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建三江事件(五)英雄歸來,斷了24根肋骨

  • 時間:2020-10-15 21:1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律師在建三江黑監獄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圖: 作者提供)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律師有一張後來在網上流傳很廣的照片,是他們剛到建三江時拍的。他們站成一排橫在青龍山洗腦班的鐵柵欄門前,四個人全都穿著軍大衣,威風凜凜,活像一組英雄的群雕。去營救這四位律師而被拘留的15位公民,又是另一座英雄的群雕。他們摒棄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中國人明哲保身的陋習,不是為個人利益,而是為公義勇敢地站出來。明知前有風險,仍義無反顧,迎著烽煙大步向前走。每每想到律師和公民前仆後繼趕赴建三江的悲壯畫面,我腦海裡就會浮現出電視劇《水滸傳》裡面那些風風火火的英雄。每一個時代有每一個時代英雄。英雄與普通人的區別僅僅在於,當路見不平的時候,英雄會挺身而出說:算我一個!這種血性是一個民族自我覺悟、走出愚昧的基因支撐。

有很多新浪網友全程關注我在新浪微博上發布的建三江事件的前線報道。有網友回覆我的微博:從前仆後繼趕往建三江的死嗑律師身上,我看到了久違的士人風骨和貴族精神!他們家國天下,義無反顧!他們用苦行替中國墮落的知識分子群體挽回了一絲尊嚴 !

有律師說過:勇敢並不是不害怕,而是雙膝顫抖,仍然朝前走!

在建三江當局採取類似黑社會的手段抓人清場、企圖製造恐懼以後,全國各地仍然不斷有律師和公民趕赴建三江!

3月31日李金星律師發出微信,尋找被建三江當局抓捕的15位公民的家人,請這些公民家屬聯繫他,人權律師將免費為他們代理。

同一天,童朝平律師和退休檢察官滑力加趕到哈爾濱和建三江找公安局和檢察院交涉。

4月1日和2日,謝燕益、董前勇、王光琦、謝陽、王興等律師奔赴哈爾濱、建三江等地,依法向有關部門投訴和控告建三江警方的違法行為。

4月3日,陳建剛律師抵達建三江,他和謝陽、王興律師勇敢地前往七星拘留所,要求會見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師。王玉波、李玉鳳、劉少明、王金蘭、鄭建慧、趙寶軍、丁巖、於麗華、單雅娟等九位公民也從各地趕到建三江,聲援受難律師。

4月4日,王宇律師到達了建三江和陳建剛律師匯合,要求會見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師。張磊律師起訴建三江公安濫用戒嚴措施、違法不安排律師會見;

4月5日,騰確律師到達建三江。陳建剛律師和公民們被建三江警察警告:明天唐吉田、江天勇、王成拘留期滿釋放時,不准前去迎接,否則會採取「第二套方案,動用暴力」。警察威脅說,這種暴力不是來自於穿警服的警察的暴力。這天律師和公民們在建三江不斷受到30多人跟蹤、監視和威脅。聯想到這段時間律師和公民在現場抗爭會見權時,每天都有不明身份的人員跟蹤、騷擾,大家很清楚警方的話意味著什麼。同一天,獨立記者文濤在建三江調查四律師蒙難事件時被跟蹤,之後被建三江公安局副局長強行送出建三江。

4月6日這一天是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師拘留期滿釋放的日子。王宇、騰確、陳建剛三位律師和七位公民不顧警方警告,一大早前往七星拘留所迎接,半路上被警察押上警車帶走,被審問了好幾個小時。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人被建三江當局分別送到哈爾濱機場和佳木斯機場。大概是不希望他們到北京後被當成英雄凱旋般迎接,國保把他們分別送上了飛往北京的不同的航班。

幾十位北京的公民、律師和維權人士早早地來到北京機場,迎接被釋放的三位律師。江天勇由於一直有「尾巴」跟著,先回昌平了。唐吉田和王成一出機場就被朋友們和鮮花包圍了。重獲自由的律師雖然熱情地跟朋友們打招呼,但難以掩飾他們面容的憔悴和步履的遲滯。他們身上都帶著傷。

之後,人們從重獲自由的四位律師口中,慢慢知道了他們在被關押期間被施以酷刑的一些細節。唐吉田說他被像牲口釘掌一樣吊起來打,那些國保打起人來很賣力氣,而且很有「技術」,他們用布把冰凍的礦泉水瓶包起來,再用它打人,這樣造成人體內傷而外面看不出來。江天勇也挨了很多打。回到北京幾天以後他見到我時,還跟我說:「向莉,我給你看被他們踹的傷。」接著他把衣服撩起來,儘管他有點肥胖,被打20天後,他的胸腹部還有一個紫色的大腳印。唐吉田小腿上也有於血沒有完全退盡。而建三江七星拘留所也在包庇610國保的違法行為。按照法律規定,被酷刑後的四位人權律師帶著明顯的傷痕和瘀血被送進拘留所時,拘留所辦公人員檢查身體的時候應該記錄下來,但他們在國保的壓力下,沒有記錄在案。並且在四位律師被釋放的時候,還強迫律師們寫下:出拘留所時身上沒有傷痕,如有傷痕和拘留所無關。這是典型的中共公檢法系統狼狽為奸。

