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此路不通 港人將返街頭 警民衝突恐加劇 繁榮香港日已遠

  • 時間:2020-09-11 08: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的民主前景,將可能再次回到「街頭抗爭」為主軸的路線。圖為示威者9月6日在佐敦永安百貨外,提出反對港區國安法、反對立法會延後選舉等訴求。(CNA)

9月6日,原定是香港立法會議員改選的日子,這是港人唯一擁有的有限投票權利。有限的原因,在於一半席次由區域直選出,另一半則是功能界別的間接投票,讓北京保有一定的影響力伸入立法會的運作;這樣僅存的民主空間如今恐怕會往事已矣,在北京與港府上下交相賊的合謀下,以「疫情肆虐」及「社會動盪」為由暫緩立法會改選,規劃延後一年後舉辦,輿論各界對此感到譁然,認為這反映了北京的政治顧慮,政權維穩為先,就算毀諾也在所不惜。

回顧近期的香港情勢,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告一段落後,COVID-19疫情的爆發和防疫管制讓抗爭稍微和緩;北京在既定的政治議程中,必須貫徹習近平指示的「敢鬥與善鬥」而有所做為,且要防止反習勢力用「治港不力」來借題發揮,因此「逐步強化懲治香港作為」已是中共對港政策的基本方針。基於此,北京在今年7月正式施行《港版國安法》,並進行大規模的政治抓捕動作,此外,在泛民黨派辦理初選後,選區主任握有裁量權逕行取消候選人資格,算是發出延選的超前警訊。

北京沒收改選 議會抗爭路線恐走不通

今年7月中旬,泛民主派舉辦的初選超過60萬人進行投票,顯示《港版國安法》的政治風險與武漢疫情的健康風險並沒有讓港人畏懼,十足彰顯了港人對於香港民主發展的意志;其中,這具民主參與轉變的意涵,香港泛民主派的政治重心將會合集進入立法會,原本的「街頭抗爭」將轉化為「議會抗爭」模式,且得到港人普遍的支持,同時也可視為香港民主化的重要里程碑,假若今年立法會如期進行改選,泛民的統合競選將也會促成未來朝向更堅實的組織化發展。


7月中旬泛民主派舉辦的初選有超過60萬人進行投票,部分服務站大排長龍。(圖:香港電台提供)

基於上述所言,多數民眾支持「議會抗爭」的模式,以及泛民深化合作的可能性,這加深了北京的政治顧忌,深怕泛民因勢獲得過半的立法會席次(所謂的「35+」),同時在「議事合作」上逐步化零為整形成具影響力的在野力量,這完全不利於中共的「統一戰線」,讓「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套路沒有施力點,組織化的泛民可能促使香港的民主野火燒不盡,甚至延燒至中南海進而崩解中共的統治基礎,或許這是不得不沒收賽局改採延選的原因所在。

「延選」與「延任」有違代議民主精神

北京中央決議立法會議員改選延後一年進行,這對香港政治發展帶來兩個重要的意涵,一是假若疫情持續延燒至明年不止,以及港人被剝奪有限民主權利後進而重回「街頭抗爭」路線,「疫情」與「動盪」猶存是否會讓北京作出「無限期」延選或「直接取消選舉」的決定,恐怕也不是不可能,反正《基本法》的釋法權與修法權都掌握在北京手裡,以中央為意志的「依法治港」為王道的前提下,一國兩制的軟土早被深掘,立法會可能步入「人大化」的結局。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意涵,便是現任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的決定,縱然就北京與港府的立場已確認全數議員皆可延任,但這樣的行政決議已有違代議民主的基本精神,無論從「委任說」或「獨立說」的觀點,也完全剝奪了「代議士與人民」之間的授權關係,或許這合乎中共統治的邏輯與慣性,但卻是將香港的高度自治棄如敝屣。如今,「還我投票權利,立即重啟選舉」成了港人在9月6日再上街頭的訴求之一,果不其然,港警沒有示弱,抓捕了近300名的示威群眾。

沒有制衡能力的立法會 重回街頭抗爭


以中央為意志的前提下,一國兩制的軟土早被深掘,立法會可能步入「人大化」的結局。 (圖:香港立法會 Flickr)

與此同時,現任的泛民議員也面臨著延任一年的代表性問題,在可能出現「既不走,也不留」的情境下,將會在9月下旬啟動「半數意向」的民調,來決定是否延任;換句話說,過半數「去」或「留」的民調結果將攸關著泛民議員的未來去向。8月底時,香港民意研究所曾針對「議員延任」進行民意調查,結果顯示過半數的受訪者是支持「全部離開」;持平而論,港人的不滿情緒將會持續蔓延,9月下旬的民調結果將可能出現半數民眾支持「議員去職」。

然而,如果屆時15名參與民調的泛民議員遵從民調結果而「去職」,同時也有其他議員見風跟進,那麼延任這一年的立法會將呈現完全由建制派掌握的情況,立法會無疑會貼上「一言堂」及「橡皮圖章」的標誌,這不但削弱了立法會的代表性,同時也讓延任的議員缺乏正當性,難怪乎近期香港的新版高中通識教科書刪除「三權分立」的內容,畢竟這符合了北京的政治利益,認定香港的行政、立法是相互配合的關係,立法監督權的弱化讓港府穩固權力地位。

對於香港的民主前景,將可能再次回到「街頭抗爭」為主軸的路線,只是在港警動輒以違反《港版國安法》、《公安條例》與「限聚令」為名進行濫捕,以及日前不避諱的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和許智峯進行拘捕動作,顯然北京與港府早已不在意代議士擁有的民主保護傘。此外,對北京而言,香港享有的行政、立法、司法權是北京中央所授予的,所以必須服膺於中共的制約與監督底下辦事。直言之,對於香港的未來形勢,社會大眾對於民主的訴求將會持續擴大,同時警民衝突也勢必加劇,那曾經是繁榮穩定的香港也就回不來了。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