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敘利亞邊境 台灣中心開創頹城總體營造

  • 時間:2020-08-25 16:51
  • 新聞引據:中央社
  • 撰稿編輯:林柏宏
位於敘利亞與土耳其邊界的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圖:The Taiwan-Reyhanli Centre for World Citizens臉書

土耳其、敘利亞邊境運用台灣捐款興建的人道建築,以相對低廉工程款始料未及開創出方興未艾的邊城總體營造工程,曾受戰火波及、了無生機的邊境圍牆下正在重新展露活力。

新台幣1,200萬元預算可以蓋出什麼樣的房子?

在台北巿信義計畫區,那可能是4個停車位的售價;在桃園蘆竹可以買到80坪透天厝;在屏東巿則可蓋出150坪大農舍。

由中華民國政府出資興建、土耳其南疆哈泰省(Hatay)雷伊漢勒巿政府提供土地與部分資金的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The Taiwan-Reyhanli Centre for World Citizens,簡稱台灣中心)即將完工。

成本

台灣中心的室內面積達3,000平方公尺,約相當於900坪大。52個空間單元由預鑄混凝土牆加上鍍鋅鋁合金拱形屋頂組成,光是52組這樣的材料就用掉近2,400噸重混凝土和500噸重鍍鋅鋁合金板。

而如此龐大建築群的營造預算是新台幣1,200萬元,換算每坪造價約新台幣1萬3,000元。

邊界圍牆的人道功能

由於總工程預算極低,這座台灣中心在規劃設計期間就決定大量運用隔開土耳其和敘利亞的預鑄混凝土塊。

土、敘過去開放邊界。聖戰團體伊斯蘭國(IS)2014年6月宣布在伊拉克及敘利亞成立跨國界的哈里發國後,因跨境恐攻日益頻繁,土耳其同年開始在雷伊漢勒庫夏克勒(Kusakli)、比屈爾梅茲(Bukulmez)、貝夏斯蘭(Besaslan)等村落興建邊界圍牆,連成一道36.4公里長的屏障,阻絕兩邊往來。

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的執行長裘振宇說,作為軍事設施的預鑄混凝土塊造價低廉、生產快速、品質有保證,不但省去建築基礎結構的造價,還可防震、防爆。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在建築意象上,台灣中心運用預鑄混凝土塊來強調雷伊漢勒所遭遇的持續性戰禍,同時積極轉化邊界圍牆的調性,創造土、敘兩國人民共生共榮的社會空間,更反諷運用軍事牆體消極解決難民遷徙問題的國家。」

52個單元屋頂部分則運用厚度僅0.78毫米的鍍鋅合金折板。此一材質通常運用於軍方機棚和超大跨度廠房。

裘振宇表示,這樣的合金板本身褶皺與曲度可以完成最大、最高的拱型結構,「是目前土耳其能蓋出最輕、最大、最便宜、最快速與最實用屋頂的方式」。

「(牆加上屋頂)營造完成後,每個單元總高為10公尺、寬為6.35公尺,正是(敘北大城)阿勒坡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Aleppo)拱形迴廊的尺度。」裘振宇說:「台灣中心特有的雙曲線幾何美感則來自近4,000年前西台帝國首都哈圖沙(Hattusa)的石拱構造,那是中亞現存最早拱結構之一。」

居民參與

台灣中心即將完工,由居民投入內部裝修的工程也正如火如荼籌備中。居民參與下的自主營造、建立互助合作社群,這是許多災後重建計畫不可或缺的一環。

裘振宇說:「不同的是,我們團隊耗費3年多時間進行大量田野調查,以十分嚴謹的方式慎選使用者,與他們共商未來使用計畫及社群互助機制,並將提供所有必要協助。」

由於絕大多數使用者的經濟條件十分惡劣,每一單元的營造必須「放慢速度」,估需6個月至1年才能達成初步規模。無法自力營造的使用者們必須互助合作,過程中可以建立彼此互信與友誼。

裘振宇強調,沒有一間房子會比自己設計、營建的房子更漂亮、更深刻。他說:「身為建築師,我們絕對不能剝奪每一個人蓋房子的權利,無論他們是不是難民。更重要的是,我們是藉由蓋房子,進而建立一個更大的家庭,收留落單的人們。」

驛站

雷伊漢勒位處古代貿易與交通要道上,與相隔僅60幾公里的阿勒坡同為古絲路所經。古絲路上每60公里就有一個驛站,裡頭有旅社、醫院、宗教禮拜場所、商店、倉儲、澡堂、餐廳與廁所。千百年來,驛站維繫著古絲綢之路,同時也是歐亞大陸民族遷徙和王朝盛衰的關鍵。

