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光明與黑暗的最後決戰--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成立

  • 時間:2020-10-21 10:07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5月24日天安門廣場,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召開記者會宣告成立。前右一:王軍濤(六四檔案)

1989年5月23日上午,陳子明、王軍濤在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列寧主義研究所會議室召集會議,與會者有包遵信、鄭義、劉曉波、呂嘉民、甘陽、劉蘇裏、陳小平、遠志明、王潤生、柯雲路、閔琦、萬新金、陳明遠、史天健、王丹、柴玲、吾爾開希、邵江等60多人,王軍濤主持會議,商討「與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真正站在一起,與鄧小平、李鵬等進行殊死的鬥爭」。與會者經過討論,決定成立「首都各界愛國維憲社會協商聯席會議」,由當時的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北京知識界聯合會、北京市民自治聯合會等自治組織派代表參與組成,每天定期開會,主要功能是分析情勢,溝通策略,為天安門廣場學生提供建議等。

王軍濤提名,與會者通過,由包遵信、王丹擔任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共同召集人,主持每天的會議。王軍濤強調,「各界」表明這是廣泛代表性的會議;「愛國維憲」是目的;「社會協商」是機制;「維憲」是維護憲政。王軍濤提出兩個議題,一是建立天安門廣場指揮系統,二是明確政治訴求。陳子明建議聯席會議分設3個小組,分別就運動的戰略與策略,後勤保障聯絡,以及宣傳工作,進行更加細緻的研究。在討論建立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時,鄭義提出,經過這些天的考驗,柴玲是當之無愧的領袖,現在又是代理總指揮,應該出任總指揮。王軍濤、陳小平、劉剛、鄭棣等人本來商議提名王丹擔任總指揮,王軍濤擔心一旦在這個問題上爭議起來,可能達不成一致意見,天安門廣場上或許也會出現分裂,於是就同意了鄭義的提議。

光明與黑暗的最後決戰

包遵信宣讀了《光明與黑暗的最後決戰》文章,與會者同意將此文章作為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的聲明。甘陽發言稱,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與聯席會議既不是隸屬關系也不是平行關係。但包遵信認為,「一是進行協商(聯席會議),一是負責執行(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聯席會議討論決定的事,大都要由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去推行。」

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作為八九民運的最高協調機構,剛一成立即引起中共當局的高度重視,成為情治部門的重點監控對象。李鵬在日記中記錄稱:「5月23日上午,陳子明、王軍濤在中國社科院召開會議,成立首都愛國維憲聯席會議。從5月23日至6月3日這個維憲會一共開了11次會議,成為指揮動亂和暴亂的實際的司令部。陳小平、呂嘉民、老木(原名劉衛國,文藝報工作人員)、劉曉波、周舵、甘陽、劉蘇裏、邱延亮(香港浸會大學講師),都參加了這個組織。主要學生頭目,如王丹、柴玲、吾爾開希、李錄、封從德等都參加維憲會的會議。維憲會主要口號是保衛憲法,維憲是針對戒嚴。」(見於《李鵬六四日記》一書)

1989年5月24日,按照預先的規劃,王丹、劉蘇裏、老木等人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基座北側召開中外記者會,宣告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成立,宣讀了《光明與黑暗的最後決戰》聲明,並回答了中外記者的提問。


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召開中外記者會宣告成立。左起:王丹、老木、劉蘇里(圖:作者提供)

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的主要推動者是民辦的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負責人陳子明、王軍濤。1989年5月17日,陳子明在薊門飯店主持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主辦的研討會,有與會者提議,自從北京高校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以後,北京各界人士紛紛上街遊行聲援,學生運動已經轉變為全民運動,此時應該成立一個協調機構,以便引導運動更好地發展。該提議引起與會者的極大興趣和廣泛討論。事後,陳子明經過思考及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所務委員的討論,決定由人脈關係深厚的王軍濤出面組建一個協調機構,陳子明建議這個協調機構的名稱叫作「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

陳子明、王軍濤被中國列為八九民運幕後黑手

陳子明、王軍濤都是1976年天安門事件、1979年西單民主牆運動、1980年北京高校學生自由競選人民代表風潮的重要參與者。陳子明畢業於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王軍濤畢業於北京大學技術物理系,陳子明辭職離開體制後創辦了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王軍濤後來也辭職離開體制,加入了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在陳子明「以商(商業)養運(民運)」的理念指導下,先後創辦了中國行政函授大學、北京金融函授學院、圖書發行社等實體,累積了大量的資金,然後又使用這些資金聘請各研究機構和各高校的年輕學者擔任特聘研究員,從事有關課題的研究,編輯出版《中國政治年鑒》等書籍,並投入50萬人民幣與《北京經濟學周報》合作,陳子明、費遠出任副社長,王軍濤、高瑜、羅點點出任副總編輯,將《北京經濟學周報》變成自由派的園地。

六四屠殺事件後,陳子明、王軍濤被中共當局視為八九民運的「幕後黑手」,都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是所有八九民運重要參與者中判刑最重的人。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也被取締,銀行帳戶中的3千多萬元人民幣被查繳。當年還是「萬元戶」的時代,萬元戶即是大富豪,3千多萬元人民幣可謂是天文數字。

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中有我許多認識或熟悉的朋友,包括主要推動者陳子明、王軍濤,尤其是與王軍濤私人交往密切,在1988年夏天至1989年4月學運爆發,幾乎每一個周末,王軍濤都會到中國政法大學小平房陳小平和我的住處參加朋友聚會。擔任兩位召集人之一的包遵信是我北京大學古典文獻專業的大師兄,擔任宣傳部長的老木(本名劉衛國)是我北京大學中文系的學弟,擔任糾察總長的張倫是北京大學的校友,擔任北京市民自治聯合會主席的萬新金是我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的同事。此外,還有與我一起在中國政法大學帶頭參加八九民運的青年教師陳小平、劉蘇裏,劉蘇裏擔任聯絡部部長。

我沒有參與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的籌建,也始終沒有加入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王軍濤、劉蘇裏曾經希望我加入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承擔一些工作,我予以拒絕,我表示,我還是要堅守在運動的第一線,作為教師與學生們站在一起。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六四事件全程實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