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花一開 音樂就來】「鐵花村」十載 開出東部美麗音樂花朵(影音)

  • 時間:2020-08-14 09:2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台東鐵花村十週年,已成為台東音樂搖籃基地。(台灣好基金會提供)

台東音樂聚落「鐵花村」,今年迎來十週年重要時刻。十年來,「鐵花村」彷彿有種魔力,吸引著主流、非主流或是部落音樂愛好者,甚至國外音樂人,站上「鐵花村」舞台。也因為「鐵花村」從未偏離連結在地的初衷,讓「鐵花村」得以在東海岸綻放出絢麗的音樂花朵,孕育不少人才,留住許多聲音在台東,也把許多好的聲音帶到更遠的地方,成為了台東音樂搖籃重要基地。

清脆的鐘聲伴隨著陣陣晚風,迴響在整個市集,也提醒著來往的遊客,今晚的鐵花村,開始上課了。


台灣鐵花村吸引相當多流行音樂歌手前來演出,也是東部音樂人揮灑的舞台。(江昭倫 攝)

鐵花一開 音樂就來

台上的樂手們表演賣力,台下的聽眾們也隨著音樂搖擺,這裡是位在台東的音樂聚落「鐵花村」,十年來不但成為當地的文化亮點,也帶動了週邊商圈的發展,更成為台灣東部,重要的音樂搖籃基地。


「鐵花村」一開,音樂就來。(台灣好基金會提供)

原本是台鐵廢棄的舊宿舍區,十年前都還是一片荒煙蔓草,但在原住民歌手胡德夫與巴奈的提議下,台灣好基金會決定進駐,並且和當地的藝術家們花了兩個半月的時間來整理、改造,最後終於打造出了「鐵花村」音樂展演空間。

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原音)真的是很高興啦,從土地長出來的時候,讓人家覺得,他也是一份子,我們十年成長,每一個來「鐵花村」,每個關心「鐵花村」的人都是一份子,我們是台灣的一份子,我們希望能夠繼續透過音樂歌詠台灣的好。』

回到故鄉歌唱 提供在地揮灑舞台

2010年7月31日,在原住民歌手巴奈的歌聲中,鐵花村首次敲響上課的鐘聲,也在台東種下音樂的種子。


2010年7月31號,在原住民歌手巴奈的歌聲中,鐵花村首次敲響上課的鐘聲,也在台東 種下音樂的種子。(江昭倫 攝)

自此之後,紀曉君、胡德夫、 陳建年、舒米恩,越來越多的原住民歌手回到自己的故鄉開唱,不必為了音樂,再流浪到大城市,「鐵花村」的成功甚至也吸引了如陳昇、伍佰、張震嶽、張懸等國內外的音樂人,到此地留下音樂的足跡。不過,其實最多的是來自當地或是原住民音樂創作人,他們都在「鐵花村」找到了盡情揮灑的舞台。

年輕的「發熱帶」樂團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在「鐵花村」一圓音樂夢想,不用到外地去,在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家鄉就能唱自己的歌,和所有人分享自己的文化與音樂。



台東當地「發熱帶樂團」因為站上「鐵花村」舞台,為自己找到一片天地。(江昭倫 攝)

發熱帶樂團團長陳璽伍:『(原音)「鐵花村」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音樂的聖地,應該不為過,因為在「鐵花村」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很多音樂來自全世界,也因為在鐵花村的演出之後,讓我們更珍惜自己的文化,自已的音樂,自己的創作。』

前店後校  挖掘台東好聲音

長期與原住民音樂人合作的鄭捷任,同樣也在鐵花村找到了人生的第二個舞台。十年前,在台灣好基金會的邀請下,鄭捷任義不容辭接下「鐵花村」音樂總監一職,一直待到現在。


音樂總監鄭捷任是「鐵花村」 音樂總監,也是營造「鐵花村」魅力的關鍵人物之一。(台灣好基金會提供)

鄭捷任:『(原音)台東在之前音樂的底蘊已經很夠,這邊多族群的文化、歌謠 ,像阿妹、建年、紀曉君、昊恩,其實都已經很有名了,在2000年左右,所以「鐵花村」在2010年前開始,我們就已經有這樣在地很多音樂能量的支持。』

台東有豐厚的音樂沃土,值得擁有一個好的音樂空間。十年來,「鐵花村」大大小小的音樂演出超過2,500場,從一開始就確立,除了提供演出的空間,「鐵花村」秉持連結在地、堅持原創的精神積極培養當地人才。

