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期盼9月強勢歸來 低出席率打臉

  • 時間:2020-09-13 09:30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法國「黃背心」(yellow vest)示威者12日走上巴黎街頭,儘管大多數過程平和,仍有抗議人士和警方發生衝突。然而,黃背心運動期盼在9月大規模捲土重來的希望,並未能實現。(美聯社/達志影像)

法國「黃背心」(yellow vest)示威者12日走上巴黎街頭,儘管大多數過程平和,仍有抗議人士和警方發生衝突。然而,黃背心運動期盼在9月大規模捲土重來的希望,並未能實現。

巴黎再現黃背心

示威人士在巴黎的2場遊行集會,其中一群從瓦格蘭廣場(Place du Wagram)出發的團體,在改變原訂路線後遭到警方發射催淚瓦斯。這些抗議者放火燒垃圾箱、並對2輛汽車縱火。

此外,警方也對里昂(Lyon)和土魯斯(Toulouse)的示威者動用催淚瓦斯,但其他遊行都和平進行。

法國內政部長達馬南(Gerald Darmanin)表示,全國約有8,500人參與遊行,其中有2,500人在巴黎,大多數示威過程和平。

參與人數不如預期

這個數字要遠低於警方預期。黃背心運動的主辦單位通常會駁斥官方數據,但無論如何,部份示威者認為,這種低出席率意味著這項運動的結束。

瓦格蘭廣場上的43歲黃背心示威者麥可(Michael)說,這可以說是最後一站了。

在黃背心運動2018年底的鼎盛時期,成千上萬人身穿黃背心示威,抗議他們所說的、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把企業和富人看的比困境中的一般家庭更重要。

這些抗議遊行有時會導致暴力和搶劫,引發警方的嚴厲回應,並在法國和其他地區招致批評。

抗爭理念變質暴力

2018年11月17日,由於法國政府計劃調高燃油稅引爆民怨,黃背心人士因而走上街頭抗爭。但民眾也對法國貧富差距、以及社會不公加劇表達不滿。

在最高峰時期,有近30萬人同時上街,震撼法國政府,也震撼世界。在這之後,黃背心運動幾乎每週上演,成為法國政府和警察的惡夢。

特別是黃背心在2019年3月16日在巴黎香榭大道的抗議過程中,曾失控縱火造成花都蒙塵,震驚國際社會,在這之後規模已逐漸不如先前。

法國總統馬克宏總統(Emmanuel Macron)曾譴責「暴力的無政府主義」,已經扭曲了這項抗爭。

馬克宏表示,當街頭發生仇恨攻擊、和以理想之名的破壞時,太多的聲音是沉默的,並且成為共犯,太多的聲音把理想和暴力的無政府主義混為一談。

無視疫情禁令走上街頭

12日在巴黎從交易所廣場(Place de la Bourse)出發的第二場遊行中,有示威者揮舞著像是「能把冰箱填滿」這種適度要求的標語。

而在法國其他地方,西南部城市土魯斯有數百名黃背心示威者,無視當局為遏制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風險而實施的禁令,走上街頭抗議。

土魯斯和里昂的警方發射催淚瓦斯來驅散示威者;此外,在波爾多(Bordeaux)和其他城市也有黃背心人士聚集。

土魯斯的53歲示威者杜多(Dodo)說,起初他並沒有支持黃背心,但對貧困的人們而言,情況只有變得更糟。

香榭麗舍暴力不能重演

在巴黎市中心,數百名警察沿著在香榭麗舍大道(Champs-Elysees avenue)部署,當局已禁止在此地示威。

警方檢查過路人的身份證並搜查了他們的包包,許多店家都釘上木板,以防過去的黃背心抗爭搶劫事件重演。

巴黎警察局長拉勒蒙(Didier Lallement)12日表示,不能在香榭麗舍大道造成破壞和混亂,這裡是法國的門面。

不過,12日稍晚約有30名黃背心抗議人士強行進入滾動新聞頻道BFMTV巴黎總部,他們與記者對峙,並在遭警方驅離前譴責這家媒體對示威活動的報導。

在12日的示威前,警方預期會有多達5千人在巴黎集會,其中有1千人可能會引發暴力。警方後來逮捕了287人─有275人是在巴黎。檢察官說,有147人已被關押。

拉勒蒙11日宣佈,將稍微嚴格規定警察使用具爭議的橡皮子彈和其他控制人群武器的規定稍加嚴格。現在,警方必須徵求監管人員的許可,才能發射這些會造成傷害的子彈。

在黃背心者抗議活動中,有部份示威者因為遭到橡皮子彈或閃光彈擊中而嚴重受傷,引發國內外人權組織的嚴厲批判。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