年大選中因應有關郵寄投票及提前投票的假消息、9月宣佈移除或標示圖文打擊民眾對大選信任的假消息─包括未經證實的選舉舞弊新聞、以及自行宣佈當選等誤導訊息。

推特並在10月間以違反疫情相關的誤導訊息規範為由,將川普聲稱自己COVID-19免疫的推文加註標示。

推特的公共政策副主席艾雷拉-佛拉尼根(Jessica Herrera-Flanigan)表示,他們從全球最近的每次選舉中學到功課,並藉此來改善推特的選舉誠信工作。這包括與政府、公民社會以及同儕公司的合作。推特並計劃讓在美國選舉期間的處理運作模式,一直持續到明年1月總統就職後。

不只是社群媒體一哥、二哥動起來,包括谷歌(Google)、微軟(Microsoft)、領英(LinkedIn)、Reddit、Verizon、Pinterest和WikiMedia等科技業者,也罕見地發表共同聲明,誓言要捍衛2020美國總統大選的完整性,不再各自為政。

臉書坎坷路 2016多麼痛的領悟

讓臉書等社群媒體主動出擊的原因,除了影響力巨大帶來的社會責任以外,最直接的因素還是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痛到骨子裡的前車之鑑。

這場紛爭不但讓臉書被K的滿頭包,還引發美國大選遭到外國操弄的羞辱記錄、以及至今難解的通俄門疑雲。而臉書最直接的牽扯,就是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效力川普陣營的資料分析業者「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被查出盜用臉書個資而且遭人從俄羅斯等國存取,有數以千萬計的美國人受到牽連。


「劍橋分析」曾盜用臉書個資,有數以千萬計的美國人受到牽連。

此外,臉書對2016年大選的處理方式也招致嚴厲批評,當時它未能限制俄羅斯間諜散佈陰謀論,以及在某些情況下讓人們打消去投票念頭的不實訊息。

臉書2017年10月曾在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和選後,有多達1億2,600萬名美國人,在臉書上接觸到俄羅斯支持的不實內容。

根據臉書的說法,在川普當初和前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對決的選戰期間,俄國支持的120個假網頁製造了8萬則貼文。

臉書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坦承,臉書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準備不足」, 但臉書已學到許多教訓,有信心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捍衛選舉的誠信。

社媒的50道陰影 愛與恨的皮癢癢關係

然而,社群媒體在加入復仇者聯盟、期盼以鋼鐵人之姿捍衛乾淨平台時,也要承受改革過程的碰撞,像是川普就在5月簽署行政命令,計劃改變1996年通過的「通訊端正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意欲斬斷網路公司所享有的法律豁免。

這是川普為推特首度將他的兩則推文標註為「沒有根據」而發洩怒氣。川普表示,推特不再是中立的公共平台,他們成為一個帶有觀點的編輯。「我想我們可以說其他公司也一樣,無論是看谷歌還是看臉書,也許還有其他」。

川普經常聲稱臉書、谷歌和推特這類公司,對他和他的支持者差別待遇,並認為社群平台對部份活動人士設限或封鎖,表示他已指示政府探索所有的監管和立法解決方案,以保護言論自由、以及所有美國人的言論自由。

儘管批評人士抨擊,此舉是政治報復行為、合法性可疑,但川普簽署這紙行政命令的目的,顯然就在試圖限縮推特和臉書等社群媒體在平台內容的免責權。

祖克柏和推特執行長杜錫(Jack Dorsey)都已表態,月底將主動在參議院商務委員會(Senate Commerce Committee)作證。推特並強調,這場聽證會必須聚焦在對美國民眾最重要的事─我們要如何共同努力來捍衛選舉。

不過這些社群媒體大咖的麻煩還不只如此,臉書和推特最近禁止轉貼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報導有關拜登之子杭特(Hunter Biden)的電郵醜聞,就讓共和黨陣營大為光火,認為此舉是具黨派偏見的審查制度,美國參院司法委員會16日宣佈,將傳喚臉書和推特的掌門人作證。

雖然臉書發言人史東(Andy Stone)表示,相關處理方式是為了減少錯誤訊息傳播所做出的標準程序,但在選戰緊張瀕臨殺紅眼的此刻,臉書與推特無疑是捲入了另一場風暴。

然而壓力也加速改革,推特坦承,以內容有疑慮為由,直接封鎖這篇新聞的連結是錯的,已更新推特的政策並強制執行來修復這個狀況,未來將嘗試加入事件的來龍去脈、更完善過程。

外國伸黑手 社媒vs十面埋伏2.0版

其實,社群媒體在2020美國大選中面對的主要對手,或許還包括來自外國政府看不到的幕後黑手。根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所屬的「國際網路政策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9月發表的報告,臉書持續出現大批貼文和影片,話題涉及疫情和美國政府,是配合中共為干擾美國大選和其他政治目的而出現。

報告並提及,谷歌的「威脅分析小組」(Threat Analysis Group)自4月起,在調查「涉及中國的有組織擴大影響力行動」後,已關閉逾2千個YouTube頻道。

而微軟公司9月間也表示,與俄羅斯、中國和伊朗有關的駭客,正試圖暗中監看和川普及拜登相關的人士。拜登的一家主要競選顧問公司就接獲微軟警告,指出他們已成為疑似俄羅斯駭客的目標。

2020這場白宮權力之爭,社群媒體看似旁觀,實則早已置身另類戰場、難以獨善其身。臉書執行長祖克柏就警告,美國在總統大選後有「社會不穩」的風險,憂心權力遊戲之後凜冬將至。在2016年大選中摔得鼻青臉腫的社群媒體,是否避的開被同一個石頭絆倒二次的命運,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