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反對派議員決定延任 學者:小心中了中共分化圈套

  • 時間:2020-09-30 16:43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民主派決定接受延任立法會議員一年,學者認為香港反對力量恐就此分道揚鑣。圖為2019年9月8日香港反送中民眾大遊行。(資料畫面:前香港記協主席岑倚蘭拍攝)

中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立法會現任議員延任一年,民主派內部爆出去留爭議,近期民主派委託香港民意研究所進行去留民調,調查訪問後,47.1%支持延任一年,45.8%的則反對留任。除公民黨陳淑莊不接受延任,並宣佈退黨外,至少有19名民主派議員表態會延任。   

直言之,第六屆立法會延任一年的會期,將於10月1日開始,反對派於9月29日作出政治決定,留任一年,但拖延至最後一刻,以民調為他們的決定作支撐。

眾所周知,香港抗爭有三條路線「議會路線、街頭抗爭、國際聲援」,如今民主派議員接受中國人大常委會「委任」,進入沒有選民投票信任的立法會,是否會不利於國際路線的論述爭取支持?值得觀察。

港府最頭痛的 就是反對派的大團結

仔細看,特區政府的立法會延任案,港府的用意也很明顯。去年反送中運動,令港府最頭痛的,就是勇武派與和理非「不割席」,互為交叉掩護,令港府無法鎖定少數目標,精確打擊,只能一直採取守勢。因此,特區政府對於泛民主派的運動分裂當然樂見其成,甚至積極運作。


2019年7月1日,大批群眾集結在香港立法會外抗爭。資料畫面:詹婉如攝

過去泛民主派總是主張,議會內外互補,各派系各展所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中共的算計,就是將民主派、泛民、本土派分化到相互攻訐,讓那些兄弟爬山、莫忘初心的,都拋到九霄雲外。

真的是親者痛仇者快。

民主派議員本來就有留任心思

香港各界普遍認為,這一批民主派議員本身有留任的心思,這也是事實。如同張超雄議員所說,他「心態上根本就不想留任」,但在「理性上他覺得有必要留下多一年」,這一種情結在很多位民主派議員身上都感受到,至於港人是否同意這種感情?也是明顯出現分歧的。


香港民意研究所調查顯示,半數受訪市民支持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全部離開。(資料畫面:香港電台提供)

平心而論,過去港人許多的努力,包括雷動計畫、關鍵一票、初選、35+等,都是希望動員整個民主力量板塊,去爭取最大能量。諷刺的是,民主派今日要爭取自身「留任」,從民調可以看出主張要劃清票源,只參考支持者意見?邏輯是否出現矛盾。

直言之,中共延遲、延任香港立法會選舉,這個作法將議會路線派放在一個四面受敵的位置,去留都難以論述。所以民調是妥協後的思考,雖然民調之後,仍然是四面受敵,但也顯現民主派仍然是開放,而不僅僅是一言堂。

關鍵在於,香港激進選民認為民主派留在立法會也看不出有何作為,選民選他們進入立法會,但面臨大是大非議題時,往往擺出明哲保身姿態,這種思考跟建制派有何分別?更遑論要爭取被中共扣留的12港人返港、阻擋惡法、全力要求重啟選舉及阻止大灣區投票。

民調數字是精心設計的結果?

這次民謂的結果,讓港人覺得是精心計算後的結果。一方面,2579個成功樣本中,只選取其中的738個樣本,還要剔除18個,得出的結果剛好支持留任的比反對留任的稍多1.3個百分點,而且都不過半。這種結果,一來,反對派議員可以避開沒有政治判斷力,凡事要由民調作抉擇的指責;二來,又展示了他的抉擇是有民意支持的基礎,讓他們可以在支持留任稍高於反對留任的結果上,自行作出「政治決擇」;第三,兩種結果旗鼓相當,如此完美的一項民調,更讓人懷疑民調的公正性。


到底,對民主派而言,留在立法會是不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圖:香港立法會。取材自香港電台)

諷刺的是,此項決定被民主派立法會會議新任召集人、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形容為「艱難決定」,大眾卻認為民主派打假球,利用這次的民意調查,回應一直反對他們連任的激進抗爭派,以及市民大眾。也讓他們有一個合理的理由,心安理得接受延任一年。

民調之後 激進派與民主派恐分道揚鑣

經過反送中運動之後,泛民主派陣營內部原本已經有明顯的路線分歧,街頭抗爭派不認同議會抗爭,反對留任,要求全體反對派議員都走到街頭抗爭的激進路線;而傳統議會抗爭派則仍希望留守議會。這次民調結果,則讓兩派分道揚鑣,各行各路。

平心而論,多數香港人都未必會「寄望」下一次立法會選舉,因為不義的選舉不值得寄望。香港民主派議員決意要延續議會路線,兩害取其利,政治就是做决定,責任自負,讓香港人看出議會抗爭路線的「留任」價值。

作者》吳建忠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 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