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燕益:反對終身制應成為文明世界共識

  • 時間:2020-08-06 10:2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權力終身制不僅造成對人民的奴役與壓迫,對於當權者自身的侵蝕與毒害也是超乎想像的。(合成圖)

2020年7月1日晚,俄羅斯憲法修正案全民公投結束。根據官方公佈的資訊,近八成選民贊成新的憲法修正案。該修正案解除總統任期限制引人關注。輿論認為,現年67歲的現任總統普京(蒲亭)可在2024年繼續參選,並在當選後一直連任至2036年。《俄羅斯聯邦憲法》第81.3節規定,即限制同一人擔任俄羅斯聯邦總統職務的任期,不包括修正案生效之時曾擔任俄羅斯聯邦總統和(或)正擔任俄羅斯聯邦總統的任期數量,並不妨礙在該修正案生效之時曾擔任俄羅斯聯邦總統和(或)正擔任俄羅斯聯邦總統職位的人參加總統選舉。普京此前曾明確表示支持讓其總統任期重新歸零的提議,如果全民公投通過該提議且憲法法院不反對,他有可能再次參加總統大選。

如果有證據證明普京利用其權勢地位及影響,對此次俄羅斯修憲產生了任何影響,毫無疑問,普京有責任迴避下一屆總統選舉,否則參加由自己參與制定規則的一場選舉遊戲有違憲政精神。普京自2000年擔任俄羅斯領導人至今已統治俄羅斯超過20年,如果普京通過修憲的方式謀求繼續連任無異於一種變相的終身制。無論是臭名昭著的伊拉克薩達姆(海珊)政權、或是朝鮮金家王朝,都曾在強權操控下進行所謂的選舉,得票率高達100%。如果不是薩達姆悍然吞併科威特、金家王朝對鄰國的核訛詐與核威脅,國際社會恐怕沒有人真正關心伊拉克及朝鮮境內長期發生的暴政及種種反人類罪行。伊拉克與朝鮮也絕非個例,一段時期以來,所謂文明世界對一系列反正義、反人道、反文明的現象習以為常,陷於集體無意識。有外交辭令者,有你來我往做生意大發其財者。西方國家缺乏對民族國家民主化進程的興趣,甚至短視近利,只看到專制國家的存續客觀上為其提供了更加廉價的自然資源、商品、勞力以及種種便利。這勢必造成人類社會不斷比下線的現象發生。從埃及穆巴拉克政權、利比亞卡紮菲(格達費)政權、伊朗神權政體、沙特(沙烏地阿拉伯)世襲王權、東亞、中東、以及北非等形形色色獨裁政權在世界上的持續影響以及其擁有的廣大市場,與狼共舞成為世界秩序的常態慣例。各國政要也總能找到一些地緣政治、戰略格局、歷史及現實利益的理由,導致人類社會不覺陷入一場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當中。


文明世界對一系列反正義、反人道、反文明的現象習以為常,已經陷於集體無意識。(圖:pixabay)

沒有一個獨裁者不尋求終身制,沒有一個終身統治者不是獨裁者。權力終身制不僅造成對被統治人民的全面奴役與壓迫,對於當權者自身的侵蝕與毒害也是超乎想像的。尋求終身制者無異於作繭自縛,權力成為目的本身讓其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其所作所為不僅為本國人民帶來種種人道災難,也勢必對他國及世界構成潛在威脅。正如薩達姆、金正恩們一樣,極權沒有邊界對內無限控制與對外無限擴張正是其本性。

2020年是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5週年,也是聯合國成立75週年。75年前二戰結束聯合國建立伊始,各國先賢們,沒有單單沉浸于戰勝法西斯走出至暗時刻的巨大喜悅之中,一代人汲取歷史教訓憧憬美好未來以極大的熱情勇擔人道使命。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的出世,銘記著那一代政治精英的理想主義情懷,人權高於主權的旗幟一時之間高張於整個世界。

二戰結束75年來,理想主義、人道底線被一次又一次擊穿。歷史的教訓在於,自由從來不是免費的。理想主義、抽象的信念無法戰勝具體的現實利益。精緻的利己主義政客可以找到種種藉口,乃至嫺熟利用規則上的缺憾達到自己的目的讓人無可指責。魔鬼往往裝扮成天使的樣子,現實並未像福山預計的那樣發生,歷史遠未終結。即使在民主制度下,善與惡的較量無時無刻不在升級延續。人類文明如果不勇於向善的方向升級奮發,註定將向惡的方向墮落毀滅。

75年後的今天,極權主義的挑戰或將捲土重來,從全球化、資訊化到人工智慧、大資料無疑將為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福兮禍兮?信仰、制度、文化方面的重構無可避免。重申普世價值再一次凝聚文明共識迫不及待。儘管人們越來越意識到人類的自由、尊嚴、文明,乃至民主作為一個整體的無可分割性,重要的不僅是在文化理念上,在其基礎上亟需形成普世文明規則具體的文明機制、行動準則,這一系統化的超主權普世文明機制必然包括政治、經濟、軍事、司法、安全、互聯網、大資料、人工智慧的制度及倫理的各個方面建設。徹底改變以往的狀況,聯合國似乎是這樣一個場域。對人道主義事業承擔者、對人類長遠利益關切者、對世界道義擔當者,只能憑著良心與道德覺悟做事,並無更多話語權和資源。事實上,道義擔當者從來都是受累不討好的角色,聯合國現在已經淪為外交表演場合或是政治利益討價還價的機制。對於人權、環保、普世文明以及人類長遠發展利益,幾乎毫無有效的獎懲手段。


聯合國對於人權、環保、普世文明幾乎毫無有效的獎懲機制。(圖:pixabay)

中國是愛好和平的國家,這片古老土地上的人民自古嚮往文明與進步,他們像所有愛好和平崇尚文明的國家族群一樣,在今天21世紀文明進程中,不會接受和喜好任何國家的終身制獨裁者,這一點早已為一百年多年前其反對帝制爭取共和對袁世凱復辟專制的那場偉大歷史鬥爭所證明。

無論一國還是整個世界的未來前景,歸根到底取決於兩種意志的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的較量,二者在各個領域各個層面進行不是一兩次而是千百次、無數次的較量,然而,人們對於自由、文明、美好生活的嚮往這一人性的普遍欲求,最終將決定文明戰勝野蠻、光明戰勝黑暗的歷史趨向。

作者》謝燕益  (1975—),人權律師,曾參與多宗人權案件。2003年提起憲政第一訴,起訴江澤民違反憲法繼續擔任國家軍委主席,2008年發表《和平民主運動研究》,2015年發表《慶安槍擊案律師調查報告》,709事發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經歷各種酷刑歷時553天出獄,出獄後發表20萬字《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並公開發表《釋放所有政治犯 愛你的敵人 開啟和平民主之路 致習近平及全國同胞公開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