鐵花村執行總監汪智博:『(原音)「鐵花村」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我們外面對的是「店」的概念,前店,我們希望做到後面是學校,前店後校是「鐵花村」發展的精神。我們會在部落找聲音,我們會辦部落的展演活動,然後從部落找聲音,我們甚至把整個部落請到「鐵花村」表演,讓在地可以跟鐵花村可以有很強烈連結,做人才的培訓、做部落的聲音,做他們的歌謠傳唱班,對,一層一層這樣堆疊起來。』

另外「鐵花村」也開始做國際交流,舉辦小型影展,甚至成為跨領域藝文發聲場域,各種手作市集等活動,不時在「鐵花村」登場,而與公部門合作推出的「綻放在台灣東岸的鐵花」計畫,透過創意機制,希望能夠發掘台東好聲音。

鐵花村執行總監汪智博:『(原音)我們有一個節目叫做「唱作聚家」,聚在家裡,唱作聚家,每個禮拜三,你只要會唱三首歌你就可以來報名,免費,你唱完三首歌我們還送你一杯飲料,Ok,你唱得很好,也許就發現一塊璞玉,我們會支持你來唱禮拜天的草地音樂,接觸更多的朋友,你的歌不錯,我們就付費請你來唱禮拜四的節目,你的創作量夠,甚至你可能因為這樣後面出了專輯,你就唱禮拜五、禮拜六正式的演出。「鐵花村」的音樂力量在這邊可以承受得很強烈,也因為透過像這樣的方式,我們可以讓沒有機會接受到舞台的年輕朋友們,可以在「鐵花村」唱出第一次他面對舞台的歌聲。』

不僅僅是個單純的表演舞台,更是在地的音樂、文化的培訓基地,既然是要深耕當地,入場的門票也得力求親民,讓聽一場專業的演唱會不再是昂貴的消費,當地民眾也能輕鬆入場;另外,節目屬性的安排也得好好摸索。

鐵花村音樂總監鄭捷任:『(原音)當然其實我很希望各種音樂、各種實驗型音樂都可以來,可是客觀環境來看,花東、台東並不是像都市那樣的擠壓空間,可以容納有些很實驗型或者很內在的。鐵花村就是一個開放的,一個很舒服的場域,所以反而是要某些東西是要歌手的能量要跟觀眾對話,或是與環境呼應的這些歌手、這些音樂人,有些比較實驗,比較內在、比較自膩的,反而就比較難在這個舞台上,這個大概在三、五年以後,我們才抓到這種節目安排的走向。』

鐵花村十載 開出東部美麗音樂花朵

當然,經營展演空間從來都不容易,「鐵花村」到目前為止也都還處於虧損狀態,2016年甚至還遭受到尼伯特颱風的重創。但這些並沒有讓「鐵花村」倒下,「鐵花村」不只很快地再度讓歌聲響起,也因為這次颱風,讓「鐵花村」以及台灣好基金會,有機會第一時間協助同樣受創的原住民藝術工作者,度過最艱難的階段。

如今「鐵花村」成了台東重要的文化會所,對於凝聚在地文化力量,扮演著重要角色。


「鐵花村」開村十年,藉由音樂成為台東吸引國內外旅人造訪的重要亮點。(江昭倫 攝)

鐵花村執行總監汪智博:『(原音)它起碼留了非常多聲音在這裡,我們在地團體演出,後來慢慢因為這邊有很多影像紀錄被外面看到,現在在地團體會被台北邀約,會去呈現,很多年輕朋友他們堆積起來的音樂實力,慢慢被外面看見,有些年輕朋友出片了,有些朋友變成一線的樂手,對東部孩子來説,是一件很感動的事情。』

一個小小的「鐵花村」,歷經十年後,漸漸綻放出美麗的花朵,也開始結下音樂的果實。

原住民音樂家胡德夫:『(原音)為每一個在這邊工作的人感到驕傲,比我們在築夢地時候的那個夢境還美,然後以前你看在打造這邊變成這樣的朋友們,其實他們在這裡這些東西,其實後來也在整理很多經過這邊的年輕人,經過台東的年輕人,讓他們整理他們的自己的心緒在他們旅程中,變成一個很重要的標竿在這邊;對歌手來講,尤其對部落歌手,他們在自己的地方有一個他準備好的心跟歌,在這個地方全部把它投現出來,這些功能,我們當初都沒想到過是這麼好。』


因為民謠歌手胡德夫一句「想回家盎歌」,因而催生了「鐵花村」。(江昭倫 攝)˙

鐵花村今年底還將推出「台灣好音樂」品牌,推出音樂合輯。而未來的下一個十年「鐵花村」要繼續灌溉土地,乘載更多希望種子,向上發芽茁壯!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