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沒被逼退 但習還挺得過美中衝突和經濟寒冬的惡性循環嗎

  • 時間:2020-08-13 17:3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北戴河會議的決策性質日漸降低,尤其習近平(中)權傾天下,反動勢力更難借題發揮。圖為2019年十一國慶,習近平與江澤民(右)及胡錦濤出席建政七十週年慶典。(資料畫面:美聯社/達志影像)

眾所矚目的「北戴河會議」據悉日前已經悄悄召開又靜靜落幕,這是中共每年依慣例會開啟的重要政治議程,過往會落在八月初為期兩周的時間來舉辦。茲因北戴河位於河北省秦皇島市,南臨渤海、北依燕山是著名的避暑勝地,名義上是要黨政幹部有休假休養的安排,同時讓中央領導也能兼顧政務推動的正常進行,1952年中共中組部便明定了北戴河度假辦公的制度;實質上,北戴河會議也是高層領導、黨內元老及派系成員議論政事的重要場合,各方人馬齊聚一堂的權力縱深戲碼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涉及中共政治權力的縱橫,發揮了重大決策與人事佈署的政治功能。

「北戴河會議」其實是鬆散的聚會形式,沒有明確的開、閉幕制式期程,確切的時間大多會以常年的政治訊息作為判斷依據,以過去經驗來看,七月底中共政治局常委層級的領導人會停止公開行程,同時北戴河周邊的安全檢查會提前部署安置;而且,會議的規模也沒有一定的人數,進行方式並無相關規則供參考,也因此在議題的討論過程中,多採取反覆協商的方式來取得共識,馬首是瞻是研商過程的必然現象,對於實務工作的細節內容則只是務虛的原則性討論。此外,重大議題就會有類似「中央工作會議」的模式來進行,高層的領導人多會參與討論,這是一般外界關注北戴河會議的焦點所在。

難以權鬥發難 反習勢力蟄伏

今年北戴河會議的召開前夕猶如往常一樣,重要領導人在8月1日後並沒有公開行程的消息露出,北戴河周邊地區也在七月初開始進行嚴格的安全檢查,不但對秦皇島火車站的旅客執行二次安檢,更是加強對街上民眾進行人臉辨識及體溫測量,相關措施趨於嚴格顯然是為了重要會議的預先部署。然而,這一次的北戴河會議卻比過去來得保守,甚至鮮少有可供參考資訊,更一度謠傳停辦的可能。依往例來看,北戴河會議前夕會有領導人探望同在北戴河度假的專家畫面,以及領導人輪番亮相調研工作的新聞露出,今年相關的訊息似有被封鎖而難以判斷,究其原因,恐怕與國內外形勢不穩及黨內權鬥不斷有關。


毛時代的北戴河會議非常重要,聽說發動八二三炮戰,就是在北戴河會議決定的。但近年來重要性已下降。圖:中央社

媒體曾報導指出,「反習勢力」已有集結通氣的動作,且會在北戴河會議中向習近平亮劍,要求習近平必須為當前國內、外不利的情勢負責,甚至拋出「讓位」的政治訴求;此外,更有報導指出美國也在中共黨內權鬥中的指手畫腳,認為中共權力鬥爭的情形將會愈演愈烈,甚至會有「不寧靜」的革命情勢發生。不過,持平而論,「讓位說」是有過之的超現實臆測,畢竟北戴河會議已不如毛時代具重要決策的功能,甚至在江澤民時期對於領導人事與重要文件的討論也難復見,且胡錦濤任總書記時,也將這樣的政治慣例回歸到單純的度假與休養安排,尤以在習近平權傾天下的態勢下,反動勢力恐難借題發揮。

國內經濟頹靡 政權維穩罩門

而從今年北戴河會議草草結束的現象來看,凸顯了中共政權已步入如履薄冰的關口,在COVID-19疫情的肆虐下,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張明更指出,國內經濟不但難有起色,持續下探是必然的結果;在製造業產值低落、房地產緊控的情形下,只有透過政府的固定資產投資與支持民間投資的政策力度,全年度經濟增長才能勉強維持3%;換言之,過去引以為傲的規模經濟優勢已難以支撐或挽救經濟下滑的速度,透過紅色經濟要素(消費市場、供應鏈及宏觀調控)來實現經濟正成長的作用已不如過往,「漸進式」依序趨緩的預防針已失效,解決消失將近3%的經濟總量,會是下階段政治議程(十九大五中全會)的熱議焦點。


經濟學者預計,中國經濟持續下探是必然結果。圖:PIXABAY

經濟下滑直接衝擊著「全面脫貧」的收官成績,中國自行定義的貧困線是收入低於2,300元人民幣的標準,依此定義中國需脫貧的人口數約一千萬人。然而,從中共數字治國的操作慣性來看,難保數字有浮誇與謊報的問題,真實情形可能比目前估算還要高許多,李克強更曾表示「有六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人民幣1,000元」的問題;以當前的社會經濟情勢來看,疫情造成生產力下滑及就業機會短缺的問題,以及長江洪水氾濫所導致財產損失及糧食缺口的危機,已加大「六穩六保」中「優先穩就業保民生」的推動壓力,中共為了卸責僅能「精準造假」來確保目標能如期如實達成,然而,國內極度貧困的問題依舊存在且更難以解決。

衝突解決矛盾 國內國際惡性雙循環

除了國內經濟的問題,據悉北戴河會議也針對國際形勢進行評議,尤其是對於美中關係不斷惡化的情勢,似有力挽狂瀾全力維護中美關係的基調傳出,甚至也檢討過去半年多來的戰狼式外交,中共似乎有意扭轉國際社會的反中氣氛;然而,要回到鄧小平時期的「韜光養晦,絕不當頭」的情境恐怕是南柯一夢,同時川普政府也對中國的轉變沒有太多期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日前出訪捷克便表示:「北京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改變路線」,顯然中國難以用權宜之計來應付了事。換言之,美中衝突已不再只是經貿或科技層次的矛盾,其衍生出的政治議價將會超出中國所能負擔的能力,甚至所要付出的代價會是中共難以對內交代的條件交換。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 (圖:美國國務院)

習近平最在意的是2022年底中共二十大能順利連任,而當美國挑明是劍指中共而並非中國時,言下之意就是不認同習近平權位延續的政治操作,而這也逼使習近平會全力確保權力地位能安然無恙;只是,權力愈集中對於自我安全的評估就會愈謹慎愈走偏鋒,事實證明,近日習近平不顧國際反彈仍執意對香港進行政治抓捕與媒體整肅,以及立即對美國制裁中港官員提出報復名單來因應,甚至趁美國衛生部部長阿札爾(Alex Azar)晉見蔡總統時派戰機侵擾台海中線。諷刺的是,「用衝突來解決矛盾」恐讓問題如滾雪球般擴大,國內與國際的兩個循環將會落入惡性循環的窘境,蠟燭兩頭燒,習近平將更疲於奔命。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