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曉波二三事》永謝曉波先生!用思想文字奠定文明基礎 用個體生命拓展人生價值

  • 時間:2020-07-20 17:0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劉曉波發起「零八憲章」對中國民主改革擘畫藍圖,令許多維權人士至今感念與緬懷。 (圖:推特)

7月13日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在獄中逝世三週年紀念日。三年前,我也在監獄內,當時還不知道他已經因病去世。在他去世後約一個半月,見到律師才知道這個噩耗。大概是同病相憐,我的反應多少有些脆弱和激動,禁不住淚水流下,喃喃說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進去前,不是身體還好好的嘛!」08年曉波先生進去後不久,我也因為響應參與他發起的《08憲章》等活動,被成都警方關了進來。2017年他病逝的時候,我又在獄中,聽到這樣的消息,再度陷入悲傷中…。好長一段時間,我不斷回想往事,一邊憶起和曉波來往的點滴趣事,一邊以他的行為和精神安慰鼓勵自己。

1989年「六四」血洗天安門事件後,通過《美國之音》我首次聽聞劉曉波其名。而進一步了解其人其思想,則是在北京進修的講臺前,一個膽大年輕的老師,介紹曉波的著述以及在「六四」前後沒有考慮個人得失的光榮選擇,更有他那「殖民一百年」的鏗鏘話語,以及對我來說非常激進又困惑的鮮明個性。當時,中國大陸的思想和言論比較開放,管控不是非常嚴格。各種學術思想和觀點,如雨後春筍滿目皆詩。

「殖民一百年」鏗鏘話語猶在耳邊

89前後,在出版、教學和學術文化交流領域,我所能接觸到的觀點、讀物和老師,大多是持懷疑觀點的多,批評的多,解構推倒重來的多。但是朝哪個方向前進,未來願景,如何構建,卻莫衷一是;許多不在學術領域的圈外人,更難讀懂或接收各種龐雜的知識訊息。其中,能夠言簡意賅醍醐灌頂令人猛然覺醒的主張,還真的就是曉波先生這一句:「殖民一百年!」香港就是最鮮活的實例,是我們現在和正在要走的道路與模式。從此,我就記住了他。

和劉曉波互換姓名直接用語言交流,則是在2000年冬季《美國之音》的「空中民主牆」。那時,美國之音通過短波電臺,外加一串美國付費的電話號碼,針對華語聽眾在每週一、二晚上,開通了兩檔節目《焦點對話》和《時事大家談》,大家可以在空中對話交流。那個時候,我不僅是忠實聽眾,還是經常主動撥打電話向各個嘉賓、主持人,提出一些問題看法參與的熱心聽眾。我樂此不疲堅持數年,每每總是在這個時間段,做好準備,不管工作、生活有多麼繁忙都會抽出時間,跨洋和境外的媒體進行溝通交流。


中國人權運動家、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去世後,每年有許多紀念活動。圖為2020年4月間出版的劉曉波紀念文集英文版。圖取自推特

有一天晚上,邀請的就是勞教釋放不久,人在大陸的劉曉波作為《焦點對話》的嘉賓,討論主題是「關於思想啟蒙和學術自由」。那次,我不僅順利撥打成功,而且始終沒有掉線或是受到干擾,我認真仔細的聽到很多內容。然而,當時我卻提出非常尖銳的質疑,我指責曉波的思想觀點,沒有十年前那麼犀利辛辣,被人關注的程度也沒有過去多,在國內影響力已經下降了…他聽了之後,並沒有不快,反而是認真熱情的向我和聽眾介紹,有許多書籍和活動正在進行等等。交流後,我又主動向他索要他在北京住所的私人電話,他也很直爽的答應了,讓我下節目後向主持人索要。

虛心接受陌生批評令人折服

有了曉波的住宅電話後,我還是不管輕重的主動和他交流過幾次。有一次,也許是他煩躁心情不好,也許是在忙,或者是政府正在找碴,我想和他多聊一會兒,結果,他只簡單的說了句「正在忙,不方便!」就把電話給切斷了。過後幾天重複撥打,都是沒人接聽的忙音狀態。事後我斷斷續續得知一些有關曉波的資訊,大概是在什麼組織內遇到工作上的不愉快。至於是什麼,可能有複雜的原因,此後就沒有再和他有過任何形式的電話交流。

很快進入到網路時代,我也掌握和具備了上網瀏覽交流的工具與能力。在這個相對比較開放的資訊平臺上,我知道了更多的劉曉波話語、文字和行為。曾有幾次也嘗試著和他單獨私聊,也許是技術問題,也許是封鎖緣故,或者是他確實很忙,沒有實現願望。我通過翻牆獲取一些有關曉波的資訊和活動內容,但是,再也沒有機會像過去那樣單獨交流的情感交融和思想碰撞。

成「零八憲章」首批連署人亦改變人生

在網路時代,我們各自忙碌著。不管是歲月靜好,還是轟轟烈烈充實自己的每一天,都是人生的不同狀態。歲月進入到08年的冬季,在網路上的另一端,突然一個不是很熟悉的網友,給我說,「曉波邀請你參與到他發起的簽名呼籲活動」。同時又發來了徵求稿要我閱讀。我認真閱讀後,知道這是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重大行動,也知道接下來可能面臨的風險。詢問了簽署期限和如何簽署之後,就在幾天內給了積極回應。

我成了「零八憲章」第一批303名簽署人之一,果不其然,我因此遭到警方傳喚,走向人生另一個轉捩點,但這是光榮的印記,我為自己的抉擇感到驕傲!

我感謝曉波對我的信任和提攜,感謝他用思想文字為我們奠定的文明基礎,感謝他用個體的生命拓展了我們共同需要的人生價值。

作者 》黃曉敏出生於新疆喀什,曾在中共體制內擔任行政工作,也當過黨校教員。1995年被體制開除到成都自謀生路。因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三次被拘、兩次被判刑。目前是獨立撰稿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