裘振宇認為,營運後的台灣中心將宛如一個小型城市、一座城堡,更像一座自給自足的驛站,「能滿足遊走於土、敘邊境的人們,並且連結雷伊漢勒、台灣與世界」。

設計理念一

身為建築史學者的裘振宇說,在約1,000年前的伊斯蘭黃金時代,越重要的建築柱子越少、牆越厚、屋頂越大。這座台灣中心裡看不到一根柱子,其單一、重覆的形式反映人人皆平等,而每個單元座向朝向伊斯蘭教聖城麥加則反映使用者共同奉行的信仰。

 「在重覆與變化中重新建構群體。52個單元都擁有雕塑感極強的獨立屋頂形式,同時又有各自迥異的室內裝修來彰顯使用者的獨立性。」裘振宇說:「我們不只是設計一棟房子,而是在詮釋一個城巿的生成。台灣中心利用緊密毗連的單元來凸顯建築群體的構成,把一個個建築群體串在一起就能構成都市。」

不完美策略

台灣中心第一階段營造工程即將結束,建築卻無門、無窗、無內裝,巿場條件低於裝設好玻璃門窗且完成室內粉刷的出租店面。裘振宇說,其實是故意讓每個空間單元條件不完善。

他說:「敘利亞難民絕無機會與土耳其地方人士和派系競逐較量。讓每個空間單元乏人問津,創造出提供給社會底層最需要幫助者的正當性,藉以避免不公正與不必要的資源掠奪。」

譜寫融合故事

他要求獲邀進駐台灣中心的敘利亞難民必須聘僱弱勢土耳其人;進駐的土耳其人則須聘僱敘利亞人。他並主動協調,讓進駐的土耳其商人資助敘利亞藝術家進行工作室內部裝修;土耳其藝術家的裝修費用當然也將由敘利亞商人買單。

他的目標是要讓每一個單元都能寫出促進族群融合的故事,讓每一個故事拉近土、敘兩國人心。

設計理念二

在建築案未來營運走向正式公告前,當地居民口耳相傳「新巴扎」(巴扎為有頂巿集)即將完成,也有人猜測,這所「新的工業學校」即將招生。這些想法反映他們對台灣中心沒有排斥感,同時還對新工法、新材料的組合感到新鮮。

此一龐大建築群座向朝向麥加,而且擁有拱形構造,讓當地人直接聯想到清真寺。裘振宇說:「在伊斯蘭世界裡沒有人會對清真寺指指點點,使全新的台灣中心能以最快速度融入當地社會,減少營運後可能發生水土不服的衝擊。」

設計理念三

建築規劃也考量到氣候與地理條件。

裘振宇表示,南北走向的牆體有效阻擋早晚日照,尤其在炎熱的7、8月。它同時可避免夏日焚風、冬季寒風直接吹進室內。而10米高屋頂則有利於室內熱空氣對流,讓冷空氣不斷從下方進入、熱空氣自高處排出,以確保地面層涼爽,「中亞具歷史性的伊斯蘭教建築都可看到如此設計手法」。

能省則省

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由中華民國政府捐贈1,200萬元,不足工程款由裘振宇和當地仕紳共籌。建築從提案開始就在想辦法省錢。建築師裘振宇自己畫了10幾個設計案,營建成本一個比一個低;如今完工後的建築也不會刷油漆、不貼瓷磚,能省則省。

裘振宇推動台灣中心案,過去4年來他是建築師和志工,面對巿政府和營造廠商時又搖身變成談判大師。他硬著頭皮發揮「盧功」,以振興地方經濟為名、復興歷史榮光為號召,讓人心甘情願地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物資出物資。

像建造預鑄混擬土牆的營造廠就被他打動,把工程預算壓縮到市價6.5折。另外,60公分厚地基所用的土壤也沒有花費一毛錢,由市府與戍邊的軍方協調後,直接將重機具開過邊界,到敘利亞境內挖回100台卡車的土壤填地基。

雷伊漢勒巿長哈吉歐魯(Mehmet Hacioglu)當時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土耳其、敘利亞人都是穆斯林,我們也是阿拉伯裔,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好計較的?」未來將運用台灣中心的敘利亞難民這下彷彿真的踏在自己土地上生活了。

由於經費不足,快蓋好的台灣中心無法投入景觀工程。結果地方政府、廠商和當地居民又東拼西湊一起把問題解決了。

營造廠將會出動重機具,把舊河床邊公有土地上的上百顆大石頭送進基地;在邊界種橄欖樹的居民也同意贈送祖父種下的樹齡80年老樹。哈吉歐魯說:「不過是把我們的石頭從城市這一頭搬到另一頭而已。搬來搬去,還不都在城市裡。」

就這樣,嶄新建築的景觀問題又不花錢搞定了。大家將會共同整理和美化台灣中心內外近3,000平方公尺的開放空間。

超越公共工程

推動4年,與其說台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計畫是在土、敘邊境蓋公共建築,不如說其實是規模更大、影響更深遠的邊城總體營造工程,讓位處邊陲資源困窘先天不足,又蒙受鄰國戰火和大量難民湧入後天失調的小城動了起來。台灣的捐款堪稱拋磚引玉,已經讓原本了無生機的邊疆初露活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