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建三江事件(二)尋找失蹤的律師

  • 時間:2020-09-17 17:4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唐吉田律師的拘留通知書上赫然寫著:利用邪教活動危害社會,行政拘留15日。

蘇州公民戈覺平和我一樣,也在時時密切地關注四位律師的狀況,他也判斷四位律師肯定是被建三江警方抓了。因為我們一起去雞西營救過唐吉田律師,我們清楚地知道「被失蹤」之後如果沒有外面的救援意味著警方可以胡作非為,後果不堪設想。心急如焚的我們越想越感到事態嚴重,事不宜遲,我們搭乘當天中午11點多北京到哈爾濱的飛機,然後在哈爾濱坐下午4點多的火車直奔建三江。

我們兩個人的力量顯然太單薄。在去建三江的火車上,我一邊繼續把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律師去建三江救人反「被失蹤」的消息發布到網上,一邊與公民們商量怎麼救人。經與屠夫吳淦、揚子立等人商議,我們決定發起並成立「建三江事件公民聲援團」,同時向社會發起公民募捐,把營救失蹤律師的行動變成了通過網絡倡議,以公民團隊合作的方式進行。

3月23日清晨5點多,我們到達建三江。過了一會,曾和我們一起參與維權的雞西公民單雅娟也趕到了建三江,石孟蘭也趕來跟我們會合。我們簡單地碰了一下頭,初步確定四位律師肯定是被警察帶走了,但是被帶到哪裡去了,仍然沒有任何消息。我們找到一輛車,於是決定開車到所有的警局機構去打聽。

我、單雅娟和石孟蘭相繼去了七星分局、西城警局、東城警局、七星拘留所、七星看守所。這天剛好是星期天,沒人上班。我們就向值班警察詢問:我們是失蹤律師和公民的委托人和家屬,我們得知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律師被建三江公安帶走了,我們來找人。這些警察的回答如出一轍:我們沒有抓人,這四個人不在我們這裡。好像是事先培訓過一樣。

這讓我們的找人行動陷入了暫時的停頓。這時候,網絡上的聲援浪潮高漲了起來,全國聲援的律師和公民越來越多,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除了不斷有人打電話到建三江警局的各個機構查詢要人外,部分人士已經向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和省級公檢法系統投訴和控告建三江當局非法拘押律師的行為。很多公民陸續到達建三江,開始在街頭拉起橫幅抗議。就在我們一籌莫展之際,一位建三江當地的公民悄悄地走到我身邊,說了幾句話就掉頭隱沒在人群中。他說:人是青龍山分局抓的,這次抓人行動是由建三江農墾系統統一部署的,要人得去找建三江公安局的頭頭發話才行。

多年以後回憶起建三江那個寒冷的街頭,這位建三江公民壓低的東北口音仍然清晰地迴響在耳際。我並不知道他的姓名,甚至都沒有看清他的身形,當然也沒有機會去感謝他。但是他讓我瞬間感到一股暖流貫徹全身。公道自在人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中午吃飯的時候,江天勇律師的弟弟發來消息,說一個叫劉國鋒的人剛打電話告訴他,江天勇已經被建三江公安局拘留。江天勇弟弟問他什麼理由被拘,劉國鋒不說,然後就掛斷電話,再也打不通。我們上網查了一下,發現這個劉國鋒是建三江公安局的局長。這進一步應證了那位當地公民的話,要到建三江公安局去要人,如果能找到這個劉國鋒最好。

因為是星期天,估計找到劉國鋒的機會不大。但是救人心切,我們立即驅車前往。建三江公安局的建築很宏偉。我們到了以後發現院門沒關,就直接往裡走了進去,院裡空無一人。這時,有一輛黑色的公務車往外開。車裡的人顯然也看到了我們這三個週末跑到公安局院子裡來的人,他讓司機停下車,從車上下來問我們是來幹什麼的。我們定睛一看,此人正是劉國鋒!我們從網上看過他的照片。

於是,我們直奔主題,問他是否抓了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和張俊傑?劉國鋒似乎怔了一下,又迅速鎮定下來,恢複了他公安局長的霸氣:「人是我們抓的,怎麼了!他們被關押在七星拘留所」。我說建三江公安局抓人已過48小時,到現在還沒給拘留通知書,這是違法的。劉國鋒大大咧咧地說:「拘留通知書早一天給晚一天給沒啥事,我讓郭玉中局長馬上給你開」。他馬上掏出手機當著我們的面給郭玉中打電話,讓他給我們開拘留通知書。之後劉國鋒說:「你們去七星公安分局找郭玉中拿拘留通知書吧」。

我們到七星分局不久,郭玉中也趕到了,他讓我們在一樓等著。我們等了約一個小時,郭局長終於讓我們進去了,他在頂樓的小會議室接待我們。在核對完我、單雅娟和石孟蘭的身份證後,一位女工作人員拿著相機對著我們狂拍,這讓我們感到很不自在,同行的石孟蘭甚至本能地有些害怕和畏縮。郭玉中和法制科的姚武軍帶著那個拍照的女工作人員和我們交涉了很久,唐吉田的妹妹當場打電話委托我,讓我代她領取唐吉田的拘留通知書。唐吉田的拘留通知書上赫然寫著:利用邪教活動危害社會,行政拘留15日。我們問其他三位律師要被拘留多久,答曰:每個人情況不一樣。


向莉簽收的唐吉田拘留通知書。(圖: 作者提供)

石孟蘭這次是陪我去尋找失蹤的唐吉田的,她覺得連累了唐律師。她原本指望北京來的律師能幫助她找到嫂子,但是沒想到這幾個大律師沒有那麼神通廣大,才來了沒兩天就把他們自己也了進去。連帶一起折進去的還有她兄弟。她兄弟石孟文是作為家屬那天早上去律師們住的賓館商議案情時,被警方連鍋端的。石孟蘭看到我大著嗓門跟警察說話,找他們要唐吉田的拘留通知書,她似乎想也要一張她兄弟的,但是囁嚅半晌,還是沒敢跟警察開口。我跟姚武軍說:石孟文的家屬也在這,你們得給她也開一張。於是石孟蘭也拿到了石孟文的拘留通知書。她家人十幾年以來家常便飯式地被當局抓走,這大概是他們家首次拿到警察開給她的一紙抓人手續。

我拿到的唐吉田的拘留通知書上的日期寫的是3月23日。事實上,事後得知,他是在3月21日上午被抓走的。唐吉田給我發出最後一條消息後不久,四位律師和當事人家屬利用早餐時間討論案情。回到房間後,當地公安突然強行闖入他們住宿的格林豪泰賓館房間,將4位律師和當事人家屬全部帶走。從他們被拘禁,到我找他們索要到拘留通知書,已經超過了48個小時。根據現行法規,警方留滯公民超過24小時以後,如果繼續羈押,需要出具拘留手續並通知家屬。建三江警方明顯違法。

但不管怎麼說,總算把人找到了。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去會見被拘留的四位律師。因為按照法律規定,家屬和被委托人是有權會見被拘押人的。

作者》向莉  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曾在北京生活,當過大學老師和畫廊經理,後成長為人權捍衛者。在中國積極參與和見證了一系列人權事件,並成為中共「709大鎮壓」的受害者。2017年流亡東南亞,因偷渡國境在泰國監獄度過了七個月的艱難時光。之後被美國政府、聯合國和國際NGO以人道主義為由救到美國。 現生活居住在美國舊金山,從事人權相關工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