回京的律師首要的事情就是檢查身體。為了躲避國保干擾,4月7日唐吉田對外聲稱將去北京積水潭醫院做檢查,到積水潭醫院後,馬上調轉方向去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總醫院(現在叫火箭軍總醫院)。上午做檢查很順利,下午一點多我們就拿到了唐吉田的診斷報告,診斷報告顯示:唐吉田全身多處外傷,十多根肋骨骨折,建議住院治療。之後,我將這個診斷證明拍照發給了記者,告訴他們唐吉田被中共建三江當局酷刑後,被打斷肋骨的事實。

之後,唐吉田在北京軍區總醫院檢查時,除了診斷出十多根肋骨骨折,同時還被診斷出患有嚴重的腰椎結核。4月16日,唐吉田住進北京軍區總醫院,醫生多次建議他動手術,說如果不及時治療,有可能導致下半身癱瘓。但當唐吉田在北京軍區總醫院(此醫院現在叫陸軍總醫院)排隊等候,即將做手術的前夕,有特警持槍在病房外巡邏。4月24日,院方突然告知唐吉田,他不用做手術了,並要求他盡快出院。

江天勇律師的檢查並不順利。4月7日下午江天勇也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總醫院做檢查,當他躺著等待做檢查的時候,聽見外面有國保和醫生在說話。國保讓醫生不要把真實的CT片子和診斷報告給江天勇,這些被江天勇聽了個真真切切。「檢查」完畢,江天勇拿到了CT照片和診斷報告,並被告知一切正常。4月18日,江天勇到天津一個醫院做CT,才發現8根肋骨骨折。

王成律師的經歷和江天勇律師類似,在北京煤炭醫院和杭州醫院檢查時,醫生也都表示「一切正常」。王成回到武漢,在協和醫院重新檢查,才發現3根肋骨骨折。

張俊傑律師除脊椎被打壞外,也查出3根肋骨骨折。

統計起來,四位律師在醫院的檢查結果是他們總共被打折了24根肋骨,分別是唐吉田10根、江天勇8根、王成3根、張俊傑3根。

有人說,中國走向法治的道路是律師們用一根根肋骨鋪就的!

4月13日建三江被非法拘禁的四位人權律師發表了《聯合聲明》。

1、黑龍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即青龍山洗腦班,位於建三江農墾管理局青龍山農場)是當局進行非法拘禁的基地,我們接受非法拘禁犯罪被害人或其家屬委托代理並依法交涉和控告是完全合法的行為。多年來,黑龍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及其工作人員未經任何法律程序、無任何法律手續和文書即對包括石孟昌、於松江、蔣欣波等堅持信仰的公民進行短則幾個月、長則幾年的關押、剝奪人身自由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構成非法拘禁犯罪;該法制教育基地是典型的名副其實的犯罪基地。張俊傑以律師身份、另外三人以公民身份接受被害人或其親屬的委托作為代理人對非法拘禁犯罪實施者進行刑事控告,有完整的委托手續和法律依據,是完全合法的行為。

2、建三江農墾公安局對我們治安拘留的處罰程序嚴重違法、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所謂筆錄完全是酷刑之下的屈打成招;我們保留我們的代理、起訴和控告等權利。2014年3月21日上午8時許,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無任何法律手續到我們入住的賓館破門而入對我們進行綁架式抓捕,搶奪我們的手機、將我們塞到車後備箱拉到大興公安分局並對我們進行雙手後拷吊起毆打的等多次長時間酷刑。建三江農墾公安局方面還強迫我們放棄代理非法拘禁犯罪被害人的刑事控告,強迫我們放棄對我們非法拘留及酷刑的控告權利。

3、我們在被拘留期間即已知道、現在更加了解到,廣大律師和公民朋友對我們四人的遭遇迅速關注並展開了救援,我們也知道許多律師和公民因營救我們而遭到建三江公安人員的騷擾、跟蹤、毆打甚至關押。我們對大家的關注、呼籲、營救表示誠摯的感謝!我們也懇請朋友們繼續關注、營救因營救我們至今仍被建三江公安關押的翟岩民、姜建軍、張聖雨、孫東生、李寶霖、陳劍雄、袁顯臣、李發旺、梁艷、趙遠、張世清、李大偉、張炎、遲進春等14位公民,也請關注仍在前往建三江營救這些公民的律師們的安危!

4、我們懇請朋友們繼續關注那些被黑監獄關押的公民及其家屬,並力所能及的為他們提供幫助和法律援助。

5、勞教制度廢止之後,如黑龍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這樣的非法拘禁犯罪場所大量出現,危及我們所有人的自由。我們呼籲廣大公民一起努力,揭露控告這樣的犯罪基地;我們也要求當局立即查禁黑龍江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這類勞教替代場所,追究相關人員的違法犯罪責任。

聲明人:
江天勇、唐吉田、王 成、張俊傑
2014年4月13日

4月10日和11日藺其磊、李蘇濱、莫宏洛、黃漢中、楊永偉等律師前去建三江要求會見被拘禁的公民們,均被當局拒絕。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