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大我好怕!民調顯示中國對東南亞有最大影響力 但7成對此表擔憂

  • 時間:2020-09-29 18:2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

根據新加坡「尤索夫.伊薩克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發表的2020年度報告,由東南亞10個國家研究部門、商業和金融、公共部門、民間社會、媒體作出對世界各大國在該地區影響力的評估,結果顯示中國對東南亞地區的經濟和政治影響持續上升,目前已經成為影響力最大的國家。這份報告同時表明,東南亞各國對中國影響力增長持擔憂態度的比例大幅上升,超過72%以上的受訪者對中國影響力表現擔憂。

這個結果,與近20多年向東南亞推廣透過資源開發,藉以帶動經濟發展的中國「成功」經驗有關,中國根據這個模式嵌入和影響東南亞政治和經濟。本文討論中共在東南亞的地緣戰略和投資模式,以及如何涉入當地的礦業、水利和基建項目。

中共將東南亞視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同時將這個地區視之為在它的海洋帝國規劃中,作為連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重要通道,也是亞洲和大洋洲海域的戰略連接區。

中國視為對外通道 用貸款擴大在地影響力

中國對東南亞的運作模式,與它在非洲和拉美國家的行為類似,主要透過國有銀行資助當地項目和中資公司,直接涉入當地礦業和化石燃料的開採;同時增加雙邊貿易,讓相關國家愈加依賴中國,並以國有銀行、跨國公司網絡和在當地建立的組織,網羅這些國家的政客和地方精英。

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中國提供了財政援助,並承諾在東南亞地區穩定和維持人民幣貨幣價值。期間,中國與東協在2004年簽署了貿易區《貨物貿易協議》,雙方對7000種貨物相互減稅。 2010年,中國與東協實施世界最大自由貿易區協議,中國逐漸成為東協各主要經濟體第一或第二貿易夥伴。近年來,由於與美國的貿易戰,中國重新調整了全球供應鏈。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數據,今年上半年,東協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


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圖: Animadversio/wikipedia)

投資礦石業 比重高到當地國起戒心

中國目前主要礦產和石油對進口的依賴度都超過了50%。中國政府鑑別出45種對其發展至關重要的「戰略礦產資源」,其中27種境內短缺,只能依賴進口。東南亞成為中國獲取這些資源的主要來源地之一。近十年來,中國幾乎所有的鎳礦都從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進口,約70%的鋁土礦從印度尼西亞進口,一半以上的錫礦從緬甸進口。

近20年來,中國公司集中獲取在緬甸、菲律賓、柬埔寨和老撾(寮國)的經濟用地特許權、採礦許可證,引發了這些國家民眾抗議中資項目掠奪土地、砍伐森林以及破壞自然資源。一些東南亞國家開始對資源大量外流提升了戒心。 2013年,菲律賓最高法院對中資涉入的幾十個小規模礦山下達禁令。近兩年印尼也對鎳礦出口作出限制。

隨著東南亞國家的監管機構提升對中國公司的戒備,不少中國公司開始調整對東協的礦業投資策略,包括藉由分公司分散開採規模。例如製造軍火的中國北方工業公司,以其子公司萬寶礦業在緬甸開礦。另外,中國公司也在當地使用更廣泛的資本積累方式,包括使用勞動密集型開採、家庭和社區勞動等更靈活的方式涉入項目。同時,中國政府通過在東南亞數十萬有影響僑民的政商網絡,使中國公司能夠既影響國家級的決策者又獲得地方精英的合作,規避當地監管。

開發水電和基建項目 導致當地國負債嚴重


中國沿湄公河及其支流獲得大量水電建設項目。(圖: stimson.org)

從1996到2012年,中國沿湄公河及其支流獲得大量水電建設項目,共建立了150多個水庫,其中包括122個小型水庫,和30多個500MW以上的大型水庫。最著名的是6000MW的密松大壩,項目的原始協議,包括大壩建成後將90%的發電量輸往中國。由於民間社會抗議這個項目對社會和環境的負面影響,2011年緬甸政府暫停了這個項目。

中共君臨東南亞 儼然新帝國主義

老撾和柬埔寨也是湄公河流域重要的國家,水電資源豐富。中國公司在這兩個國家得到大量的水電項目和基建合同,同時中國國有銀行大量為這些項目提供大量貸款,使這兩個國家債務不斷上升。以中國老撾鐵路為例,老撾對中國進出口銀行負債40年。目前老撾對中國的債務總額已經超過本國年度GDP的一半。這條鐵路建成後,將使得中南半島國家尤其是內部經濟特區,對中國經濟依賴性越來越大。由於中國是所有在東南亞國家投資最不透明的國家,揭示中共在這個地區的全面利益鏈仍有許多盲點。

近代以來,東南亞一直是世界各帝國爭奪的主要戰略地區,除泰國作為英法帝國的緩衝國外,其他東南亞國家都曾經是不同帝國的殖民地。世界各帝國爭奪東南亞國家礦產和其他資源的同時,引發了該地區不同國家間和國家內部的衝突,阻礙了該地區民主化進程、社會發展以及經濟正義,使當地環境惡化,讓本已貧窮或弱勢的國家和社區不斷陷入對更強大帝國的依賴。中共帝國在東南亞的擴張,使當地重新陷入這種舊模式的陷阱之中。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